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為何越來越難修?背後竟有這麼多秘密

手機為何越來越難修?背後竟有這麼多秘密

同樣是裝置,智慧手機和耕田用的拖曳機卻有著天壤之別。而經營行動裝置維修連鎖公司的老闆詹森·德沃特(Jason DeWater),與種植玉米和大豆的農戶蓋伊·米爾斯(Guy Mills)似乎也沒有多少相似之處。但兩人因為相同的原因感到憤憤不平。

「現在,就連我們也已經沒辦法修 iPhone 的 Home 鍵了。」德沃特說,他曾經是一名音樂家,後來利用自己喜歡修理東西的業餘愛好在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開了一家3C維修公司。

「以前,如果拖曳機出了問題,我們可以自己修好。但現在已經搞不定了。」米爾斯則解釋說,他的農場位於奧馬哈以西3小時車程的安斯利,佔地近4000英畝。

像德沃特和米爾斯這樣的人越來越多,不只是3C產品的修理員和農場主,還包括洗衣機、咖啡機甚至玩具等各種產品的用戶。這些東西都很難修理——甚至由此引發了一場為了爭取「修理權」而展開的鬥爭。

在美國,這場運動已經使得十幾個州起草了相關的議案,其中就包括內布拉斯加州。在大洋彼岸,歐洲議會最近也透過一項動議,呼籲監管者強制要求生產商降低產品維修難度。

由於內部結構複雜,某些類型的裝置向來都難修,包括影印機和醫療裝置。但羅徹斯特理工學院的納比爾·納瑟(Nabil Nasr)表示,曾經的「例外」如今變成了「常態」。就連種玉米用的拖曳機都內置了數百萬行軟體程式碼,用來控制包括引擎和扶手在內的各種配件。

為了縮小體積、容納更多新零件,行動裝置裡面採用的零件密度越來越高。當維修訊息網站 iFixit 分析許多新手機、像是三星 Galaxy Note8,發現這款產品主要用膠水把零件粘在一起。這樣雖然省去了接合用的元件,但卻加大了維修難度。

廠商也給維修增加了一些不太明顯的障礙。租賃裝置和處於保修期的裝置一直都不允許拆機,但企業現在還經常禁止用戶自行修改軟體。他們還引述了《數位千禧年版權法案》中的一項引發爭議的內容稱,用戶繞過版權保護的行為屬於非法行為。但要開發電子裝置診斷工具,就必須這麼做。

企業還拒絕提供技術訊息、專用維修工具和備件。德沃特一直以來都依靠 iFixit 的手冊、自制工具和翻新件或模仿件。他還加入了一個全球維修商網路,那裡的成員經常會針對如何維修新款行動裝置交換訊息。「如果中國有哪家店知道怎麼維修,我們有的時候甚至會把裝置寄過去。」他說。

iFixit CEO凱勒·韋恩斯(Kyle Wiens)表示,可維修性今後可能變得更加重要。企業不僅希望用戶使用授權維修商,還有越來越多的裝置不再以獨立形式存在,而是借助附帶的一系列服務創造額外營收。

亞馬遜 Echo 等智慧音箱便是典型例子。這家電子商務巨頭雖然可能仍在這款裝置上虧損,但卻可以藉此出售更多其他產品,收集更多用戶訊息,然後利用這些數據提供更多服務,或者發佈更多定向廣告。

手機為何越來越難修?背後竟有這麼多秘密

維修權的重要

廠商會說,如果無法透過其收集的數據變現,健身手環等可穿戴裝置的價格也將遠高於目前的價格。如果用戶很容易修改這種裝置,就會切斷產品、服務和數據之間的盈利鏈條。正因如此,這些廠商才會更加小心翼翼地保護這些裝置。

這些企業表示,限制用戶自行維修(無論是個人用戶還是企業)「有助於保護他們的知識產權,同時也是為買家的利益著想。」例如,蘋果不希望消費者因為在安裝螢幕時打碎玻璃而受傷。如果只有蘋果自己能夠更換 Home 鍵,那就可以避免駭客熟悉指紋讀取系統。

說實話,這並非危言聳聽:以色列的研究人員最近就成功對智慧手機的螢幕進行了改裝,可以用於記錄鍵盤輸入訊息和安裝惡意軟體工具。

然而,難以維修的確有很多弊端。授權經銷商距離用戶通常很遠,收費也遠高於獨立維修商,而且往往解決不了問題。禁止用戶自行維修裝置還會限制創新。農用裝置領域有很多發明(例如圓形灌溉系統)都是農民自己設計的。

生產顧問馬克·沙弗(Mark Schaffer)表示,不能輕易修理裝置給很多地方造成了困擾,因為從智慧手機到洗衣機,越來越多的產品出現故障後都會被直接丟棄,而不再維修。這便會增加浪費和污染。根據德國智庫 Oko-Institut 的統計,該國用於替換故障家電的新家電比例(而非首次購買的家電),從2004年的3.5%增加到2012年的8.3%。

為了扭轉這一趨勢,同時捍衛整個行業的利益,由維修公司、環保組織和慈善機構資助的遊說團體 Repair Association 希望美國立法者能夠出台旨在保障「維修權」的法律,要求各行各業的公司為消費者和獨立維修商提供與授權服務提供商相同的服務文件、工具和備件。

他們希望,一旦有一個重要的州透過這種法律,全國都能跟進——就像汽車行業一樣,馬薩諸塞州在2012年透過了汽車維修權的法律後,促成了汽車廠商與維修商達成了全國性的備忘錄。

立法之所以還沒有通過,是因為 Repair Association 面臨著廠商的激烈抵抗。蘋果的戰略是做好兩手策略。

他們已經向內布拉斯加派遣遊說員。據稱,這些遊說員向當地政客警告稱,這樣的立法會導致大量駭客湧入該州。

與此同時,他們也做出了象徵性的承諾——該公司今年4月宣佈將向授權維修點發送400台螢幕維修機,這樣就不必再把損壞的iPhone發送到中心維修站統一維修了。另外,他們還在投資開發各種技術,簡化產品回收過程——其中就包括專門拆解 iPhone 的 Liam 機器人。

這種做法能否給維修權運動降溫,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此舉反而有可能加快這場運動的進度。在監管制度較為嚴格的法國,如果故意透過產品設計來限制使用壽命,就會面臨最高30萬歐元(35.4萬美元)或最高相當於在法國年銷售額5%的罰款。廠商還必須將產品的大致使用年限告知消費者。政府希望這兩項規定可以促使企業降低維修難度。

背後深意

紐約大學的詹森·舒爾茨(Jason Schultz)表示,世界各地針對維修權展開的爭論凸顯出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在數位時代,擁有某件東西究竟意味著什麼?

他與凱斯西儲大學的阿隆·波扎諾斯基(Aaron Perzanowski)合著了《所有權的終結》(The End of Ownership)一書,在其中描述了企業如何透過各種方法限制人們對自己購買的東西的控制力,尤其是數位產品。「所有者」往往無法轉賣商品,也無法將它與其他數位產品融合起來。

企業甚至開始限制實體商品的買家權利。例如,特斯拉不允許用戶利用該公司的無人駕駛汽車透過 Uber 和 Lyft 等專車平台賺錢(顯然是因為他們很快就將推出名為 Tesla Network 的自有專車平台)。值得關注的是:倘若特斯拉進一步加強對 Uber 不利的政策,究竟會發生什麼情況?

無論如何,所有權的淡化似乎觸痛了左右兩派的神經。「維修並不是個黨派問題。」Repair Association 執行總監蓋伊·戈登-伯恩(Gay Gordon-Byrne)說,他指出,維修權立法已經在多數州獲得了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的支持。

德沃特和威爾斯這兩位內布拉斯加州的居民讓我們得以瞭解背後的原因。德沃特是自由派,他認為自己的生計會因為大公司的政策而受到威脅。而較為保守的威爾斯則認為,不能維修自己的推曳機對私有財產構成了威脅。這兩派人士聯合起來,將會組成強大的聯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users
1.  users (發表於 2017年12月17日 22:28)
這個法案是正確的保障人權的方法,
希望它能夠順利通過,
並且儘快在全球各國跟進立法實施!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