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離奇命案!美國男子上班遭F-16火神砲彈擊而亡,背後的兇手是官僚作業及便宜行事

最離奇命案!美國男子上班遭F-16火神砲彈擊而亡,背後的兇手是官僚作業及便宜行事

美國一名男子上班時「因公殉職」,死因是遭到美軍F-16的M61火神式機炮射擊頭部而亡。最近家屬在官司中要求美軍賠償2463萬美元。

這起離奇的事件發生在2017年,死亡的男子名叫查理斯-霍爾布魯克(Charles Holbrook),霍爾布魯克的工作是聯合技術公司航空部的感測器業務開發經理,他于2017年1月底前往新墨西哥州的美國霍洛曼空軍基地,為荷蘭空軍示範該公司的雷射成像裝備。

Charles Holbrook

霍爾布魯克其實也是美國空軍退役的老兵了,他於於1982年7月加入空軍,於2005年3月離職。他最後一次在佛羅里達州的埃格林空軍基地任職,擔任作戰主管。

當他抵達在霍洛曼空軍基地時,準備要向荷蘭空軍說明他的裝備,而剛好當時荷蘭空軍正在美軍基地進行F16飛行員的夜間訓練,美國空軍邀請他到附近的白沙導彈靶場,為正要進行的夜間訓練演習的荷蘭空軍,展示這項裝備。

最離奇命案!美國男子上班遭F-16火神砲彈擊而亡,背後的兇手是混亂的官僚作業

根據法院的紀錄表示,當天的夜間演習為「夜間近距離空中支援演習,當"友軍"在附近時,F-16戰鬥機將用實彈攻擊敵人陣地」。

這天的演習共有4架F-16戰鬥機;其中2架由教官駕駛,2架由荷蘭空軍的學生駕駛,地面上有10人。

地面上這10人是屬於「JTAC」,這是美軍的一種軍方術語,或可稱為「前進空中管制員」,功能是指揮空中進行進攻行動的作戰飛機的行動。當時地面上的人包括有兩名美國陸軍地面聯絡官、4名來自兩個不同的美軍空軍部隊的成員,正在接受JTAC的訓練,還有3名荷蘭的JTAC成員。最後一名就是霍爾布魯克。

而本來是前來這裡準備向荷蘭空軍展示商品的霍爾布魯克,卻沒想到最後竟成為當天的彈靶,遭到其中一架演習的F-16的M61火神式機炮射擊頭部而亡。

 

死於荒誕的官僚作業

不過,雖然造成霍爾布魯克直接的死因是火神式機砲的子彈,但是根據調查的結果,真正的兇手則是美軍混亂而荒誕的官僚作業。

根據法院的紀錄表示,這天的演習,兩名受訓的荷蘭「菜鳥飛行員」是首次進行夜間實彈演習。其中擊斃霍爾布魯克的學生飛行員,是第一次在駕駛F-16時戴上夜視鏡,也是第一次對無光目標進行高角度掃射。 

從前面對於JTAC地面人員的描述就可以看出,這是很多小組混雜在一起。不過,這幾個小組之前沒有合作過,地勤人員也沒有參加飛行員的任務簡報會。法院記錄表示,這些地勤人員事先開會進行了 「膚淺而簡短的安全簡報」,這對於複雜的夜間任務來說是 「準備不足」。

此外,後來抵達的霍爾布魯克,也沒有得到任何安全設備--至少,沒有適合他的設備--比如頭盔或防彈衣。

最離奇命案!美國男子上班遭F-16火神砲彈擊而亡,背後的兇手是混亂的官僚作業

當天在空軍基地進行的夜間實彈演習的流程是這樣的,這4架F-16戰鬥機中,一架教官機搭配的是一架學員機,因此實際上是兩組教官-學員在進行訓練。而導致霍爾布魯克死亡的學生飛行員,他的教官飛行員設計了一次訓練,目的是測試學員在黑暗和低空的情況下,在附近有「友軍」的情況下,如何擊中正確的目標。

而當天的另外一位教官飛行員告訴調查人員,他認為這個演練「異常複雜」,這是他在擔任教官的3年時間裡,第一次出動4架戰機執行如此近距離的空中支援訓練任務。在通常情況下,只有兩架戰機會在空中飛行。

除此之外,這位設計訓練的教官在對另外三位飛行員進行說明的時候,還解釋的不清不楚。因此,導致其他教官和學生飛行員,實際上在當時並不確定是否只有真人扮演友軍,還是也有模擬的友軍(假人),以及真人駐紮在哪裡。 

最終,觀察員和地勤人員(JTAC)--作為真人的友軍--駐紮在距離攻擊目標不到半英里的地方。

更糟糕的是,攻擊目標的設計,是一個土圈上的一排車輛,土圈北面有一條路,以一條向北延伸的公路為目標。而與霍爾布魯克和其他觀察員(JTAC)所駐紮地點,則是半公里外的一個土圈上的觀察哨,也有有一條路向北延伸。

「在晚上,在黑暗中,這兩個目標看起來會是一樣的。」投訴說。

此外,在地面上的人員還被告知,與他們一起的JTAC--而且只有JTACS--會做出開火的決定。但事實並非如此。 

根據投訴,隨著事故教官飛行員從地面的JTAC手中接過F16的武器釋放控制權,訓練演習開始變得更加混亂不堪。另一名學生飛行員後來說,事情開始變得「倉促」。

法庭記錄顯示,當天晚上6點59分,事件中的教官在觀察點用雷射設置了一個紅色頻閃紅外信標,以區別於目標。

不過,學生飛行員並沒有說明他有沒有看到頻閃。「這應該給(教官)警覺,他應該詢問為什麼(飛行員)沒有宣佈他看到了頻閃信標,或者以其他方式確認(飛行員)是否看到並理解紅外頻閃信標」法庭記錄描述。

晚上7點07分,學生飛行員喊出「捕獲目標」,顯示他正在跟蹤觀察哨東南方向的預定目標,「但學員從未描述他的目標是什麼,(教官)也未要求他描述或驗證(飛行員)跟蹤的目標是否正確,」法庭記錄描述。

法庭記錄描述,在演習的前兩次出現一些問題,學生飛行員錯誤地飛過了觀察點。在當天的最後一次執行訓練開始於晚上7:18,當時教官飛行員開始表示將控制權轉移給JTAC控制員,但該控制員在學生飛行員中沒有控制權。 

法庭記錄稱,教官飛行員可能認為控制權已經轉移,但實際上並沒有,法庭記錄稱。

結果,教官飛行員將瞄準雷射指向正確該攻擊的目標,學生飛行員喊出他正在跟蹤目標,但沒有描述他看到的情況,教官飛行員也沒有核實學生看到的情況。 

於是,學生飛行員做了一個翻滾,將瞄準吊艙打入重定模式,對準了地面觀察點,按下了發射鍵。F16 隨即發射了155發火神炮彈,炸毀了一輛汽車,並用20毫米子彈擊中了霍爾布魯克的頭部。

M61火神式機炮

幾小時後,霍爾布魯克在醫院死亡。

而根據法庭記錄顯示,在演習前,沒有一個地勤人員參加安全簡報。

 

家屬求償兩千五百萬美元

他的妻子貝倫-霍爾布魯克,不久後向美國軍方要求賠償24,633,042.13美元,美國地方法院在10月14日的電話聽證會上裁定了這筆賠償。

最離奇命案!美國男子上班遭F-16火神砲彈擊而亡,背後的兇手是官僚作業及便宜行事

原告認為,空軍沒有對參與實彈演習的飛行員和地勤人員進行適當的訓練和監督,導致霍爾布魯克死亡,是「輕率和疏忽」的行為。

申訴書還說,空軍的失職在於沒有給霍爾布魯克提供適當的安全設備,也沒有警告飛行員必須區分目標和附近的「友軍」,使他處於危險之中,還讓教官飛行員計畫並執行對學生飛行員和其他人來說過於複雜的夜間訓練任務。 

空軍也沒有遵守安全規程,禁止學生飛行員在不確定目標正確的情況下發射實彈。學生和教官也沒有遵守協議,他們無視前兩次在觀察點上空進行不成功的掃射時發出的紅旗警告,當事情開始出現問題時,也沒有減速或停止訓練任務。

霍爾布魯克本身其實也是美國空軍的優秀官兵,他獲得的獎勵和勳章包括銅星勳章、空軍成就勳章、陸軍嘉獎勳章、空軍嘉獎勳章,以及授予海灣戰爭老兵的科威特和沙烏地阿拉伯版科威特解放勳章。不過沒有料想到竟是以這種情況過世,他去世時年僅53歲。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