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在今年一、二月,全球銷量最高的電動汽車並不是特斯拉,而是中國的「五菱宏光」旗下的電動車MINI EV,在1 月銷售了 3.6 萬輛,2 月銷售了 2 萬輛。

作為對比,今年 1 月特斯拉 Model 3 系列銷量僅為 2.15 萬輛,2 月銷售 1.37 萬輛。在外媒公佈的排行榜中,1 月銷量排名第三及以後的車型銷量均不足 1 萬輛,MINI EV 和特斯拉 Model 3 遙遙領先。

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五菱宏光 MINI EV 電動車憑藉小巧的外形與低廉的價格,自從在中國發售起,便受到大量年輕人歡迎。這款車售價 2.88 萬元人民幣至 3.88 萬元人民幣,續航里程 120km,最高 170km。

不過,五菱宏光 MINI EV賣一輛車能賺到多少錢呢?

根據中國媒體的估算,是89 元人民幣,台幣400元不到。

五菱宏光 mini EV 利潤為什麼這麼低?

作為一款起售價 2.88 萬元人民幣的微型電動車,利潤單薄不算特別意外。但一台車利潤低到這種程度,當然讓人很意外。中國媒體是從他們官方的財報中算出這樣的結論。

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根據財報,五菱在2020年營收 729.27 億元(人民幣,下同),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 1.42 億元。其中五菱宏光 mini EV,2020 年的銷售是 160.0057 萬輛。如果將淨利潤平均分攤到賣出的每輛車身上,是 89 元。也就是說,每賣出一輛車,上汽通用五菱平均淨賺 89。

而這,還是理論上的平均利潤。

而就以五菱宏光的成本來看,似乎也可佐證了這一點。

電動汽車最核心也是成本最高的三電系統(電池、電控系統、電動馬達):

  • 五菱 mini EV 搭載的磷酸鐵鋰電池分別來自國軒高科、寧德時代、鵬輝能源,動力電池單車價值在 5000——9000 元之間。
  • 五菱宏光 mini EV 的電控系統供應商主要有華域電動和寧波央騰,其中華域提供超過 70%,電控系統單車價值在 1000 元左右浮動。
  • 電動馬達的供應商主要有方正電機和雙林股份,單車價值量也是 1000 元左右。

因此,三電系統的總成本,就可估大約 1 萬元左右。

除此之外,還有諸如剎車系統、充配電系統,以及諸多車載系統,成本在 8000—13000 元左右。根據已知的公開資料,五菱宏光 mini EV 的配件成本已經高達 2 萬元左右。而這,還不包括組裝、銷售、研發以及未公開的元件費用。

所以結論很清楚:五菱宏光 mini EV 在中國賣得好,但是錢卻沒賺到,甚至還可能虧本賣。

 

中國的「節能積分」才是背後的主角

天底下沒有人要做賠錢的生意,那麼,五菱宏光 mini EV到底要賺什麼?

答案是「積分」。

五菱宏光的母集團是「上汽」,中國在 2017 年,針對汽車產業建立了《積分辦法》,是針對汽車業的節能減碳進行的考核標準。依照這套標準,他們會針對一間汽車公司中的燃油車,考核燃油損耗的積分。再針對電動車等新能源汽車,進行新能源的積分。

而一間汽車廠商,如果平均燃油消耗積分或新能源積分為負分的話,就需要向其他汽車公司購買新能源積分來分攤,否則無法賣車。

這個邏輯與國際碳交易的邏輯是一樣的,不同企業由於所處國家、行業或是技術、管理方式上存在著的差異,他們實現溫室氣體減排的成本是不同的。而碳市場就是鼓勵減排成本低的企業超額減排,將其所獲得的剩餘碳配額或溫室氣體減排量通過交易的方式出售給減排成本高的企業,從而幫助減排成本高的企業實現設定的減排目標,並有效降低實現目標的減排成本。

而中國的這個政策發佈後,許多傳統的燃油車大廠就一下子成為燃料積分消耗大戶。

在2018年,上汽通用汽車有限公司的平均燃料消耗量不達標,平均燃料消耗量負積分高達20.9萬分,但其新能源正積分僅有2.35萬分。上汽通用(瀋陽)北盛汽車有限公司和上汽通用東嶽汽車有限公司的平均燃料消耗負積分也都超過了12萬分,而新能源正積分均為0。

當時上汽通用是「雙積分」壓力最大的車企之一。

「上汽」旗下的燃油車品牌,在2020年的燃油「負積分」可以參考下面的表格有冠「上汽」的排名:

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上汽通用和上汽大眾分列第 2、4 名。平均燃料消耗積分超過 160 萬。

燃料消耗積分為負積分,而這個積分如果要消減,向外部購買的話,中國的汽車碳交易市場約為1分3000元人民幣,因此上汽需要花 48 億元人民幣才能解決。因此,在這個背景之下,他們當然需要推出自家品牌新能源電動車,來幫他們賺「正積分」。

那麼,我們就來看看五菱宏光的正積分,可以幫他們解決多少問題呢?

兩個月賣出5.6萬輛、銷量超越特斯拉的這款「中國神車」,被爆一台車竟只賺台幣400元?

 

如果按照 3000 元/分的價格算,2020 年五菱宏光 mini EV 為上汽淨賺了 3.8 億人民幣。這可比每輛車區區不到台幣400元的利潤要來得高很多了。

所以,瞭解了中國這個燃油/電動車的產業鏈,就可以知道就算是五菱宏光 mini EV 是賠本在賣,對於背後的母集團來說,這都是他們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系列。而且其實也不光是這一家中國汽車廠商,幾乎每一家傳統汽車廠,都會推出自有的電動汽車品牌,目的也多半都是在這裡。因此,中國的電動車普遍也都不是以高價位為主,這些低價的電動車,基本上目的也都是為了賺積分,而不是賺錢為目的。

 相關資料:

中國大陸新能源車雙積分制解析

真實需求與現實壓力:電動車的春天真的來了?

 

 

▶ 訂閱T客邦YT頻道,送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給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