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巨頭們開始奉旨「拆牆」,但拆的不是你知道的那面牆

中國網路巨頭們開始奉旨「拆牆」,但拆的不是你知道的那面牆

從9月17日開始,中國網路科技業正開始進行一項被中國媒體稱為里程碑式的行動,就是開始「拆牆」。不過,他們拆的並不是我們常說的那一面將中國網路世界變成內網的那一面「牆」,而是在長久以來存在中國網路業內「潛規則」、讓中國各競爭的科技公司彼此「互不往來」的另一面牆。

近10年間,在中國的網路世界裡,除了無法連出國外的網路長城之外,另存在一道看不見的圍牆:抖音無法直接分享到微信,百度無法搜索淘寶的商品……是由各家科技公司自己針對競爭對手,所設置的各種圍牆。

據傳,中國網路公司之間互相建牆始於2008年,當年淘寶遮蔽了百度蜘蛛的抓取,此後百度無法搜尋到淘寶的商品。2013年淘寶遮蔽了來自微信的瀏覽,同一段時間,微信也報復遮蔽了阿里的即時通信軟體來往。此後,這些科技巨頭之間互相擋來擋去,變成見怪不怪的現象。

這些「牆」保護了大公司的利益。強勢流量平台變得更強,而後起的網路公司則變得很難曝光。在中國,如果百度、淘寶、微信遮蔽了某一間公司的網路,那就等於你的公司從此在中國網路消失了,無法發展。

中國網路巨頭們開始奉旨「拆牆」,但拆的不是你知道的那面牆

 

而當網路巨頭不再互聯互通後,小公司變得更小,在此同時這些大公司開始發力投資,讓一些小公司進入自己的圍牆,成為自己的武器和彈藥,也進一步導致了大公司的版圖擴張。

在微信裡,最能明顯感受到「牆」的隔絕。在微信分享App,愛奇藝、芒果TV、優酷、B站、今日頭條、微博可以直接分享,因為這些都是微信牆內的朋友,其它的網路APP要分享的話,都要透過許多其它方式。

在百度上,想搜到淘寶的商品,或是微信的公眾號、抖音的短影音,則是完全都搜不到。

北京當局的「拆牆行動」

北京當局近期對中國的網路公司進行了一連串的整頓,包括用「共同富裕」來逼大家交錢,現在整頓來到了這面「牆」上,北京當局針對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等大型網路公司發出警告,中共工業和資訊化部(簡稱工信部)表明,該部門從今年7月開始,啟動了為期半年的網路行業專項整治行動,而封鎖網址連結是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工信部表示會對遲遲不達標的企業「依法處置」。 

中國網路巨頭們開始奉旨「拆牆」,但拆的不是你知道的那面牆

這一次,圍牆真的要拆掉了。

「拆牆」關係最密切的,是Internet公司市值最高的騰訊,市值第二高的阿里巴巴,以及尚未上市但已經當之無愧成為巨頭的字節跳動。這三家公司也已經公開回應。

對於拆牆,字節跳動是動作最大的公司。身為這些巨頭中的後起之秀,他們最能感受到這種被封殺的感覺。

早在2018年,字節跳動就站出來指責騰訊封殺抖音,並為此在今年對騰訊提起訴訟,稱每天有超過4900萬人次主動分享抖音至微信/QQ時受阻。字節跳動的人對此表示「心潮澎湃」,這是字節跳動奮戰了3年之久的結果。

阿里也是呼籲拆牆的一方。8月初的阿里財報電話會上,阿里巴巴董事長張勇就提到,「網路就應該互聯,開放是數位生態共建的基礎。」

一位騰訊的人士在支援互聯互通的基礎上表達了顧慮。「大量外部鏈接進入後,微信需要重建新的安全秩序,這需要時間。」

字節、阿里、騰訊對於拆牆的態度各不相同,並不令人意外。大公司們也有自己的商業考量。目前比較一致的說法是,字節跳動將成拆牆的最大贏家。畢竟騰訊、阿里兩家遮蔽外連已久,雙方各有得失,但字節沒什麼可失去的,微信對它解除遮蔽,就是利好。

業界認為,事實上「拆牆」影響最大的不是阿里、騰訊、字節跳動等大公司,而是中小型公司。現階段中國這些網路大公司壟斷已經成為事實,需要打破,才能讓更多更好的中小企業發展起來,出現更有活力的網路經濟。

更大的一面牆何時拆?

其實有趣的是,明明整個中國網路世界,有一面更大的牆就建在那裡。

而這些科技公司講的每一句話,對應到那一面牆也一樣正確。

「網路就應該互聯,開放是數位生態共建的基礎。」這句話說的太正確,但是全球最大的網路服務包括Google、Facebook等,中國用戶還是一個都連不到。

中國網路巨頭們開始奉旨「拆牆」,但拆的不是你知道的那面牆

當然也有網友就不免調侃,表示自己真是想太多。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