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時光之穴的試煉

龍族對於索爾來說是一個新奇的物種,即使是影響近代艾澤拉斯歷史甚鉅的黑龍,也沒有直接影響到部落的發展(不包含黑石獸人),因此在飛往時光之穴的路上,索爾與德莎蕾談到關於龍族的歷史。索爾得知原來德莎蕾也是剛從翡翠夢境甦醒不久,不過她也在翡翠夢境中知悉龍類如何影響以及保護艾澤拉斯的歷史事件。

綠龍的人型形態

綠龍在變化為人型的時候,大多會選擇夜精靈做為自己的外型,是因為他們在翡翠夢境中的戰友:瑪法里恩‧怒風,就是個偉大的夜精靈。為了向他們的戰友表達敬意,所以綠龍們選擇夜精靈成為他們的人型。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絕大部分的綠龍仍沉睡於翡翠夢境中。

青銅龍王失蹤?

當他們到達時光之穴,一名叫做克魯納里斯的青銅龍立即上前驅趕他們。雖然綠龍長期處於翡翠夢境中,但瑪法里恩讓他們知道,拯救世界的危機需要各種援手,即使對方是一介凡人。然而,對於青銅龍來說,長期掌握時光的秘密,讓他們知道攪亂時間洪流的危險性極大,甚至可能造成世界的毀滅,因此青銅龍大都選擇封閉自己,即使面臨其他的龍族弟兄,青銅龍也不願意過於親近。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時光之穴是德莎蕾帶著索爾來到的重要地點。

德莎蕾以彬彬有禮的態度對克魯納里斯說明自己代表著伊瑟拉的來意,由於伊瑟拉自泰坦賦予五大龍王力量之後,幾乎從未醒來過,因此克魯納里斯對於德莎蕾的目的感到相當好奇。德莎蕾進而則將解釋的任務交給索爾,讓索爾描述最近龍族神殿所發生的意外,因此索爾對克魯納里斯講述「古樹記憶事件」,克魯納里斯聽到索爾的說法頻頻點頭,他也很明白地告訴索爾與德莎蕾,現在就連青銅龍群都找不到諾茲多姆,但他們願意讓索爾嘗試看看。

時間線的錯亂

   在帶領索爾進入時光之穴的途中,克魯納里斯對索爾描述最近在時間線上遭遇的危險狀況,原來最近艾澤拉斯的時間線遭到一個神秘團體「恆龍軍團」的破壞。牠們不斷干涉各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並打算改變這些事件的結果,甚至包括不讓索爾逃出敦霍爾德。青銅龍知道這些歷史事件的結果如果被改變,影響可能甚為嚴重,但青銅龍們實在分不出人手去每個歷史事件中阻止他們,因此才會改變以往的原則,秘密徵召一些凡人協助他們。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克魯納里斯就是載玩家進入時光之穴的青銅龍。

索爾對於自己能造成的影響相當好奇,因此克魯納里斯對索爾解釋,如果索爾沒有成功逃離敦霍爾德,那他永遠無法將同胞從獸人集中營中解放,更不用說建立新生的部落。最終,在燃燒軍團的惡魔入侵時,聯盟與部落無法連手抗敵,結果可能就是艾澤拉斯被燃燒軍團所佔據。這些話讓索爾開始對自己的存在重新思考,他從未使用這些角度看待自己,原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也有人因為重視他而願意暗中伸出援手,因此他相當感激。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艾澤拉斯連時間線都得保護好才行。

時間之旅的起點

克魯納里斯同意索爾進入時間線,協助青銅龍尋找他們的領導者諾茲多姆,但在進入時間線之前,克魯納里斯也對索爾警告,他的身分以及他將造成的影響至關重要,回到過去的時間點時,務必注意不要因為個人衝動而改變歷史。索爾也能理解改變歷史可能造成的嚴重後果,因此他答應自己將會注意此事,雖然在他腦中不斷浮現各種「如果重來一次,我會怎麼做」的念頭。就這樣,克魯納里斯把索爾以及德莎蕾一起送回過去。

對杜洛坦的承諾

克魯納里斯似乎是依照他擁有的混亂時間點資料,再將索爾一次又一次送到不同的時間點中尋找諾茲多姆。索爾被送到的第一個地點似乎是個混亂的戰場,但他很快就認出這裡是希爾斯布萊德丘陵,而他很快就意識到,原來自己被送到霜狼部族(也就是索爾父母所屬的部族)逃到東部王國的時間點。這時獸人都還沒發現古爾丹的真正目的,索爾多次想要對他們出言相勸,但這個做法將會大大的改變歷史,因此索爾只好隱忍自己的衝動,即使朝思暮想的父母出現在身邊也一樣。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姊姊永遠都搞不懂明明父子都沒喝惡魔之血,為什麼皮膚是綠的。

索爾跟著父母來到霜狼部族駐紮的營地,在路上拼命壓抑想要變歷史的衝動。他多麼想提醒杜洛坦他們最終將會被刺客所殺,但索爾還是忍了下來,即便雙親最終死在他的眼前,他也沒有出手相救,甚至放走了行兇的刺客。他的父親杜洛坦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時,要求索爾將他的孩子救走。索爾抱著還是嬰兒的自己來到父親的身邊,雖然沒有告訴父母自己的身分,但他壓抑不住衝動對著杜洛坦保證:懷抱中的嬰兒最終將會改變這個世界,改變獸人悲慘的命運。杜洛坦直到死前,都不知道眼前的陌生人是自己的孩子,但當他看到這個陌生人保證自己的孩子將會改變獸人的悲劇命運,他最終含笑而逝。

他抱著嬰兒時期的自己,卻發現自己遭到來自於恆龍軍團的刺客追殺,他擔心歷史會受到影響,因此抱住刺客一起滾進旁邊的河中。在與刺客糾纏時,索爾看到河中有塊金色的鱗片,當他將鱗片撿起時,瞬間又來到了全新的時間點。

與麥迪文的相遇

索爾突然發現自己出現在一艘陌生的船上,且身旁都是獸人,旁邊的獸人還尊敬地稱呼他為大酋長,他才發現這個時間點正是他們航行遠渡前往卡林多的時間點。此刻獸人的船隻正靠在沙灘上,看著剛經過大漩渦而受損的船身,索爾心中百感交集…因為再過幾年,死亡之翼將從這裡竄出,造成艾澤拉斯即將毀滅的大災難。

他在沙灘上看到一個山洞,似乎像是時光之穴般的小洞,他忍不住進去一探究竟,他發現洞穴的另外一端別有天地,而洞口有一隻巨大的烏鴉直挺挺地看著他。正在他疑惑的時候,烏鴉開口跟他說話,原來他是『最後的守護者』麥迪文。神秘的麥迪文一看到索爾,就知道他並不是這個時間點真正的索爾,麥迪文本身對於魔法以及神秘力量的知識就非常豐富,且死後的他(麥迪文以烏鴉型態出現時已經死了,留在艾澤拉斯的是他的靈魂)也能看穿更多秘密。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麥迪文在死後仍然影響著《魔獸世界》的歷史。

麥迪文告訴索爾他對於時間線的知識,原來在艾澤拉斯的概念中,時間點如同一張綿密編織的網,每個人物做的決定都有可能讓歷史往不同的方向前進,也因此未來有著無限種可能。要破壞歷史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其中一條線抽掉,那艾澤拉斯的時間線就會完全崩壞。但是,事實上真正的歷史只有一個,無論其他人要怎麼改變歷史,最終都只會成為時間線的「幻影」,歷史的幻影會崩壞,甚至影響真正的歷史。麥迪文提醒索爾別被時間的幻影所迷惑,索爾應該有自己的方法可以避免迷失在時間的洪流中。

再次邂逅塔蕾莎

索爾聽從麥迪文的話,坐下來請求這個時間點的元素之靈引導他的靈魂,當他睜開眼睛時,發現諾茲多姆的幻影出現在他眼前,幻影似乎想要跟他說些什麼,索爾卻聽不見任何聲音,最後諾茲多姆只好不斷對他招手,好像在對他說著繼續尋找。索爾再度繼續穿梭於不同的時空之中,卻發現他又來到一個熟悉的地方,希爾斯布萊德丘陵。

他不知道這個「希爾斯布萊德丘陵」是什麼時間點的事情,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相當疲勞,因此他決定暫時休息並且填飽肚子。他抓了一些野生的獵物烤來吃,相較於其他仍然喜愛吃生肉的獸人,熟食是索爾一直都改不掉的習慣。然而,過於大意的生火,讓他被一個人類女孩發現,當索爾轉身面對這個女孩時,卻發現這個女孩是她朝思暮想的人類人類女性…塔蕾莎。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劇透《龍王終暮》上篇
▲塔蕾莎將會成為下一段故事開頭的關鍵角色。

結語

4.2改版中的元素桎梏任務,正是講索爾與阿格拉結婚的過程,不過或許很多人會感到很奇怪,為什麼之前索爾跟四大龍王在劇情上沒有交集,卻在4.2之中的婚禮卻能夠看到龍王都一起出現,甚至包括最孤僻的青銅龍王諾茲多姆也出席見證。不過,在這本《龍王終暮》裡都有交待詳細的原因與劇情介紹,這也是為何索爾能夠得到來自龍王們的祝福。

下期除了索爾的故事外,我們還會揭開恆龍的秘密以及新藍龍王的誕生,更重要的是,索爾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定位。接下來的故事到底是怎麼發展呢?靜待下期揭曉唷!♥

使用 Facebook 留言

D姊姊
2.  D姊姊 (發表於 2011年12月28日 14:45)
這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葛羅姆,地獄吼的皮膚是綠的,而卡爾洛斯‧地獄吼的皮膚卻仍然是原樣。
C2eb251ecadb5ea0d534c6863aa85fe5?size=48&default=wavatar
4.  Raju (發表於 2011年12月29日 02:06)
葛羅姆,地獄吼是第一位飲下惡魔之血的獸人

而他的兒子在他飲下惡魔之血前就出生了

而且也沒有親近腐化了的獸人

因此沒有被惡魔之血影響,皮膚仍是棕色。
D姊姊
5.  D姊姊 (發表於 2012年1月06日 05:41)
嘖...姊姊跨年這幾天老毛病犯了還有胃潰瘍進醫院掛急診
這幾天忙著補足之前的進度,實在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回覆這種東西上

但是人家一直追著你打不回應似乎也說不過去,我就回應一下好了

如果要說惡魔能量就能夠感染綠皮膚的話,那我就先要問問那些外域的魔獄獸人是怎麼回事了,大家都是感染惡魔能量怎麼奇怪一個是粉紅的,另外一個是綠的?當然你也可以說不同的惡魔產生的能量也不同,那如果說索爾的父親自己都沒有舉行惡魔儀式只是觸碰到惡魔能量以後就變成這樣,那怎麼卡爾洛斯‧地獄吼沒有變勒?要說他在成長的過程乃至於他成為部落大酋長完全都沒有接觸過惡魔能量嗎?別說我在硬凹,索爾的父親就是靠「接觸」變成綠皮膚不是嗎?

要從遊戲的設計上分別就很簡單了,因為他們不希望魔獄獸人的出現會導致跟獸人玩家的外觀過於相同,這會造成遊戲進行上的困擾;而索爾從14年前的《魔獸爭霸2》就已經決定好是綠皮膚了,因為綠皮膚的確在傳統奇幻文學中是獸人(Orc)的傳統顏色,自然遊戲的故事設計師就要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設定。有人稱之為「吃書」;而有人認為這樣的作法是「修正故事導向」,而你已經很明白表示你是屬於哪一派的想法了。

至於我嘛...對我來說,我只是覺得特意要將獸人分辨顏色而導致背景必須要一再重新詮釋這件事情很有趣,因此所謂的「搞不懂索爾為什麼是綠皮」的諷刺也就因何而生,很明顯的我當然是屬於認為暴雪「吃書」的那派,所以也才產生這句諷刺話語。

啊對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其實獸人有淹死體弱多病小孩的傳統,這也是小地獄吼為什麼還能被送走的奇怪點,如果你認為他的父親有慈悲到會讓小地獄吼存活至今且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那我會建議你多看看他父親的故事。當然,我「等著」暴雪再生出一個當初偷偷送走小地獄吼的人。

另外,如果你只是又丟一個連結的話,就請恕我不回應了。
35867bee6f8828f24832b0046d27f305?size=48&default=wavatar
6.  sotom (發表於 2012年1月18日 10:14)
"聽說卡薩斯與紅龍后喜歡用人型親熱...好害羞喔!♥"

看完後,只記得這句… / \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