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盜版的「白金時代」?

2021年,盜版的「白金時代」?

 

迪士尼宣布,一系列新的星際大戰(Star Wars)和漫威(Marvel)系列電影將在未來幾年登陸其串流媒體平台 圖片來源:LUCASFILM LTD.

週四,迪士尼(Disney)宣布了一項計劃,將在未來幾年向其串流媒體平台「迪士尼+」(Disney+)添加50多部新劇和原創電影。迪士尼加大串流媒體服務規模的決定,與華納傳媒(WarnerMedia)最近宣布將在HBO Max上直接發布2021年全部電影的決定相呼應。對於媒體公司明顯放棄在院線上映的做法,導演和經紀人們哀鴻遍野咬牙切齒(其中Christopher Nolan的聲音最為響亮)。但另一種不同的形式——盜版媒體——為明年將有如此多高品質內容在網上首映而歡呼。正如《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的Kim Masters指出的那樣,「(華納)還在假裝這些電影在HBO Max上播出之後也不可能有盜版,」但盜版是不可能沒有的。媒體盜版曾經經歷過幾個黃金時代,包括1999-2002年的全盛時期和2003年-2008年的鼎盛時期,但華納和迪士尼的新戰略幾乎可以保證,2021年將是一個白金時代的黎明。

儘管傳媒業一直在努力防止對電影、電視劇、音樂、影片遊戲和其他數位文化產品的網路盜版,但用於數百萬使用者非法上傳和下載受版權保護文件的基礎設施20多年來一直在充分發揮作用。我和我的伴侶Benjamin De Kosnik開發了一套工具,用於對特定媒體文件周圍的BitTorrent活動進行採樣。我們的研究表明,由於串流媒體的出現,線上盜版已經開始蓬勃發展。HBO熱播劇《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的最後一集在播出後的15週內被下載了3200萬次,迪士尼2020年的電影《花木蘭》(Mulan)在上映後的12週內被下載了2140萬次。(我們的數據並不能反映盜版活動的總規模,因為每個下載的文件都會被進一步分發給成千上萬的觀眾。)

從歷史上看,盜版一直飽受這一問題的困擾:當一部電影在影院上映時,沒有可以流通的完美拷貝,所以要嘛付費親自觀看,要嘛觀看低品質的偷錄版本(沒錯,由影院裡的某個人偷偷錄製的),要嘛等上幾個月,直到電影的藍光版本發行。但明年,當華納公司的17部新電影在HBO Max上首映時,那些不願意掏錢的人們馬上就可以分享完美的拷貝了。

但他們不會是唯一的受益者。這種盜版對媒體公司和作者、編劇等人也有好處,即使他們損失了一些訂閱費用。2021年,在電影上映日觀看電影的人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因為華納電影將透過HBO Max和盜版網路「登堂入室」——沒錯,進軍家庭市場。許多觀看盜版的人也是它們的忠實粉絲,他們會在社群媒體上大力宣傳自己喜歡的華納電影,這將提高HBO Max的訂閱量,並增加他們最喜歡的電影的文化價值。這麼看來,盜版者們的迅速行動,在鞏固自己在電影愛好者中的聲譽的同時,也使華納2021年的電影成為一些傳奇。

2021年將是盜版狂歡的一年,但又不僅僅是只有盜版狂歡的一年。相反,它將標誌著媒體公司一個新時代的開始。華納並不是唯一一個決定立即在其串流媒體平台上取消影院上映計劃的公司。迪士尼首先改變了方向,在2020年,由於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人們不可能或不提倡去看電影,《漢密爾頓》(Hamilton)和《花木蘭》在「迪士尼+」上首映。鑑於迪士尼和華納今明兩年的行動,在此次疫情之後,電影公司很可能會選擇在串流媒體和影院同時上映一些大牌電影,而有些電影只會在串流媒體上播出。換句話說,慶祝活動可能不會局限於2021年,因為盜版者們將在明年之後獲得許多電影的完美拷貝。

有一家公司將比其他公司更能從這些媒體格局的重大變化中獲利,那就是迪士尼。迪士尼準備利用「迪士尼+」提高串流媒體訂閱,同時提高公園、遊輪、音樂會和其他現場活動的門票銷售——只要這些線下娛樂方式被證明是安全的。

在後新冠病毒時代的媒體經濟中,幾乎所有內容基本上都可以作為面對面提供的行銷活動。隨著大量錄製的視聽娛樂以相對低廉的價格通過串流媒體服務或盜版網路免費獲得,一個與媒體相關、同時似乎有可能吸引消費者的將是實體體驗。在長時間的活動受限和社交受限之後,人們會想要去一些地方——去做、去看、去聞、去品嚐、去觸摸一些東西。人們還將尋求在他們的社群媒體訂閱中加入自己在獨特和令人興奮的環境中拍攝的照片和影片。疫情過後,迪士尼樂園的遊客人數總是會猛增,但隨著迪士尼在新冠疫情蔓延期間為數億家庭提供新的媒體內容——不管是串流媒體平台還是盜版——都不斷地增加著自己在觀眾中的人氣,讓人們想在疫情結束的第一時間衝進迪士尼樂園。。

這就是為什麼我懷疑迪士尼是故意讓盜版傳播的了。透過合法和非法的網路機制,迪士尼將自己那些具有極高知名度的產品展示給全球廣大觀眾,同時利用巨大的宣傳機器廣泛造勢。雖然盜版在其中也作出了不少貢獻,但這並不重要,因為它將使迪士尼名聲大振,並保證在疫情之後,大量的觀眾願意為線下的實體樂園買單。如果2020年上映,像《花木蘭》這樣的電影本可以獲得巨大票房,但迪士尼放棄了這一票房收入。對迪士尼來說,重要的是有很多人觀看了那部電影,即使他們沒有付錢,而且輕鬆、持續地觀看它的內容擴大了粉絲基礎,讓粉絲們渴望在2022年在迪士尼樂園、迪士尼世界和迪士尼遊輪心甘情願地花費數千美元。

那麼華納公園或網飛公園(Netflix's park)在哪裡呢?為了在未來獲得高額利潤,媒體公司需要在串流媒體和體驗兩方面都取得勝利。環球影城(Universal)有公園,但其串流媒體服務「孔雀」(Peacock)尚未獲得大家的認同。對Netflix來說,一個明智的舉措是盡快(如果還沒有的話)競購Alamo Drafthouse這樣的連鎖影院。Alamo Drafthouse將最新的投影和音效技術與一種很酷的複古懷舊氛圍結合在一起,而且每次放映的時候都會提供高品質的食物和飲料。Steven Soderbergh本週告訴《The Daily Beast》,他認為大型連鎖影院未來將有機會成為「保留劇目電影院」,吸引那些想在影院看經典電影的觀眾。即使人們可以在自己家裡低價或免費看電影,他們也可能會花一大筆錢作為一個特殊的活動去看電影。

各種以媒體為主題的體驗也同樣能夠獲得吸引力,包括見面會、現場表演、小組討論(如PaleyFest)和大會等,粉絲們可以花錢來享受與創意人員和演員見面的特權,把玩官方道具,參觀布景複製品,或者通過其他方式與他們最喜歡的演員、導演、角色和場景發生戲劇性的接觸——然後他們可以把這些內容轉換成社群媒體上的文章,在這些發文中,他們(粉絲)就是明星。粉絲活動總是用來宣傳電視劇和電影,但在新冠疫情後,這一行動可能也會起到相反的作用:節目和電影可能是激動人心的真人活動的宣傳。

長期以來,迪士尼一直將媒體製作作為昂貴的現場娛樂活動的靈感、場合和廣告,而在這一方向上,它將更加積極地推出新的線上遊戲。如果可能的話,其他主要媒體公司也應該效仿。2021年是可能會是盜版的又一高光時刻,它可能會讓好萊塢的舊式盈利模式式微,但也可能會滋養和培育未來新的經濟模式——體驗經濟。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