普丁政敵在搭機途中疑遭特務下毒暗算情況危急,而這並非他第一次被暗算

普丁政敵在搭機途中疑遭特務下毒暗算情況危急,而這並非他第一次被暗算

普丁最大的政敵,俄羅斯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爾尼在搭乘飛機的過程中,傳出遭人下毒暗算,在飛機上發作迫使班機緊急著陸,目前在西伯利亞一所醫院內接受治療,情況嚴重。他的發言人表示,納瓦爾尼疑似被人蓄意下毒。

今年44歲的納瓦爾尼目前在鄂木斯克一家醫院治療,他目前陷入昏迷,並給他上了呼吸機。

納瓦爾尼是在返回莫斯科的航班上發病的,迫使班機緊急著陸。在一名乘客傳到Telegram上的影片中可以聽到從飛機廁所傳出的哭聲。

納瓦爾尼的發言人基拉‧亞爾米施在推文中說,納瓦爾尼在航班登機前喝了些紅茶,然後說他感到不適。

她在社群媒體上寫道:「這是他上午唯一喝過的東西。醫生說毒素如果通過熱液體會吸收得更快」。

普丁政敵在搭機途中疑遭特務下毒暗算,情況危急

一位名叫帕維爾‧列別捷夫的乘客張貼了一張在機場咖啡廳拍攝的照片,顯示納瓦爾尼正在飲用看似紅茶的東西。納瓦爾尼乘坐的航班表示,沒有為他提供食品或飲料。因此,這可能是他上機前喝過的最後的飲料。

鄂木斯克第一醫院副主任醫生阿納托利‧卡利尼琴科對記者說,納瓦爾尼的情況有些穩定了,但依然很嚴重。

卡利尼琴科醫生說:「正在進行積極治療。醫生們不僅僅是盡力而為,而是真的在努力挽救他的生命。」

普丁政敵在搭機途中疑遭特務下毒暗算,情況危急

納瓦爾尼的私人醫生阿納斯塔西婭‧瓦西里耶娃陪伴著納瓦爾尼夫人星期四下午趕到醫院,可未獲准探視,理由是病人沒有給予同意。

現場照片和影片顯示醫院有幾十名警察,似乎是在進行調查。

納瓦爾尼的同事伊凡‧日丹諾夫對媒體說,醫院暫時排除了把這位反對派政界人士送往莫斯科的可能。

納瓦爾尼的支持者在俄羅斯各地的幾個城市舉行了燭光守夜抗議活動。

聯合國發言人杜加里克在星期四的記者會上被問到納瓦爾尼時說,「我們擔憂地關注納瓦爾尼突然患病的報導。我們自然希望他早日康復。任何下毒的指稱如果屬實都應該進行徹底的調查」。

反腐鬥爭

納瓦爾尼對克里姆林宮來說一直是個麻煩人物。他在YouTube開辦了一個受歡迎的頻道,詳細揭露俄羅斯政府最高層的腐敗和奢華。

這個頻道既有調查性的新聞報導,又有尖酸的諷刺幽默,尤其受到俄羅斯年輕人的喜愛。

納瓦爾尼也沒有掩飾自己的政治抱負。

他在2018年試圖競選總統,最後卻因為一項刑事定罪而未果。他的支持者和歐洲人權法庭都認為,他面臨的指控就是為了防止他參加選舉。

納瓦爾尼創建的反腐基金會的同仁們也無法參加2020年莫斯科的地方選舉,導致莫斯科今年夏季爆發了街頭抗議。

反腐基金會的成員們儘管自己的名字不在選票上,還是積極推動被稱為智慧投票的策略,導致幾十名克里姆林宮支持的候選人落選。

此後不久,反腐基金會遭到警察搜查,被控洗錢。由於不斷被忠於政權的法官們以法院名義勒令罰款,瓦爾尼今年6月宣佈解散基金會。這個組織一直計畫在9月13日舉行的地區選舉中進一步推廣智慧投票策略。

 

下毒成為俄羅斯肅清政敵的常態

俄羅斯在普丁總統的領導下,反政府人士長期以來都被攻擊、下毒甚至遭遇更悲慘的下場。

納瓦爾尼的盟友鮑裡斯‧涅姆佐夫2015年在克里姆林宮牆外的一座橋上被射殺。涅姆佐夫的助理弗拉基米爾‧卡拉-穆爾扎幾個月後被下毒,險些喪生。此外還發生過幾位普丁對頭被殺的著名事例。

這不是納瓦爾尼遭到的首次攻擊。他在2017年被挑釁者用防腐染料攻擊,導致眼睛嚴重燒傷。

納瓦爾尼2019年7月服刑一個月時患病。醫生懷疑他可能接觸了「某種毒劑」,導致「接觸性皮炎」。

跟他在同一監室服刑的人無人出現類似的症狀。

納瓦爾尼星期四被懷疑下毒立即引發其政敵尤其是克里姆林宮能否從中獲利的辯論。很多人都指控普丁是幕後元兇。

莫斯科卡內基中心的安德烈‧科列斯尼科夫在接受採訪時說,「就算克里姆林宮說他們毫不知情,也是相當奇怪,因為這意味著此類事件無法控制。」

克里姆林宮多次否認參與了過去對反對派人物的攻擊,並稱這些事件是挑釁。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德米特裡‧佩斯科夫說,政府正在關注納瓦爾尼情況的新聞報導,「像對國家的任何公民那樣,希望他早日康復」。

佩斯科夫說,他認為沒有理由將此事特別通知普丁總統。他說如果下毒的報告的確屬實,政府將展開刑事調查。

與此同時,一些政治觀察人士正在密切關注事件的前後背景,並擔心納瓦爾尼的康復機率會受到影響。

「莫斯科迴聲」電台專欄作家安東‧奧列科在社群媒體上評論說,如果納瓦爾尼上飛機前就被下毒了,就是為了造成對他最大的損傷。因為一旦飛機起飛,「就不可能有及時的醫療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