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倫理邊緣的基因駭客:是先鋒實驗者,還是魯莽的科學瘋子?

遊走在倫理邊緣的基因駭客:是先鋒實驗者,還是魯莽的科學瘋子?

自從 Covid-19 爆發之後,他定期會在 Twitter 上分享一些關於疫情的事情,同時也會對於 CDC 的防疫指導所說反饋。但是每次,直播間裡都會有很多粉在追問著他關於新冠疫苗的進展。

Josiah 是一名基因駭客 (Gene Hacker),最近他在和另外兩名同樣是基因駭客嘗試在家製作疫苗,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將已經在猴子身上成功 Covid-19 的疫苗複製,在自己身上做實驗,然後將整個過程向大眾直播,最後以每個人都能夠承受的價格銷售這個疫苗。

但是「疫苗的實驗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很多」。10 月,Josiah Zayner 接受 Bloomberg 的採訪承認,疫苗的實驗沒有成功,雖然他們三個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抗體,但是他自己並沒有通過官方的抗體測試。

但是依然有很多人湧入他的 Twitter,繼續詢問疫苗研發的情況,甚至有人私信他表示「只相信他的疫苗」。

 Josiah Zayner 是「基因駭客」中的一名,他們常常用生物技術手段、尤其是基因編輯手段在自己的身上做實驗,來優化自己的身體。Zayner 就常常在網路上討論如何用基因編輯技術(CRISPR)去治療遺傳疾病,甚至於讓人們跳出自然的選擇,完成新的進化,不僅如此他還會直播如何在家裡搭建生物實驗室,簡易地開始基因編輯的嘗試。

而人們對於他的熟悉則是從他一次瘋狂的人體試驗開始的。

一次瘋狂的人體試驗

2017 年 10 月 3 日下午 4 點。

舊金山 Mission Bay Conference Center 的一個房間裡。

整個房間不大,最多能夠做 50 -60 人,不過現在也沒有坐滿,零零星星坐著 30 多個人。但對於 Josiah Zayner 來說,這是他人生最為重要的一次公開演講。

之前他在 Gene Hacker 的圈子裡已經小有名氣,絕大多數來的人都抱著一些獵奇的心態,想瞭解這位生物科技領域的「叛逆者」。但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演講的過程裡,這位略有些邋遢,不修邊幅的年輕人講著講著就從隨身攜帶著的包裡,掏出一個針頭,注射到自己的手臂裡。

如演講主題一樣:「A step-by-step guide to genetically modifying yourself with CRISPR(手把手叫你如何使 CRSIPR 進行基因編輯)」,Josiah Zayner 成為了第一個公開對於人類身體進行基因編輯實驗的人。

在現場,Josiah Zayner 注射的是一種可以幫助人體長出肌肉的基因分子,這是從比利時藍牛身上提取的,這種牛的特點是不需要任何鍛鍊就可以長出肌肉,而這也是 Josiah Zayner 的目的,讓人類也可以輕鬆地擁有讓人羨慕的肌肉。

Josiah 現在還能夠記起現場人們發出的驚呼,「are you carzy!」,但對於他來說,他覺得這並不瘋狂。從 2005 年開始關注基因編輯以來,他做了很多的研究和準備,他希望寫出一個非常通俗易懂的 CRISPR 手冊,但是他很快發現,並不是沒有,而是很多普通人並不知道生物技術本身,對它充滿了未知和懼怕。

這個幾乎是「瘋狂」的舉動,雖然遭遇了很多專業人士的批評,但也讓 Josiah Zayner 和基因駭客們走出了他們的小圈子。Netflix 找到他們拍攝紀錄片,社群媒體上人們不斷地分享著他們這一行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討論 CRISPR,討論他們在做的實驗。

遊走在倫理邊緣的基因駭客:是先鋒實驗者,還是魯莽的科學瘋子?

David Ishee 也是一名基因駭客,他也是這次新冠疫苗的三個先鋒者之一,但他之前早已成名,因為他使用 CRISPR 技術改造動物,尤其是製作了夜裡會自動發光的狼狗。

Josiah Zayner 告訴硅星人,他預估在目前全球範圍內大概有 10 萬左右基因駭客,他們在自家裡搭起了簡易的實驗室環境,在動物或者人體身上嘗試基因改造,試圖制早出新的物種,或者尋找到治療一些遺傳性疾病的方法。

Josiah Zayner 自己運營的郵件訂閱系統裡,大概有超過 20 萬的使用者。但 Josiah Zayner 對硅星人說到:「對於基因編輯感興趣的人則遠遠超出了這個數字,而我的目的則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基因編輯的能力。」

但 Josiah Zayner 不喜歡自己「叛逆者」、「先鋒者」的身份,他一直認為自己是溫和派,「生物科技已經在實驗室裡呆了太長時間了,它不應該成為少數人的特權,他應該和電腦技術一樣成為每個人都可以掌握的一個能力」。目前他正在計畫在 Austin 開一所線下的學校,讓那些對於生物科技感興趣的人可以在這裡接受更加系統的培訓。

飽受爭議,遭遇調查

生物科技一直被譽為 21 世紀的行業,但是它的進展遠遠比大家所想像中的慢很多。例如被基因駭客們推崇的 CRISPR 早在 2002 年的時候就已經在學術界逐步成型,但是受限於成本、倫理道德以及其他技術方面的原因為,一直沒有被大規模地實踐。直到 2017 年的時候,FDA 才在技術誕生幾乎是將近 20 年後開始討論要 CRISPR 的臨床使用,不過即使到今天,它依然只是實驗室裡的一項研究。

就連今年的諾貝爾化學獎也頒給了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的重要發現者和推動者: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病原學研究所的 Emmanuelle Charpentier 博士以及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 Jennifer A. Doudna 博士。

在採訪中,Josiah Zayner 常常把生物科技行業與 30 -40 年前的訊息技術行業舉例,在他看來正是個人電腦的出現,才使得今天訊息技術如此深刻且快速地改變著每個人的生活,更為重要的是這個技術對於每個普通人來說,其實並不複雜。

而在他看來,CRISPR 就是如同個人電腦一樣的平台,是生物科技大眾化的重要節點,它並不需要什麼複雜的實驗室環境,在家裡的廚房就可以實現。

Josiah Zayner 畢業於美國著名的芝加哥大學,擁有生物學相關的博士學位,在 NASA 也工作過一段時間,從事合成生物學的研究。「他們不讓我做相關的實驗,在可以看到的將來,我看不到它的應用。」他說,「太慢了」,「我等不及了」。

於是 Josiah Zayner 決定自己來,他在自己的網站上給普通人提供新手包,價格平均在 150 -300 美元之間,與動輒百萬美金的實驗室配置相比,這樣的價格連個零頭都不到,還會給購買這些「新手包」的客戶提供線上的輔導,以及 Josiah Zayner 也有獨立的 Youtube 頻道,錄製影片。

但是像 Josiah Zayner 這樣的基因駭客們遭受了大量的批評。

幾十年來,涉及生物技術的法律沒有得到重大更新,使得現有的法律在相關方面還是空白。但 Josiah Zayner 已經遭遇加州政府的調查,因為他被投訴無照行醫,最糟的結果可能面臨3年的監禁和10000美金的罰款。

此外,在2016年,他還被 FDA 盯上了,因為 FDA 禁止他出售他自制的夜光啤酒。在他給自己注射了肌肉基因分子之後,FDA 再一次警告他說,銷售用在人身上的 DIY 基因編輯套裝是違法的。

去年,加州通過了一項法律:銷售一些 DIY 的 CRISPR 套件是非法的,除非這些套件在包裝上粗體註明「該套件不能用來自我注射」。而在2017年,FDA 就表示,銷售用於自我注射的基因編輯產品就是違法的,因為這些產品沒有被批准。

CRISPR 技術不是完美的,之所以到今天它依然在實驗室裡,就是因為它有著潛在的許多風險。之前就有一些著名的基因駭客注射後產生了嚴重的併發症,最終死亡;同時它也無法解決倫理上的問題,例如我們真的能夠隨意跳出自然的選擇嗎?隨時改變自己的膚色、身高、聲音等等。

在《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上,威爾遜中心的 Eleanor Pauwels 就列舉了基因駭客們的行為的危害,包括「在治療和自我試驗之間的界限模糊,來自同行的壓力會讓人加入試驗,利用一些易受傷害的個人,缺乏對品質控制和風險傷害的監管」等。

 一個從 Cell 開始的雞肉

最近,Josiah Zayner 嘗試了一個新的事情,把生物技術應用在一個新的領域 —— 食品。

在多次嘗試在人體身上做實驗之後,Josiah 似乎對於醫療領域有些疲倦了。他位於 Oakland 的家,同時也是公司所在地,不斷地收到 FDA 和加州地方警察的通知,要求他必須在銷售的商品上明確地標註:「不允許使用在人體身上」。同時,Josiah 也必須接受更多的調查和監管。

另一方面,他對於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所能夠完成的醫療突破也有所懷疑。在最新的一篇po文裡,他說到:今天幾乎所有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所能夠治療好的疾病,都可以透過其他的方式得到治療,甚至於價格更加便宜。

「讓大眾瞭解 CRISPR 基因編輯技術是一方面,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得掌握這個技術。」 除了準備開線下學校之外,Josiah 希望透過一些其他有意思的實驗方式,讓更多的人瞭解生物科技。

這就是他的新計畫—— 從細胞開始孵化出一隻雞,然後成為人們餐桌上的食物。在 Josiah Zayner 心裡,他更期望人們叫他 「gene designer」(基因設計師),「其實生物科技可以應用的範圍非常的廣,我想向人們證明它是人人都可以學的技術,並且它真的能夠讓你的生活變得更加美好,可能就從一個食物開始。」 

▶ 號召朋友來訂閱,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