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那些沒人說的故事》公司發下「居家工作聲明書」,要求我們同意被追蹤、照相

《那一年,那些沒人說的故事》公司發下「居家工作聲明書」,要求我們同意被追蹤、照相

《本文為書摘,摘自《那一年,那些沒人說的故事》,作者 少女老王》

走進辦公室,才知道大家都對體溫站的管理鬆散很不滿意,加上最近新聞有因為零星的疑似確診足跡,導致整間公司被迫閉門消毒的前例,不安的氣氛在沒有祕密的辦公室裡,快速的傳開。不久後,公司終於展開居家工作的布置,可是他們下的第一步棋「居家工作聲明書」,卻讓原本防疫的美意,成為了惡意。

我其實簽過不少聲明書。

這些聲明書的共通點,只有「狡猾」二字可形容,它們會在你最需要往前走的時候攔路出現,通篇以「本人」開頭、造出你我都明知違法的字句,替你說完所有進來這間公司以後要成為的樣子,你必須承諾先成為公司理想中的人,然後在上面簽名,才能繼續往前走。

我第一次簽下去的,是「女性夜間工作聲明書」。

「本人同意因職務需求,可能會有超時工作、夜間加班至無大眾交通工具之時刻,公司並無義務提供交通工具協助女性同仁返家。」

「本人同意如有加班超時,將優先申請補休而非提報加班費。」

勞基法其實有針對女性夜間工作的基準法,並強調勞資同意女性因職務必須在夜間工作時,公司必須提供必要安全衛生設施,無大眾運輸工具可運用時,必須提供交通工具或安排女工宿舍。

但這份聲明書裡,卻是叫我放棄要求「公司應該要做」的事,更諷刺的是最後人資還提醒:「請同仁在上班時間內完成工作,共同打造良好工作環境與生活品質。」

早就對記者二十四小時 on call 抱有覺悟的我,根本沒想到自己是女生又如何(又或者沒特別意識到,性別原來處處有差異),卻在這一紙聲明書上,重新想起社會對女性的限縮,若在傳統性別觀念裡,女性只能是吃虧受害的一方,那我們似乎注定只能「危險」,而公司大概也是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遞出這張象徵著「妳們女生不是常常講要公平」的一紙聲明。

第二次簽下去的,是「放棄生理假聲明書」。

「本人同意維持身體健康屬職責範圍,非必要不輕易請病假,如請病假需前一天告知且附上就醫證明。」

「本人同意放棄享有每月一次生理假之權利,如真有需求,一律以病假計。」

該公司是一個相當「人治」的公司,總裁不喜女性同仁請生理假,只要敢堅持請生理假一律調職或迫辭。

「妳要請就請病假,不要假鬼假怪請什麼生理假。」總裁眼中的兩性平權,是先抹去女性生來就有的生理現象,而且還是他媽也必須先有才能生下他的生理現象。

「如果每個月女性員工都要請一次,我公司還要不要運作?」這是總裁的理由。

可是我們每個月僅有一天的生理假,來自於他永遠無法按月流出的髒臭腥血,背後代表著的是承擔懷胎十月的生理變化、經歷生小孩的疼痛與生死關頭、面臨職場去留的壓力,這些都被他以公平及營運為由剝奪了。

我當時因為需要那份工作,加上公司裡的女同事都簽了、看起來也待得好好的,於是咬牙閉眼簽上自己的名字,儘管心裡非常的不舒服。

而這樣的不舒服,並沒有因為融入企業群體而消散,反而讓我越感自己格格不入,但那張聲明上的我的簽名,卻已讓我無力去說。

接下來的日子裡,每當經血來潮,那便只能是病,剝落在衛生棉上的幾塊碎血變得硬如尖石,每個月不知強度會達到多少的經痛,卻因自己親手簽下的封口令,再沒抒發與緩和的可能。

似乎,都是自己造成的。當我打起精神抗議時,公司果然拿出那張我簽過字的聲明書。

「妳自己同意,為何現在要反悔?」
「每間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跟規定。」
「妳不就是同意要上這條船,才簽的嗎?」

公司甚至端出無法撼動的貧富差距。

「妳可以去告啊!」
「妳覺得罰幾萬塊對老闆來說有差嗎?」
「但妳的前途會賠進去。」
「就算這樣,妳還要告嗎?」

明明知道這是違法的事,我卻也成了助長這張聲明書壯大的一員,很多人會說,管他罰多少,既然明顯違法還是可以去勞動部告。

但,如果告發有用,為何像這樣漏洞百出的聲明書,仍然層出不窮?

居家工作聲明書

在公司敲定要實施居家工作制度的那天,總經理集合所有人進會議室群聚,依序發下那張「居家工作聲明書」,拿起麥克風就直入主題,先稱因疫情關係,很多產線停擺,導致公司買不到筆電,然後突然沒頭沒腦的開始感謝同仁貢獻「私人電腦」替公司服務,我們這才知道,居家工作的代價之一,是消耗自己的電腦。

但更大的代價還在後頭,總經理表示,為了確保居家工作品質,大家都必須簽署一張居家工作聲明書,聲明員工本人願意提供「私人電腦」及「個人相關通訊設備」供居家工作使用,並讓公司在「員工的私人電腦」安裝「追蹤軟體」,同意公司對「員工的私人電腦」進行「截圖」、查詢「上網瀏覽軌跡」、「開啟鏡頭照相」或其他保存紀錄工作,總經理稱,這都是為了大家好。

「在家工作,會有很多誘惑導致工作品質降低。」
「工作若因此沒有達標,公司會無法營運下去。」
「安裝追蹤軟體的目的不是要監控,而是要幫助你學習在家工作。」
「而且如果主管質疑你有沒有在工作,追蹤軟體『每八分鐘』就會截圖你的螢幕。」
「這可以讓你用來保護自己,不被隨意懷疑。」

而在追問之下,我們才知道這個所謂的「每八分鐘」截圖一次是強制的,身為電腦主人的我們唯一能自己控制的,就是在被截圖後的十秒時間裡,決定這張截圖要不要讓你主管收到。

「十秒不會太短嗎?」有同事發問。
「也可以自訂成三十秒,這個可以個人化!」總經理笑著回答。

追蹤軟體個人化?我的私人電腦每幾分鐘就要被強制截圖傳給一堆人生過客,還只有「秒」這個單位的時間可以檢查截圖有無隱私,這是在工作還是在服刑啊?

然後,為什麼可以收看我私人電腦截圖的,是一群同樣也在領薪水的人?就因為他們身在管理職,就可以擁有這樣的權限,甚至還可以查詢我的私人電腦上網軌跡。

「沒有啦,不會查到上網軌跡,只是截圖而已。」總經理趕緊解釋,「不然大家把那行刪掉好了。」

會議室隨即響起一片在紙上畫線的沙沙聲,沒想到,刪掉一項聲明書上的聲明,就是這麼的簡單又樸實無華。

這時又有人舉手發問,問說聲明書上寫的「開啟前鏡頭供追蹤軟體照相」又是怎麼回事?

「為了確定你在電腦前面工作。」總經理說,「也是為了保護你不被懷疑。」

「放心,它只會照到糊糊的。」看見大家滿是疑慮的眼神,總經理急忙補充,「就是隱約,看得到你眼睛鼻子嘴巴長在哪而已。」

誰眼睛鼻子嘴巴不是長在那些位置?為什麼會拿出這樣讓人難以信服的解釋,就覺得可以說服我們接受公司的要求,讓我們主動在工作時間裡,撕開那張平常為了防偷拍,貼在前鏡頭上的貼紙,供公司遠端遙控「我的私人電腦」對我自己拍照?

這明明是私人電腦,裡頭有我們不必窩藏的最真實模樣,曾經以為這些隱私永遠只會屬於自己,直到今天才發現,竟然有人覺得用一紙聲明書就能輕易奪走。

而這張聲明書的問題還沒結束。

「那在家工作聯絡事情時,產生的通訊費用要怎麼辦?」會議室裡又有同事發問。
「我們鼓勵大家用免費社交軟體聯絡。」一直站在角落的人資這時候出來回答問題了。
「那如果沒有對方的LINE呢?我們不是隨時都有新客戶的LINE。」同事沒有被說服。
「那你就拿帳單來報。」人資丟下一句看似理所當然的解答,但只要看完整張聲明書,你就會知道這個解答有陷阱。

因為聲明書裡只有寫「本人同意提供通訊設備供居家工作使用」,沒寫產生費用要怎麼申請,卻很巧妙的註明了「居家工作期間公司將停止支付交通津貼」。交通津貼只有公司的老人才享有,資淺的根本沒有任何津貼,影響不大,所以還是把焦點放在了那個讓人不安的追蹤軟體。

「我們有規定時間出稿。」我忍不住舉手發問,「時間到沒出稿就是遲交,這樣沒必要裝追蹤軟體了吧?」

「喔,你們不要把這個想成追蹤軟體。」總經理說,可是聲明書裡就是寫「追蹤軟體」,這四個字我們還能想成什麼?

「可以把它當作分析工作的好夥伴!」總經理開朗的說明,一邊說,一邊在會議室有限的空間裡來回踱步,「我自己每天起床就會打開它,用來分析我一天都在幹嘛,我連吃早餐都會打進去呢!」

會議室的氣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很像 TED 的演講現場。

「因為我誠實的記錄了一天的生活,所以才能藉由這個軟體,發現我的人生在哪裡花掉太多時間。」總經理用振奮人心的聲音繼續說,「我的生活因此變得更有效率,所以想說可以藉由這次居家工作的經驗,讓大家都有機會利用這個公司免費提供的軟體,來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

「所以您的意思是,」我又舉手了,我也很納悶自己的理智線怎麼還沒有斷,「這個軟體是要幫助我們調整在家工作的心態,但要交出私人電腦的權限給主管觀看才可以?」

「對。」總經理激賞的給予肯定。

「我先不探討人性本善還是本惡。」我盡可能禮貌,但會議室裡還是傳出一波被口罩悶住的笑聲,「我該怎麼相信我的主管能秉持正直的心,看待那些平常窺探就算違法的隱私呢?」

「主管很忙,不會有空去看,除非妳消失不見。」總經理耐心的解釋,感覺得出來他很希望居家工作能順利推行,但他的解釋,總是讓聲明書上原本就很苛刻的條文變得更加苛刻。

「不會有空去看,那為什麼還要安裝追蹤軟體?」我小聲的抱怨,如果我真的消失不見,拜託先幫我報警,而不是先連線去看那張被傳回公司的糊糊的照片。

「主管不會那樣使用追蹤軟體。」總經理用堅定的態度,表現出對現場所有主管百分之百信任,「妳要知道,工作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關係上!」

先說要監控我們,再說工作要建立在信任關係上,到底是總經理剛剛演講到一半格式化了自己,還是公司明知不可為,卻硬要執行?

「關於主管的行為與人格,」我說:「我持保留態度。」

「這個軟體可以關掉,妳也可以選擇不要用。」總經理終於鬆口,「但不要用的方法只有一種,就是先安裝後連線一次,接下來要不要開都隨便妳,這樣行了吧。」

就是因為總經理這句話,原本對聲明書有疑慮的人,這下全都毫不猶豫的簽了,接下來幾天開始陸續安裝追蹤軟體,「反正可以關掉。」他們說。

可是,這個軟體安裝到一半,有一個必填項目是選擇「所在國家」,選項裡有全世界就是沒有 TAIWAN,但是有 CHINA,你只能選 CHINA,有些同事賭氣選了南韓、南極洲,但終究都不是臺灣。

所以這紙聲明書簽下去,不只沒隱私、沒人權,還沒了國家,只能選 CHINA 的軟體,它的安全強度能有多高?

「妳幹嘛把事情講得這麼嚴重。」小組長皺起眉頭,「這根本不是什麼大事。」

「公司在員工私人電腦安裝只能選 CHINA 的追蹤軟體。」我說,「這行為背後代表的意義,真的是小事嗎?」

因為我始終沒簽,所以不用安裝這個軟體,而做出這個選擇的下場只是一定要到公司上班而已,不是被炒魷魚,但儘管如此,還是很多人選擇不要承受這種下場,「因為健康比較重要。」他們又說。

當公司拿隱私、人權跟國族認同,去交易勞方對健康安全的渴求,究竟我們的健康到底值多少價呢?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