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大幅裁員、留下的員工需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員工吐槽如真實版飢餓遊戲

Meta大幅裁員、留下的員工需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員工吐槽如真實版飢餓遊戲

2023年是Meta首席執行長祖克柏口中的「效率年」,但在Meta的普通員工心中,2023年有望成為他們在Meta最深刻的「噩夢年」。

DeleteMe全球人力資源總監Erin Summer表示,很多Meta員工認為他們正身處困境,Meta現在就像是《飢餓遊戲》和《蒼蠅王》的結合體,他們每一個人都必須向管理層證明自己的價值。

六個月內已經兩輪裁員

Meta並不是唯一一家節衣縮食的大型科技公司。近幾個月來,亞馬遜、微軟、Google、Salesforce都陸續解僱了大量員工,削減辦公室空間,降低員工津貼並暫停某些實驗性部門的工作。

然而,在一眾被迫節儉的科技公司中,Meta仍然落魄得有些明顯。去年,其連續幾個季度報告收入下降,公司股價也從19個月前的峰值累計下跌超40%。而先前Meta在元宇宙中投入的大量心力遲遲無法變現,加劇了市場對Meta前景的擔憂。

截至目前,Meta在六個月內已經進行了兩輪裁員,並將在不久的將來繼續開展兩輪裁員,累計削減21000多個職位。

與此同時,多名高層離開矽谷,到新辦公室處理工作,只留下普通員工留守大本營。產品主管Naomi Gleit搬到了紐約,首席資訊長Guy Rosen回到了特拉維夫,Instagram的負責人Adam Mosseri住在倫敦,而Meta的首席營運長Javier Olivan則在歐洲和矽谷來回奔波……

持續的裁員加上高層的缺席,正在進一步打擊Meta內部的士氣。員工表示,現在公司內部存在如何證明自己努力工作的壓力,且員工對公司的評價也受到了嚴格審查。

兩名知情人士說,一些員工正在表現出看起來很忙的樣子,並讓自己在工作中變得更有主導性。但這同時也意味著Meta內部的合作減少,工作氣氛正在變得殘酷。

 

沒錢也沒飯吃

不安的氣氛中,Meta的一些員工已經開始提前自感悲觀,逢人就自嘲:下一個被裁應該就是我了。

另一些人則現實很多,開始對Meta挑挑揀揀,抱怨獎金和津貼,抱怨員工福利等等。甚至有一名工程師建立了一個機器人,專門計算其持有Meta股票價值的損失。

除此之外,Meta去年停止了給員工提供的免費洗衣服務,並將晚餐服務推遲到更晚的時間,以避免員工將免費食物帶回家。員工茶水間內的零食也開始經常告罄,並得不到補充。差旅費更是被嚴格控制,不必要的差旅被統統取消。

不過,Meta內部似乎也有一片淨土,即WhatsApp。兩名現任員工認為,WhatsApp較其它業務更受歡迎,因此該部門的裁員和結構調整將較其它部門更少。

此外,他們指出,祖克柏希望加快提升WhatsApp的創收,因此將會把資源相應傾斜到WhatsApp。

cnBeta
作者

cnBeta.COM(被網友簡稱為CB、cβ),官方自我定位「中文業界資訊站」,是一個提供IT相關新聞資訊、技術文章和評論的中文網站。其主要特色為遊客的匿名評論及線上互動,形成獨特的社群文化。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