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本文文字較多,分成6個面向來說明,可以點入以下項目直接閱讀感興趣的部份。

在中國官媒點名H&M、adidas、Nike、New Balance、BURBERRY等一線時尚品牌全部加入了BCI組織「辱華」,引爆這起中國史上最大時尚圈「辱華」事件後,事件持續延燒。許多中國網友都依照以往的慣例,坐等那些大廠商出來道歉。不過,至今出來滅火的廠商出乎他們意料的少。

為什麼?難道adidas、Nike等廠商這次突然有骨氣、硬起來了?不希罕賺中國消費者的錢了?

當然不是這樣,而是因為他們如果道歉或是撤銷聲明的話,他們會有更大的麻煩。因此,這些廠商目前想必也是焦頭爛額,但只能頂著頭皮硬撐。

要瞭解為什麼,我們得瞭解所謂「拒用新疆棉」真正的來龍去脈,其實並非只有新疆棉的問題而已。否則,可能有很多人都會跟黃安一樣,有「今天的中國有必要用人工收割棉花嗎?而且還是被壓迫的少數民族?」的疑問。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重點從來都不在BCI

(註:本段文字有更新改寫,原因在於網友指出原本標題「重點從來都不在BCI,而是《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會誤導以為廠商是迫於《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而發表聲明,但其實是一連串各國對於新疆違反人權勞動質疑的壓力所產生的連鎖效應)

上述這些廠商,為什麼都在去年間,一致地發表了「拒用新疆棉」的聲明?

他們都在BCI協會?那只是表面上的結果而已。事實上,BCI協會在去年10月提出的「拒用新疆棉倡議」(現在已經移除),是因為響應一連串國際間對於新疆違反人權勞動質疑的結果。而NIKE所發表的沒有使用新疆勞工的聲明,則是在這之前,是去年三月十日。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而距離BCI協會發佈這則倡議之前,時間最近的一樁對於新疆違反人權勞動質疑的事件,則是2020年9月22日美國眾議院通過的《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

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該法規定禁止進口所有來自新疆的產品,除非企業提供明確與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它們的供應鏈裡面無強迫勞動,才可以獲准進口。

這部法案由參眾兩院十多位兩黨議員在去年3月聯署推出,發起人包括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民主黨眾議員吉姆·麥戈文(Rep. Jim McGovern, D-MA)、該委員會共同主席、共和黨參議員馬可·魯比奧(Sen. Marco Rubio, R-FL)和曾經擔任過該委員會主席的共和黨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等人。

這部法案全面禁止進口所有來自新疆的產品,除非企業提供明確和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其供應鏈中沒有強迫勞動,才可獲准進口。其實在此之前,美國法律已經禁止進口強迫勞動產品,新的法案更進一步,假定新疆生產的「所有產品」都涉及強迫勞動。

該法案於2020年9月22日在美國眾議院以406票贊成,3票反對而順利通過(另外有22名議員未投票)。

而在通過這項法案的當時,美國眾議院表示,近年來,中國政府在新疆將據信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送入拘押營接受再教育。中國政府否認新疆存在再教育營或拘押營,稱這些設施是為了「預防性」反恐和去極端化而設立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就是為了維護當地人權而設立的法案。

但是諷刺的是,《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這個法案其實美國總統還沒有簽署成案。但同時有很多企業基於利益關係,仍派員遊說希望能淡化法案中的一些條款,辯稱該法案的強橫要求可能嚴重破壞深植於中國的供應鏈。而根據美國國會的紀錄,遊說的廠商之一就包括NIKE

而根據紐約時報在去年十一月採訪NIKE全球媒體總監格雷格·羅希特(Greg Rossiter),他則是表示該公司「沒有遊說反對」《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而是與國會助手進行了「建設性討論」,以消除強迫勞動,保護人權。在被問及強迫勞動的指控時,他更引述了其3月10日發布的一份聲明,該聲明表示,NIKE沒有從新疆採購產品,而且已確認其供應商沒有使用來自該地區的紡織品或紗線。

因此,其實從來問題就不是在於新疆棉有什麼問題,或是新疆有沒有人工收割棉花。可以說,更重要的關鍵是在於,這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到底是不是如美國所說,其實是中國政府設的一種「再教育營」或「拘押營」?

其實關於這個調查這幾年來陸續有各方單位在調查,例如更久之前在2019年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也有針對企業供應鏈是否有用到強迫的維吾爾勞動去進行調查,當時被點名的也有NIKE、adidas等企業

不過與這次事件直接有關的,還是澳洲智庫的於去年二月發表的維吾爾族勞工人權報告書。 

NIKE就是維吾爾族勞工人權報告的首宗案例

而在這份報告書中,關於維吾爾族勞工被不公平對待的案例中,開宗明義第一個案例,用的就是位於青島的Nike運動鞋的代工製作工廠「泰光鞋業」,裡頭雇用了大量維吾爾族工人製作運動鞋的問題進行了說明。

那麼,你覺得NIKE敢不敢撤銷聲明?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擺在他們眼前的,根本只有兩條路好走:一條是硬起來拒不道歉得罪中國消費者,另一條是在中國道歉撤銷拒用新疆棉聲明然後回過頭來得罪美國政府。雖然現在的政府變成拜登、或許不像川普那樣鷹派,但是畢竟美國是Nike自家門口,他們應該還沒這個勇氣嘗試。

那麼,在青島的NIKE工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下就是該報告中的重點。

維吾爾族勞工人權報告書:NIKE代工廠

(關於這份報告,你應該要注意這個工廠地點不是在新疆,而是在青島,但是裡頭有大量的維吾爾勞工。所以,並不是在新疆的工廠,才有維吾爾族勞工人權的問題。

2020年1月,青島泰光製鞋有限公司約有600名來自新疆的少數民族職工。其中48名新疆工人大多是來自和田縣和喀什縣的維吾爾族婦女,這兩個縣是新疆南部的偏遠地區,被中國政府描述為 「落後」和「受宗教極端主義干擾」。

在工廠裡,維吾爾族工人白天製作NIKE球鞋。晚上,他們在夜校學習中國普通話,唱中國國歌,接受「職業培訓」和「愛國主義教育」。

泰光工廠位於中國山東省青島市以北的萊西市,由韓國化工和紡織集團泰光集團(Chaebol)擁有。這間工廠是NIKE最大的鞋類代工廠之一,每年為NIKE生產700多萬雙鞋。

泰光的供應鏈

根據中國媒體自己的報導,「萊西市位於膠東半島中部,近年來,萊西市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吸引了大量少數民族人口到萊西務工經商。青島泰光製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光公司”)是駐萊西企業,為解決用工問題,從2007年開始採取與新疆勞務輸出辦直接對接的方式,先後從新疆和田、喀什地區7個縣招募少數民族務工人員共計60餘批、9800餘人次,駐企少數民族職工最高時達1200人。目前,該公司有在職新疆籍少數民族員工800多人。」

這些新疆員工的生活以及工作有哪些面項呢?看看中國媒體當時是怎麼報導的: 

為加強對駐萊西少數民族務工人員的服務管理,萊西市委統戰部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認真貫徹落實黨的民族政策,紮實開展民族工作,加強對少數民族務工人員的愛國主義教育,搭建民族團結連心橋,維護好民族團結進步大局。

「石榴籽」夜校是萊西市委統戰部設立的服務少數民族務工人員的綜合培訓學校,授課老師來自教育、人社、衛生、司法等部門以及民主黨派、新的社會階層人士、社會團體等各行各業,夜校充分發揮課堂主渠道、主陣地的作用,把愛國主義教育融入日常教學中,廣泛開展國家通用語言教學、民族理論與政策教育、國情史情教育等,接受培訓的少數民族務工人員達6000餘人次。目前,泰光公司少數民族員工都能熟練頌唱國歌,使用普通話與當地群眾進行基本交流,對中華民族歷史、對國家政策法規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榮譽感自豪感明顯提高。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打造「民族團結之家」,搭建團結進步連心橋。萊西市委統戰部在泰光公司設立「民族團結之家」,組織員工開展聯歡活動和唱紅歌比賽,製作民族團結進步宣傳刊板在員工活動中心和生活區展示,配合山東省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十九大精神宣講團走進泰光公司,旗幟鮮明地引導員工反對分裂,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實行「黨建引領」,通過開展參觀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文化活動陣地建設等活動,發揮黨員先鋒模範作用,帶動少數民族職工積極參與兩個文明建設,進一步增強振興中華、建設家鄉的責任感和使命感,推動愛國主義教育制度化、陣地化。

工場外觀如監獄

而根據華盛頓郵報的調查,該工廠的維吾爾族工人是新疆政府派到那裡的,這些工人並非自由選擇來青島,也不能信教。

根據2020年1月的工廠照片顯示,這間工廠廠區建築群設有哨塔、鐵絲網和向內的鐵絲網。維吾爾族工人可以在廠區大院周圍的街道上自由行走,但他們的來往被側門處裝有臉部識別鏡頭嚴密監控。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說實話,如果你經過這條路又不告訴你這裡是做什麼的,你一定會覺得這裡是監獄吧?

而在這間工廠中的維吾爾族工人幾乎不會說普通話,因此無法與當地人交流。他們在單獨的食堂或工廠對面的一家穆斯林餐廳吃飯,那裡的「清真」標誌已經被劃掉了。他們住在工廠旁邊的建築物裡,這些建築物與漢族工人的宿舍是分開的。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在工廠內部,工人的意識形態和行為受到嚴密監控。在一個專門建立的「心理疏導室」裡,員工要與泰光當地婦聯的漢族和維吾爾族官員進行「交心」談話,進行心理諮詢,並協助提升維吾爾族工人的「素質」,以幫助他們融入社會。這些辦公室和角色也出現在新疆的「再教育營」裡。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中國政府高層認為,泰光對民族工人的使用和管理是值得效仿的模式。據當地媒體2019年底的報導,政治局常委汪洋和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向管理部門發出了一份表揚備忘錄,據官方統計,從2017年到2018年,有4710名維吾爾族工人從新疆轉移到山東。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NIKE去年說了什麼?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NIKE去年發表了這樣的聲明,也就是被中國網友截圖幹翻的這篇聲明。

在這則聲明中NIKE表示,他們沒有從新疆採購產品,而且已確認其供應商沒有使用來自該地區的紡織品。

至於針對調查報告,NIKE表示位於青島的工廠在2019年就已經停止招聘新疆勞工,由第三方獨立調查機構已經確認,該廠已經沒有來自那裡的員工。

新疆棉之亂懶人包沒告訴你的真相:為什麼這次NIKE不趕快撤銷聲明、道歉了事?

全文如下: 

NIKE致力於道德和負責任的製造,我們堅持國際勞工標準。我們關注有關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強迫勞動的報導,以及與該地區有關的報導。NIKE並沒有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採購產品,我們也已經與我們的合同供應商確認,他們沒有使用該地區的紡織品。

NIKE的行為準則和準則領導標準中,要求禁止任何類型的監獄、強迫、抵押或契約勞動,包括詳細的行動自由條款和禁止基於種族背景或宗教的歧視。我們將繼續定期與我們的所有供應商接觸,以評估是否符合NIKE的《行為準則》和《行為準則領導標準》。

我們一直在與中國的供應商進行持續的調查,以識別和評估與中國其他地區雇傭維吾爾族或新疆維吾爾族其他少數民族有關的潛在強迫勞動風險。根據不斷變化的資訊,我們加強審計以識別與潛在勞動力轉移相關的新風險。我們正在進行的調查中,並沒有發現在我們供應鏈的其他地方雇傭維吾爾族人或其他新疆維吾爾族人的證據。

關於NIKE與泰光鞋廠的關係,澳洲智庫的報導並不準確。在2019年有關新疆維吾爾勞工的報導出限時,泰光集團已停止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向其青島工廠招聘新員工,而根據第三方的調查,也證實該工廠已沒有任何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員工。我們正在進行的調查沒有發現我們在中國供應鏈的其他地方雇傭維吾爾族或其他來自新疆維吾爾族的少數民族的證據。

雖然NIKE不直接採購棉花或其他原材料,但原材料層面的可追溯性是我們持續關注的領域。我們正在與我們的供應商、協會、品牌和其他利益相關者緊密合作,試行可追溯性方法,並繪製材料來源圖,以便我們能夠確信我們產品中的材料是負責任地生產的。

NIKE非常重視任何有關強迫勞動的報告,我們一直與多方利益相關者工作小組合作,評估有助於維護我們全球供應鏈完整性的集體解決方案。我們定期應政策制定者的要求,就廣泛的公共政策問題(包括人權和供應鏈完整性)提供見解和回饋,並且沒有遊說反對《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案》或任何其他強迫勞動立法提案。

我們將繼續與零售業領袖協會、美國服裝與鞋類協會、全國零售聯合會和美國時尚產業協會等行業協會,以及行業專家、合作夥伴、利益相關者和其他組織合作,瞭解、評估和解決這一關鍵的全球問題。

問題在勞工的人權,而不是用了哪裡的棉花

基於上述的前因後果,你現在可以看出NIKE的處境有多尷尬。

事實上,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在偉大的利潤為前提之下,廠商能夠保住自己的膝蓋的情況並不多,所以,過去每次的被辱華事件中,往往廠商就是跪下、道歉了事,整個事情也就落幕結束了,中國消費者也賺到了面子,廠商賺到銀子,中國政府賺到他們不吃的「一套」,大家皆大歡喜。

但是,現在NIKE的情況是,他們不能夠照上述這個腳本演出。這下就尷尬了。他們不是不想道歉,但是他們在這個局勢上,根本不能道歉。 

 

 

參考來源: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