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魷魚遊戲》有多紅?先前Netflix聯席CEO透露,這部韓劇可能會成為Netflix史上收視率最高的非英語原創劇。

但是,為什麼是《魷魚遊戲》?

這部高概念劇集,故事其實不新鮮,講的是一群欠債無數的人,被“邀請”參加一場生死遊戲,大家為了456億韓元獎金,在孤島拚死殺出生機。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劇裡的遊戲類型,和韓綜《running man》差不多,都是打畫片、木槿花開了這些韓國人小時候常見的娛樂方式,只不過在《魷魚游戲》中,等待失敗者的不是懲罰,而是死亡。

這麼說,《魷魚遊戲》的設定和《飢餓遊戲》《詐欺遊戲》等電影異曲同工。那這部劇不算最另類的劇,但是怎麼就是它引起國際關注,甚至有可能成為Netflix海外劇王的呢? 

《魷魚遊戲》「木槿花開了」引爆全球目光

《魷魚遊戲》前幾集花了很長的時間,對角色進行鋪墊。而這,其實是一般韓劇的邏輯。

第一集,先塑造了男主的困境:人到中年、妻離子散、賭癮賊大還欠了一屁股債。但主人公如果太招人煩,觀眾也不愛看,所以為了找到一個角色和觀眾都能接受的動機,編劇安插了一條親情線。 

心愛的閨女要被繼父帶去美國,但只要能證明自己有經濟能力,就有可能拿回監護權,把女兒留在身邊。這下哪怕男主再慫包,也勢必要殊死一搏。 

想到神秘人剛剛遞給他的名片,和遊戲勝利後的巨額獎金,男主決定報名參加,自願加入「魷魚遊戲」。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被迷暈送到孤島後,男主和境遇相同的幾百號人正式開始遊戲。

事實上,前面這段鋪陳很多人覺得有點沉悶,但又是不得不經歷的一段過程。整個劇集一直到第一個遊戲的展開,從場景到畫面甚至道具的設計,全都讓人眼睛一亮。而在網路上最多人分享的,也是這個遊戲。可以說,這一個橋段的場景、道具的設計,是《魷魚遊戲》一開始抓住大家目光的最重要關鍵。

這個遊戲選的好,畢竟有些其它的韓國遊戲,不見得其它地區的人玩過,但「一二三木頭人」可以說是全球性的遊戲。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只是,在韓國這個遊戲叫做「木槿花開了」。在國內為求方便理解,翻譯還是叫「一二三木頭人」。但事實上如果翻譯為「木槿花開了」,應該更能帶給觀眾那種既熟悉、又新鮮的感覺。

NPC背對玩家時,玩家可以任意移動。但只要NPC轉身並說出「木槿花開了」,大家必須定在原地一動不動。5分鐘內,誰能沖過NPC身邊的那條線就算獲勝。但在遊戲中,NPC真的變成了「木頭人」。

遊戲規則淺顯易懂,男主在內的玩家們雖搞不清狀況,卻還算有把握。直到沖在最前面的人在NPC轉身後,沒頂住慣性稍有移動,結果被一槍擊斃。在場的所有人都慌了,一半人一動不敢動,另一半人被慘狀嚇到,想從入口逃出。

結果可想而知,所有移動的人都被擊斃,一時間血漿橫飛,一番人間煉獄。

到此,故事才算真正進入主題。 

成功的開場,也要靠後續的劇情支撐

這一類生存遊戲的類型劇集並不少,首集如何交代人物故事以及遊戲內容、生存規則等等,是這種類型的關鍵。因此,第一集、第二集必須要明快的交代這些內容,並且創造令人驚奇的記憶點。

在《魷魚遊戲》中,記憶點就是這個「木槿花開了」的木頭人NPC。

同樣是類似類型影集,一樣在Netflix上播放的,另一部日本的《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一樣有一個成功的開始,只是他們的記憶點是「空無一人的澀谷街頭」。馬上抓住觀眾的好奇心。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但這類型影集最大的問題是,你創造了一個成功的開場、很炫的遊戲,這只是第一個難題。後續的難題是:怎麼讓觀眾的好奇心延續下去?

答案還是在遊戲上,第一個遊戲抓住了觀眾的目光,接下來就是第二個遊戲、第三個遊戲,必須要一個比一個難,挑戰一個比一個高,才能持續創造出劇情的高潮。

這是這類型影集最大的問題,你的遊戲越困難,往往規則就越複雜,解法的難度也越傷腦力。但是事實上觀眾來看影集,有一半甚至更多的人其實是不想花腦筋的。那些規則對於他們來說,甚至他們根本不想理解。他只是想開心的度過一段時間。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是由漫畫改編的,優點是已經有現成的遊戲設計好了,缺點是這些遊戲是針對漫畫讀者來設計的,看漫畫的人可以有比較悠閒的時間來慢慢瞭解遊戲的架構、巧妙之所在,但是同樣巧妙的遊戲,對看電視的觀眾來說,可能就變成負擔。

再加上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每一集的長度為41分鐘到52分鐘不等,相較魷魚遊戲每一集50分鐘以上又更短,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交代這麼多事情,難度又更高。

而面對同樣的問題,魷魚遊戲有一個比較取巧的辦法,就是他的每一集遊戲的「難度」不是設計在遊戲規則上,而是在角色的心理轉折上。基本上,每一個遊戲的規則都是簡單的,觀眾容易理解,反而容易把注意力放在角色的掙扎上,故事情節集中。

Netflix與韓國珠聯璧合

故事本身為劇集提供了吸引力,但能讓全球不同地區和文化的觀眾都陷進去,還是體現出了《魷魚遊戲》的優勢。

首先是對韓國本土與華人等亞洲觀眾而言,因為Netflix是出品方,所以較大的尺度、更直接的視聽沖擊與極度商業化的節奏,打破了過往對韓劇的認知。這份新鮮感足夠讓觀眾買單。 

而對於歐美等地的觀眾來說,除了視聽刺激,劇中打畫片、木槿花開了等游戲,都來源於韓國本土,也算是比較新鮮的觀劇體驗。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一部分評論家認為,《魷魚遊戲》是Netflix和韓國本土文化的一次最完美的融合,誠然,在磨合多次後,Netflix已經在韓國找到了創作方法論,甚至可以說,韓國已經成為Netflix進軍亞洲市場的大本營。

Netflix進軍韓國市場多年,但起初並不順利

但其實一開始,Netflix在韓國發展的並不順利。

2016年8月,Netflix剛剛進軍韓國市場,就被tvN、CJ E&M等韓國傳統電視媒體“當頭棒喝”,不僅當年使用者付費率低,購買的版權內容也拿不到首播權。

不過開局不順早在公司的意料之內,所以次年Netflix加大力度,涉足自制,並推出了首部韓劇《我唯一的情歌》。

然而或許是太低估韓國觀眾,或許是經費不足,這部劇並未獲得太大關注。Netflix在韓國的野心也受到了重挫。

不過,劇集市場沒玩明白,Netflix5000萬美元(約579億韓元)重金投資韓國導演奉俊昊的電影《玉子》,反倒給韓國觀眾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影片上映後,韓國訂閱Netflix的使用者數到9萬升至20萬。

以此為開端,Netflix又在韓國建立辦事處,開啟砸錢+合作的開源模式。

轉折點在2019年,Netflix出品的古裝僵屍劇《屍戰朝鮮》開播,不僅在韓國引發轟動,還首次將韓劇推向全世界。但是,《屍戰朝鮮》畢竟還是以韓國架空歷史背景為主,對於其它地區觀眾還是有一個門檻在。Netflix不斷嘗試在降低這種文化門檻,以及保有韓國特色的兩種條件下,試圖調整出一種最佳解。

而後,雙方又合作了許多劇集,在亞洲漸漸取得不錯的成績。單看今年,除了《魷魚遊戲》,講述追捕逃兵的《D.P:逃兵追緝令》,也獲得不小的關注。年底還有「屍速列車」導演的《地獄公使》,可以期待是下一部大熱門影集。

在眾多優質作品的推動下,Netflix在韓國紮下了根。據韓聯社9月19日援引韓國智慧應用程式公司分析,截至去年12月,Netflix在韓付費使用者已達410萬人。韓國本土信用卡去年用於支付平台服務的金額約為5173億韓元,較之前年的金額翻一倍,是目前是韓國最受民眾歡迎的串流服務平台。

拿到這樣的成績,哪怕銷售額方面韓國尚不能與日本、澳洲等其他亞洲國家比擬,但Netflix仍然視其為發展重點。尤其在已經跑出方法的自製劇領域。

今年2月,Netflix亞洲總監金敏英公佈了2021年在韓的製作計劃,宣佈未來將投資5億美元在韓國內容的製作上。

相信有了這麼大一筆錢,未來Netflix和韓國恐怕還能孵化出更多《魷魚遊戲》級的作品。

Netflix在韓國的合作學到了什麼?

Netflix之所以能在韓國取得成功,原因其實並不復雜。

一是拼命砸錢,還不干預創作。

據Netflix首席執行長官兼首席內容長泰德·沙朗達斯透露,從2016年進軍韓國市場算起,公司已在本土內容上投資了7億美元,創作了約80部原創電視劇和電影。 

更絕的是,這麼有錢的老闆,還不干預創作。《屍戰朝鮮》的編劇金銀姬曾表示:「Netflix從不發表任何意見,只給錢。」

《魷魚遊戲》如何靠「木槿花開了」收服世界,玩遊戲玩成Netflix上的國際級收視冠軍?

Netflix早期並不是這樣的,以前他們與合作方製作劇集時,會依照大數據來打造一種「Netflix致勝密碼」的內容,干預製作方編劇的節奏以及調性。早期出品過失敗的《馬可·波羅》後,他們改為針對不同的國家和地區,進行不同的類型、題材探索,並讓影視作品的文化和思想有當地共情,不拘泥於美國的創作方法,已經是Netflix的方法論。

Netflix變得在選擇合作夥伴時較為考究,譬如剛剛進入韓國市場,就下血本投資的奉俊昊,如今已經是奧斯卡最佳導演的獲得者。

所以選擇合適的合作夥伴後,予以100%的信任和支援,看來,是目前Netflix找到在不同國家合作,最佳解的方法。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