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中國浦東新區上南花城社區,有一幢大樓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居民們不約而同地做著同一件事,家家戶戶屯著一大堆耳塞。這幢大樓位於社區當中,按理說是最為安靜的位置,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原來,該樓502室住戶與樓上602室發生問題,一怒之下使用了震樓神器,這一震就是五年。

相關報導:「震樓神器」到底有多少種,原理是什麼?在國內用起來違法嗎?

 一件瑣事震樓5年

根據中國媒體到該住戶實測,見識了震樓神器的威力。首先,是一種類似規律敲擊榔頭的聲音,三下一個輪迴,持續不斷。此外,還有不間斷播放聲音,聽著似乎是某種「黃色影片」。

居民告訴記者,白天因為有白噪音,所以還能遮蔽一些,最痛苦的是到了夜深人靜的晚上,這些噪聲會變得異常清晰,聲音隨著樓板蔓延全樓,整幢樓都深受其苦,最讓他們受不了的是,噪聲還只是震樓神器威力的一小部分。

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最厲害的,是一種低頻震動,這個功能一開,震棟樓都在抖,震的人腦殼嗡嗡響,幾分鐘就吃不消。」居民說,在他們的抗議下,這戶人家稍有收斂,這一功能如今偶爾使用,但兩種噪聲攻擊是24小時不間斷進行,已經持續了整5年。

究竟是什麼仇怨,讓鄰里關係變成一場噩夢?記者來到了當事人之一的602王女士家中了解情況。進門就看到,王女士在客廳鋪上了席夢思,她晚上就睡在這裡,桌子上放著一堆耳塞,這是樓裡家家戶戶的標配。她家的臥室,是主要攻擊目標,噪聲這裡變得異常清晰,記者用手機分貝軟件測試了一下,最高達到了68分貝。

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說起和樓下的恩怨,王女士一聲嘆息,說多年前和他們家還是好朋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直到2016年發生了一件小事反目成仇,引發這場持續5年的「戰爭」。

當時王女士家陽台的水管老化滲水影響到了樓下,因為沒有好好溝通,這點小事逐步升級,兩家人從親密相好變得形同水火。到了2017年,樓下就開始使用震樓器進行「無差別攻擊」。

同樓鄰居苦不堪言

位於攻擊最前線的602自然是苦不堪言,王女士的丈夫很久之前就已經搬出去住。而其他居民也是無辜「躺槍」,最倒霉的要數702的住戶。702住著一對老夫妻,記者上門時,85歲的鍾老伯正在睡覺,晚上睡不著只能白天打個盹,這樣生活已經持續了五年。

因為他們家離「戰場」最近,臥室裡的聲音只比602稍微輕一點點。本來就睡眠不好的鍾老伯經常一夜無眠坐到到天亮,因為精神萎靡還摔了兩跤,斷了5根肋骨,原本精神矍鑠的他已經被折磨得渾渾噩噩。

此時,其他居民也紛紛趕來,現場猶如「吐槽大會」,他們這幾年也是深受其害。有一位居民已經很久沒有在家睡覺了,每天晚上安頓好妻兒,就到丈人家休息,因為他睡眠不好,一夜無眠的結果就是第二天無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也不止一次向他抱怨,休息不好沒法好好學習,但學校就在邊上沒法逃離,他非常擔心孩子的學業會受此影響。

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另一位居民更是倒霉,剛花了千萬買了這套房子,她如今非常後悔居然沒有在看房時發現這一情況。「我還以為是普通的裝修噪聲,沒想到日日夜夜不停,天天睡不好,早知道怎麼也不會在這裡買房。」

取證困難

為什麼不聯合起來製止這種行為?居民們哀嘆道,什麼辦法都試過了,毫無效果。

首先是602室,也曾經用敲擊地板等方式反擊過,但隨即招來更大的報復,加上鄰居抗議,只能偃旗息鼓。其他居民也上門溝通過、砸過門、報過警、拉過電、信訪過、投訴過、打過官司、寫過聯名信、制定過樓組公約,但502只用一招化解:「堅守不出」,沒有任何辦法能阻止震樓。

每當居民報警,民警都會上門,但敲不開門,聲音只是暫時停止,等民警一走,噪聲攻擊又開始繼續。這幾年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上門處置過多少次,但就是因為取證難,不能固定證據,無法對其進行強制措施。

最狂住戶「震樓神器」一開就是5年,整棟大樓家家戶戶入睡全都標配耳塞

再說去法院起訴,居民被告知要去指定的專業檢測部門出具環境檢測報告,如果分貝數超過標準,才可能發起訴訟。但檢測機構卻表示,被噪聲檢測的對象,必須是單位,比如工地、工廠之類,不能是個人,所以通過法院解決也走不下去。

至於該戶502的居民,據說也不好過。一位居民表示他曾經在502室開門時看到過屋內,裝著好幾個監控鏡頭,桌子上也放著一堆耳塞,白天幾乎看不到這戶人家出門,只在夜深人靜悄悄出沒。電梯如果有人,502也只走樓梯。

如此殫精竭慮,小心翼翼,頂著全樓的壓力一心報復,鄰居們很難想像是怎樣的動力讓他們甘願犧牲正常生活,將損人不利己堅持到底。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