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整頓網路下狠招,將對網紅主播「分級分類」、對時政議題發言需先申請「許可證」

中國整頓網路下狠招,將對網紅主播「分級分類」、對時政議題發言需先申請「許可證」

中國正在開展網路環境治理專項行動,要求網路上的各路「博主」(部落客)在討論時政前,需要獲得專門許可證。

分析認為,此舉可能是為「兩會」和中共建黨百年積蓄正能量,實則進一步限制言論自由。不過,整頓中國網路亂象,似乎得到輿論的某種認可。

網上強化「莫談國事」

中國國家網信辦公室等七部門最近發佈《關於加強網路直播規範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將嚴格規範直播、短影片類網站平台網紅主播行為」,強調其言行要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並對主播帳號進行「分類分級管理」。

「分類分級管理」明顯劍指各類網路大V(流量高的網紅),熟悉中國網路的知情人士陳先生表示:「最近各個平台,例如微信公眾號以及博客平台都發出通知,要求涉及時政、政治、軍事、經濟、社會熱點、以及認為的其他話題,都要申請網路新聞服務許可證。」

陳先生說,當局這種做法非同小可,對博主和網友影響很大:「像我們這些人,也不會去丟人,申請這個(許可證),自找被當局訓斥一通。」

他還表示,中國目前對網路的強化整頓,還只是說說,沒有確實這麼做,沒有「嚴格執行」,「相對溫和一點,理性一點」,而一旦當局動手,就是把你的帳號封掉。

搜狐網和百度最近也發出通知說,任何沒有專門許可證的公共帳號,不得發表或者轉發時事新聞,禁止的題目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以及公眾事務;不得對黨史和國家的歷史「斷章取義」;不得發佈突發新聞和評論。

「兩會」來臨前的管制

中國為什麼此時強化網控,尤其針對引導輿論的網路大V和他們的輿論平台?

一位自稱在網上幾乎每天發帖寫評論的孫先生表示:「當局的這種壓力對我時時刻刻都有,我因為寫東西被關過三回。現在我一直還是每天寫不少評論,但是很多時候,我的評論上不了平台。這對社會進步肯定是一大傷害,也就是說,政府做的事情,不允許別人說三道四,提出建議或者意見。」

孫先生說,這麼多年來中國網控一直就沒有放鬆,這是多少人通過現實所瞭解的國家言論自由狀況,尤其是在重大時間節點,例如,人大政協的「兩會」期間。

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表示:「現在來講,畢竟今年是建黨一百週年,所以在言論方面,一定保證和諧與穩定的狀態。」

胡佳說:「網路直播是即時的,當局採取掐斷中國公民的直播權進行管控,這種情況早在前年就已開始,而且採用人臉識別方式,只要你的影像一出現,直播就會斷掉。不管你用什麼方式註冊,都躲不過當局監控和封鎖」。

胡佳說,在中國控管網路天經地義:「每個新的網路技術的產生,普通人有了新的發聲管道,從文字的到圖片的,圖片加文字的,到如今影片為主流的。政府部門,尤其是網信辦等這些機構。網路平台其實都是和網警相通,都是銅牆鐵壁。」

有評論認為,中國網監對網路的監管,其所依據的是網監部門自己制訂的對假新聞和社群媒體帳號「有害活動」的標準,而公民言論表達自由是活躍公民社會發展和進步的關鍵。 美聯社說,中國當局此時強化網路規管,可能也與疫情期間網路自媒體異常活躍,各種信息滿天飛有關。 「春節就地過年」就刺激了網路流量大攀升。

網紅惹爭議:陳平現象

為什麼現在要開始控管這些網紅?

過去,中國嚴格規管網路主播帳號,限制時政話題的同時,推崇所謂「以文化人」的精神氣質和文化力量的「主流價值引領」和「向上向善的網路文化」。以往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博主、主播,在網路上積極討論國際議題,比方說在美國制裁的期間,發表一些反美的言論,一方面可以鼓動人心,另一方面也可以轉移焦點。中國當局也算是相當默許,甚至鼓勵這種現象。

不過,最近的「陳平現象」卻打臉了他們這種作法。

多家媒體報導,「眉山劍客」公眾號博主陳平是經濟學家,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民營網路媒體觀察者網的「大佬級嘉賓」,被稱為「反美鬥士」 。然而最近卻被現爆出陳平在美國德州首府奧斯汀擁有體面房產,並和家人在那裡定居。

胡佳說,中國網路平台上的這類官方輿論引導者,並非陳平一人:「這些人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他們處於人格分裂的狀態。他們不僅批美國,西方以及人類普世價值的東西他們都批。他們這些人首先獲得政府的支持,網路大V嘛,有影響力嘛,他們發動的言論可以帶動很多人。」

去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令禁止浪費食物,一時之間所有網紅直播內容原本是以「吃播」為主的、大胃王類型的網紅,突然就從網路上消失了一大片。而現在,要消失的網紅恐怕會更多。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