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暮光之父

死亡之翼的重要手下,一個被稱為『暮光之父』的男人,在晶紅聖所遭到攻擊時,他正在另一邊的山頭觀看自己的傑作。事實上這次的攻擊行動是死亡之翼一手策畫,目的是為了不讓伊瑟拉與索爾接觸。本來暮光之錘計畫在雅立史卓莎遠離晶紅聖所後,在該地就將所有龍蛋利用特殊的方式快速孵化為多彩龍,並帶領著這些多彩龍一口氣殺掉伊瑟拉,避免她與索爾接觸。

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一場大爆炸卻打亂了他們的計畫,而讓伊瑟拉成功地離開晶紅聖所去找索爾。死亡之翼對於任務失敗相當的憤怒,但他決定饒恕暮光之父一命,讓他能夠彌補自己的過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暮光之父將目標轉向索爾,打算在索爾實現打倒死亡之翼的預言之前殺死索爾,但在暗殺索爾之前,他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得完成。

被囚禁的艾瑞苟莎

暮光之父走向一個被枷鎖囚禁的女人,從外觀看不出這個女人受到肉體上的凌虐,但卻能感覺到她相當的疲憊。這個女人是個化為人型的藍龍,是瑪里苟斯的子女之一,也是亞雷戈斯的妹妹艾瑞苟莎。原來暮光之錘綁架了艾瑞苟莎,利用藍龍王的血統,他們強迫艾瑞苟莎不斷生下龍蛋,供給暮光之錘實驗創造更強的龍族物種。

艾瑞苟莎雖然不願意屈服在暮光之父的威脅下,但在長期的折磨下,她早就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為了讓藍龍之女屈服,暮光之父將艾瑞苟莎帶到了另外一個秘密房間,讓她看看躺在地上的可怕屍體。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暮光之父與藍龍艾瑞苟莎。

多彩龍克洛瑪圖斯

艾瑞苟莎這輩子沒看過這麼可怕的東西,一具龐大的龍族屍坦,身上有著各種混雜的顏色,難以分辨他原本是屬於哪類型的龍種。這是奈法利安最後也最強大的實驗品:多彩龍克洛瑪圖斯(Chromatus)。暮光之父告訴艾瑞苟莎,現在的克洛瑪圖斯不過是具屍體,但要讓牠復活的關鍵,就在艾瑞苟莎身上。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多彩龍克洛瑪圖斯的可怕模樣。

索爾的簡單任務

在爭執過後,與阿格拉同床的索爾,仍然無法安然入睡,他自行走到屋外透氣,欣賞夜空的美麗。這時,一個穿著龐大斗篷的女人在索爾身邊出現,雖然她不願意解釋自己的來歷,索爾卻感受不到任何敵意。她告訴索爾,菲拉斯有一個小村落遭遇元素失控的問題,希望索爾可以去菲拉斯幫助他們。索爾告訴她,很多薩滿都能夠協助該村落安撫元素,但神秘的女人堅持只有索爾可以解決這個事件。

伊瑟拉的委託

當索爾開始展露不耐煩的態度時,神秘的女人表明了自己的身分,她就是『夢境幽雌』伊瑟拉。雖然索爾對伊瑟拉展現了極度的敬意,但他無法理解,為何伊瑟拉要託付給他一個看起來如此簡單的任務,因此他猶豫不決,沒有立即答應。雖然伊瑟拉有些失望,但她還是給索爾一個晚上的時間考慮,便從索爾的眼前消失。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索爾娶了皮膚顏色不一樣的老婆,姊姊好想看他們小孩長什麼樣子喔!

這時阿格拉也出來尋找索爾,索爾很明白地將自己的想法告訴阿格拉,他明明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為什麼綠龍王卻托付他一個無關痛癢的小試煉?阿格拉則告訴索爾,或許伊瑟拉的任務並沒有想像中這麼單純,她認為以索爾目前的心態不適合繼續待在大漩渦這邊協助修復大地,或許接受伊瑟拉的請求,暫時遠離陶土議會的工作,對於索爾來說是件好事。

菲拉斯之旅

抵達菲拉斯以後,索爾被兩名夜精靈哨兵發現,但索爾立即表明自己沒有惡意,其中一名夜精靈守衛艾瑞恩(Erian Willowborn)曾擔任大使到過奧格瑪,因此立即認出索爾。但是,她並不把索爾當成友善的朋友,因為索爾曾經是部落大酋長,即便索爾表明自己現在是以陶土議會薩滿的身分而來,艾瑞恩仍無法相信索爾。同時,另外一名哨兵德莎蕾‧綠歌(Desharin Greensong)則相信索爾是來幫助這個村落的,即便索爾說自己是被伊瑟拉派來的。德莎蕾告訴索爾,火元素最近極為不安分,牠們不斷肆虐對這個村莊相當重要的古樹,但這個村莊都是德魯伊,沒有人能夠與火元素交談。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索爾的自尊與驕傲成就了他,卻也害了他。

索爾來到事發地點嘗試與火元素溝通,火元素則告訴索爾,這些所謂的「樹」擁有的記憶是錯誤的,因此火元素決定將這些樹燒掉,如果放任這些擁有錯誤記憶的樹繼續生長,有可能讓艾澤拉斯受到極大的影響。雖然索爾不能理解火元素說的「錯誤記憶」是什麼,但他答應將會協助火元素解決這件事情。火元素感覺到薩滿的決心,因此答應他不將這些記憶錯置的古樹燒掉,而是教導他們正確的記憶與歷史。索爾這時候還不知道,這個微不足道的小試煉,其實已經暗藏解決往後事件的關鍵。

綠龍的測試

在事件解決後,德莎蕾帶著索爾來到古樹林,這時候索爾發現這些古樹居然進入他的意識中,喃喃地對他述說感謝之意。原來,這些古樹是夜精靈的古樹守衛,但他們已經進入沉睡狀態數千年,連夜精靈德魯伊都無法喚醒他們,但在這次的事件中,索爾不但拯救了這些古樹守衛,同時也讓他們從沉睡的狀態中醒來,能夠成為保衛這個世界的重要戰力。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索爾喚醒了更多的樹人古代守衛。

直到這時,索爾才注意到德莎蕾的神色與一般夜精靈有異,原來德莎蕾也是化身為夜精靈的綠龍之一,他奉伊瑟拉之命監看索爾解決此事件的過程,才決定是否要帶著索爾進行拯救世界的下一步關鍵任務。

古樹守衛將自己身上所結出的智慧橡實交給索爾,橡實中含有古樹從艾澤拉斯誕生時就承繼到現在的智慧。德莎蕾告訴索爾,古樹們相信索爾會找到一個適合的地方種下這棵智慧之樹。至此,索爾完成了伊瑟拉的測試,因此德莎蕾決定帶著索爾前往下一個地點:時光之穴。他們需要找到消失的『時間之王』諾茲多姆,並查明古樹記憶錯置的原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D姊姊
2.  D姊姊 (發表於 2011年12月28日 14:45)
這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葛羅姆,地獄吼的皮膚是綠的,而卡爾洛斯‧地獄吼的皮膚卻仍然是原樣。
C2eb251ecadb5ea0d534c6863aa85fe5?size=48&default=wavatar
4.  Raju (發表於 2011年12月29日 02:06)
葛羅姆,地獄吼是第一位飲下惡魔之血的獸人

而他的兒子在他飲下惡魔之血前就出生了

而且也沒有親近腐化了的獸人

因此沒有被惡魔之血影響,皮膚仍是棕色。
D姊姊
5.  D姊姊 (發表於 2012年1月06日 05:41)
嘖...姊姊跨年這幾天老毛病犯了還有胃潰瘍進醫院掛急診
這幾天忙著補足之前的進度,實在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回覆這種東西上

但是人家一直追著你打不回應似乎也說不過去,我就回應一下好了

如果要說惡魔能量就能夠感染綠皮膚的話,那我就先要問問那些外域的魔獄獸人是怎麼回事了,大家都是感染惡魔能量怎麼奇怪一個是粉紅的,另外一個是綠的?當然你也可以說不同的惡魔產生的能量也不同,那如果說索爾的父親自己都沒有舉行惡魔儀式只是觸碰到惡魔能量以後就變成這樣,那怎麼卡爾洛斯‧地獄吼沒有變勒?要說他在成長的過程乃至於他成為部落大酋長完全都沒有接觸過惡魔能量嗎?別說我在硬凹,索爾的父親就是靠「接觸」變成綠皮膚不是嗎?

要從遊戲的設計上分別就很簡單了,因為他們不希望魔獄獸人的出現會導致跟獸人玩家的外觀過於相同,這會造成遊戲進行上的困擾;而索爾從14年前的《魔獸爭霸2》就已經決定好是綠皮膚了,因為綠皮膚的確在傳統奇幻文學中是獸人(Orc)的傳統顏色,自然遊戲的故事設計師就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設定。有人稱之為「吃書」;而有人認為這樣的作法是「修正故事導向」,而你已經很明白表示你是屬於哪一派的想法了。

至於我嘛...對我來說,我只是覺得特意要將獸人分辨顏色而導致背景必須要一再重新詮釋這件事情很有趣,因此所謂的「搞不懂索爾為什麼是綠皮」的諷刺也就因何而生,很明顯的我當然是屬於認為暴雪「吃書」的那派,所以也才產生這句諷刺話語。

啊對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其實獸人有淹死體弱多病小孩的傳統,這也是小地獄吼為什麼還能被送走的奇怪點,如果你認為他的父親有慈悲到會讓小地獄吼存活至今且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那我會建議你多看看他父親的故事。當然,我「等著」暴雪再生出一個當初偷偷送走小地獄吼的人。

另外,如果你只是又丟一個連結的話,就請恕我不回應了。
35867bee6f8828f24832b0046d27f305?size=48&default=wavatar
6.  sotom (發表於 2012年1月18日 10:14)
"聽說卡薩斯與紅龍后喜歡用人型親熱...好害羞喔!♥"

看完後,只記得這句… /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