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車、無人車研發「燒錢」洞太大,汽車廠商不得不組隊合作

據CNBC報導,100多年前,英國首相巴麥尊曾說過「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遠的利益」。而最近汽車行業也驗證了這句話。上週福特宣佈,計畫擴大與印度最大汽車公司之一馬恆達(Mahindra & Mahindra)的合作,尋求在先進變速系統、車聯網技術甚至新車開發上進行合作。

電動車、無人車研發「燒錢」洞太大,汽車廠商不得不組隊合作

之前有報導稱,福特和福斯也可能建立新的合作關係。而通用汽車本月宣佈與曾經的對手Honda合作,未來10年投資27.5億美元聯合開發自動駕駛汽車。開發自動駕駛汽車、電動汽車和其他先進技術,在成本及技術上負擔很重,使得這些歷史上一直激烈競爭的公司至少成為亦友亦敵的關係。

他們在組成新的聯盟、組建合資公司和達成合作協議,幫助開發和建造可能需要多年才能上市而盈利需要更長時間的新技術。雖然一些奇特組合的聯盟比其他聯盟更成功,但都有一個共同點。Autotrader的分析師米歇爾‧科雷布斯本月早些時候表示:「這些技術的開發成本很高,不知道何時可普及,何時可收回投資,因此他們需要共同承擔成本和風險。」

福斯約一年前宣佈計畫在2022年前投入400億美元開發自動駕駛和電動汽車,預計到2025年前還將增加投資數十億美元,因為該公司希望在眾多產品品牌,包括從主流的SEAT、Skoda和福斯到獨家品牌奧迪、賓利和藍寶堅尼中加入50款全電動車型。但這家德國汽車公司不是唯一這麼做的公司。

誰都沒那麼多現金

電視節目Autoline Detroit主持人約翰‧麥克羅伊稱:「在電動汽車、自動駕駛和行動服務上都要投入數十億美元,同時在傳統產品線上也要投入數十億美元,沒有哪家公司有這麼多現金。」一些製造商如通用和福特早幾年前就組隊,開發新的省油車型的一些零部件。

其他合作關係可能持續數十年,如戴姆勒公司與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合作了9年,而雷諾-日產-三菱聯盟早在1999年就成立,只是沒有全面合併。雖然每家公司保持獨立,但它們共享部分股權,並通常在很多事情如採購零部件、產品工程設計和生產上合作。2017年該聯盟銷售了1060萬輛汽車,成為世界三大汽車集團之一。

雷諾-日產-三菱聯盟CEO卡洛斯‧格森稱,沒有這種合作這些公司不會走得這麼近,去年「協同效應」帶來了57億歐元收益。本月早些時候在巴黎汽車展的新聞發佈會上,格森和戴姆勒公司CEO蔡澈表示,他們的共同努力節約了大量成本,使得他們能擴大單個產品組合併打入新市場。當世界還未從大衰退中恢復過來時,戴姆勒就與該團體聯手。

賓士和日產

賓士現在使用日產的四缸引擎,在阿拉巴馬州凡思工廠生產汽車。日產的豪華品牌Infiniti也與賓士合作,在墨西哥阿瓜斯卡里恩特建設新工廠。兩家公司在生產新的Smart fortwo和雷諾Twizy上採用同樣的基礎「架構」。

格森表示:「我可以說協同效應非常顯著而且可進一步提高」,蔡澈也稱,他看到合作夥伴有很多「空白領域」去探索。即使短期的小協議也能產生巨大效益。變速系統特別是今天最節能的版本的開發,可能需要數億美元。通用和福特通過組合資源,開發兩種新的自動變速箱時,只用了比各自開發多一點的費用。

當然,並非每個聯盟都能取得計畫中的效果。10年前通用、BMW和當時的克萊斯勒合作開發了新的混合傳動系統。但這種合作遇到很多問題,最終產品不及預期。這些汽車公司迅速放棄了該技術。2005年通用與飛雅特的合作結束,通用付出了25億美元的代價。但這為飛雅特收購克萊斯勒提供了財務支援。

業內專家稱,合作夥伴打算做的事情要有共同的願景只是挑戰之一,另一個挑戰是「確保企業文化能相處」。通用飛雅特合作破裂就是因企業文化不同,戴姆勒克萊斯勒也是如此,但戴姆勒與雷諾、日產和後來的三菱合作就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在10月3日舉行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記者提出的一個大問題之一是,明年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辭去CEO後4家公司的合作是否能存續下去。蔡澈轉向格森,稱:「沒有我們之間的這種默契,可能這種合作就不存在。」但考慮到合作帶來的結果,「我沒看到這種關係的勢頭要改變的理由。」記者還提出類似問題,福特與福斯的合作是否會超越6月簽署的諒解備忘錄範圍,但兩家公司高管很樂觀。

福特全球市場總裁吉姆‧法雷表示:「福特致力於提高企業的適應能力,利用自適應商業模式,包括與夥伴合作提高效率和效益。與福斯的潛在聯盟再次證明我們作為企業變得更有適應力,建立成功的全球產品組合併擴大我們的生產能力。」

正確方向

通用和Honda的聯盟在朝正確方向前進,兩家公司已經合作開發氫燃料電池,該技術被認為是電力電池的可行替代品。基礎硬件由Honda提供,但他們現在必須想辦法在底特律通用工廠量產。按照新協議,Honda將在未來10年投入約27.5億美元,加快開發自動駕駛汽車。這些投資包括向通用在舊金山的自動駕駛汽車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投資7.5億美元,並瞄準在2019年開始投產。

通用總裁丹‧阿曼本月早些時候稱:「我們的使命是大規模安全部署該技術,這需要很多資源,不僅要財務資源而且還有工程資源。」通用前副董事長鮑伯‧魯茲稱,行業開發新技術的壓力很大,建立原先不可想像的商業合作成本並非唯一因素。他表示:「現在汽車公司對插電式混合、純電動、自動駕駛、半自動駕駛的需求很大,但沒有足夠的工程人力供使用。」

現在很難找到沒有某種聯盟的汽車公司。戴姆勒不僅在阿斯頓馬丁公司持股,而且提供V-8發動機和信息娛樂技術。TOYOTA也是如此,與速霸陸合作開發小型SUV。TOYOTA多年來一直難以找到合適的商業計畫使曾經流行的Supra重獲新生,因此轉向了BMW公司。TOYOTA證實明年初推出新的Supra。汽車聯盟也不是一對一的,TOYOTA還與馬自達合作。

TOYOTA與馬自達合作開發了新的電動汽車,並在阿拉巴馬州亨茲維爾投16億美元建設新工廠。「合作競爭」不限於汽車公司之間,科技公司也是如此。日本的軟銀宣佈向通用的Cruise子公司投資22.5億美元。谷歌與雷諾-日產-三菱合作開發新的訊息娛樂系統,整成谷歌Home功能。

AutoTrader的科雷布斯表示,以後會看到更多聯盟,過去幾個月宣佈的聯盟證明,合作「在這些費用高昂的項目上是必要的,可能在短期裡無法獲利。」

資料來源:From Ford to Volkswagen, rivals become frenemies to share the cost and risk of building self-driving cars

本文授權轉載自網易科技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