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Google開發機器人的計畫曾經有一手好牌:「Android之父」安迪‧魯賓,類人機器人專家喬納森·羅森堡,大名鼎鼎的機器人製造商波士頓動力,名動一時的人形機器人Atlas……不過,就在短短五年時間裡,計畫解散重組,再解散再重組。高階主管相繼出走,銷售計畫叫停,幾大王牌公司各自賣身...結果,在今年三月份,Google表示他們又要開始做機器人了......

在3月份,Google AI官方部落格傳出消息,稱Google 內部集結了原機器人計畫中的工程師和研究人員,開啟了一個名為「Robotics at Google」的新機器人團隊。

今天我們就通盤迴顧一下Google與機器人之間的恩怨情仇,並試圖回答這個問題:想要搞定機器人,Google都要攻克哪些問題?

初見:短暫的甜蜜時光

以Deepmind為代表的GoogleAI團隊這兩年大殺四方,軟體演算法出盡風頭的同時,很少有人還會關注Google機器人這個相對冷門的專案了。

其實,機器人專案一開始出身還是很豪華的。

2013年3月,被稱為Android之父的Andy Rubin不再擔任Google Android 部門的主管,他被指派了一項全新的工作——創立一個真正的機器人部門(Android這個字本身就是機器人的意思)。

此後6個月的時間裡,Google就收購了9個機器人公司,其中就包括當時專為軍方研究機器人的Boston Dynamics波士頓動力和設計出機器人M 1的MekaRobotics公司,以及曾在DARPA機器人挑戰賽中獲勝的Schaft。

DeepMind也因為能夠憑藉強大的通用學習演算法幫助機器人之間展開溝通,由Andy Rubin為Google收入囊中。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這輪花費上千萬美元的「買買買」,讓Google擁有了當時世界上最強的工程師和最先進的硬體技術,以兵強馬壯的姿態進入了機器人領域。

Andy Rubin任職的一年間,Google機器人部門發表的相對不錯。

首先是和被收購的機器人公司關係良好,Google這邊不會干涉Boston Dynamics和其他幾家公司原有的研發計畫,通常是看看這些公司的創意,再從中汲取靈感開發自己的商業機器人。

部門內部更是毫無壓力,Andy Rubin在接受採訪時公開表示了,這個部門就不打算在未來幾年內推出任何具有實際意義的產品。

聽起來簡直是份爽缺!但是,正式組建不到一年, Google機器人部門就因為Andy Rubin的離開而陷入混亂,開啟了悲慘的「流浪部門」生涯。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那麼, Andy Rubin究竟是為何出走呢?

一方面是他本人作風問題,對女下屬進行性脅迫而被對方投訴,2014年10月,經Google調查確認後被勸退;更重要的原因是,包括Andy Rubin在內的機器人部門工程師們,都對公司的管理機制有著很多的不滿。機器人部門原本是希望能像Google的抗衰老公司Calico那樣獨立運行,公司對他們能像Andy Rubin一樣「放任不管」。但Google高層卻這個部門進行諸多「行動上的限制」,使得員工們無法大展拳腳。

這不,Andy Rubin一走,Google很快就對該部門進行改造,一邊盤點收購來的公司都做了哪些機器人,一邊思考著如何將其商業化。據說,當時Google就打算讓波士頓動力研發一種由輪胎或者履帶驅動的家居機器人,以幫助人類完成一些基礎性的體力勞動。

這一輪動盪帶來的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收購的合作公司都開始不爽Google管理層,比如Boston Dynamics波士頓動力就從此進入了長達兩年的叛逆期。

波折:頻繁易主的無奈

Andy Rubin走後,Google機器人就被高層作為內部專案一樣任意揉搓。

很快聘請了著名的類人機器人專家詹姆士‧庫夫納(James Kuffner)接替Andy Rubin的職位。

這位學者背景的管理者,顯然是來臨時被抓來幫替死鬼的,剛剛任職不到6個月,Google機器人團隊就進行了第二次重組。這一次的繼任者比庫夫納更不適合這個職位。

Google指派了當時的行銷高級副總裁的喬納森‧羅森堡(Jonathan Rosenberg),取代庫夫納成為機器人部門的新主管。

而他此前卻在摩托羅拉工作,並專注於與施密特合著管理方面的書籍,沒有任何機器人領域的相關履歷。派這樣一個零產業經驗的人來管理一群懷抱著技術信仰的「最強大腦」工程師,不知道是在想什麼才敢下這種派令。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由於一直無法找到合適的主管,專案之間的協作出現問題,Google機器人部門陷入僵局也就是必然的了。

2015年底,機器人部門又被納入到了Alphabet的研究實驗室Google X,打破了外界猜測其要獨立成子公司的想法,開啟了第三次重組。

在重組後的全員大會上,Google X主管Astro Teller大眾宣佈,如果機器人無法幫助Google從實際層面解決問題,員工就會另作安排,被調去做其它的工作。此後,公司高層與機器人部門之間的矛盾就伴隨著壓力進一步發酵。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比如波士頓動力,就在波士頓做自己的事,對加州總部的命令置若罔聞。等到了2016年,雙方的矛盾已經到了連表面文章都懶得做的地步。

這邊Google CEO賴利·佩吉的助手剛剛發表聲明:「(波士頓動力)決不能耗費高於30% 的資源投入到一件需要10年才能成功的事情上,必須在幾年內就開始取得收入來抵消開支。」

那邊波士頓動力的創始人Marc Raibert就隔空回應——「只有我們在波士頓做的事才能帶來終極的產品」。

Google的公關負責人甚至公開表示,(波士頓動力)所引發的一系列問題大多數我們(指Google)都不想回答。希望民眾將Google與網路影片裡的機器人劃清界限,並且不要討論和引發新一輪報導波士頓動力在Google的真實狀況。

和波士頓動力成為命運共同體的還有Meka Robotics。這個同樣是從麻省理工剝離出來的創業公司,其設計生產的能提起約10磅(約合4.5公斤)物體的機械臂,相關推廣計畫也遭到了Google高層的強烈反對而被終止。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由日本東京大學JSK機器人實驗室分離出來的創業公司Schaft,原本以災害現場以及緊急救援機器人為核心業務,並曾經多次贏得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 (DARPA)的機器人挑戰賽。

但被併購進Google機器人部門之後,Schaft也彷彿進入了異次元世界,外界很少獲知他們的產品研發情況。

稍有點印象的亮相,還是2016年受Andy Rubin(你沒看錯,就是前文那個已離職的Google機器人專案創始人)的邀請,參加日本新經濟峰會(New Economic Summit)時展示的一款人形兩足機器人,外形和電影《星際穿越》中的機器人TARS神相似。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故事發展到這裡已經幾乎沒有什麼好猜的了了。Google機器人計畫的「千里之堤」,最終在2018年徹底分崩離析。

終結的過程也十分狼藉。 2017年6月,波士頓動力被賣給了軟銀,Schaft原本也有計畫一同出售,但最終由於某些條件沒能達成一致而失敗。

這之後,Google機器人專案陷入了沉寂。直到2018年11月,Google母公司Alphabet宣佈正式關閉Schaft,算是為這一輪在機器人專案上的努力畫上了一個慘淡的句號。

重生: 軟體主導會是救贖嗎?

所以,當「感情破裂」剛過去了四個月之久的Google又捲土重來,集結原專案的工程師和研究人員組建了新團隊Robotics at Google,雖然已經讓人沒什麼感覺了,但還是有一點問號。

先跟大家說一下新團隊具體都在做些什麼。

重生後的團隊與之前的機器人部門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將重點放在了機器學習領域,透過教機器人開發新技能來提升AI系統和軟體方面的能力。

比如該團隊最新的研究成果,是和普林斯頓、哥倫比亞、麻省理工幾所學院的研究人員合作,開發出的一套TossingBot分揀機。讓機器人手臂可以從一堆東西中挑揀出正確的物體,並將它投擲到相應的格子中。

按Robotics at Google的說法,該機器的靈活性和回應速度比目前最先進的分揀貨系統還要快2倍,非常適合在物流倉庫、配送中心等電商業進行批量部署。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而從新任主管Vincent Vanhoucke的履歷中,曾是幫助Google啟動人工智慧研究部門的負責人之一,不難看出Google這次是想靠「軟實力」讓機器人業務起死回生。

它能如願以償嗎?想要交出高分答卷,恐怕得先搞清楚機器人業務的重難點都在哪兒。

「愛恨交織」機器人

當然,這裡並不能簡單粗暴地得出結論,說Google做機器人不行。畢竟有錢有人有技術的大咖親自上陣都搞不定,其他公司也未必就能遊刃有餘。

Google「三進宮」式的曲折探索,對於智慧型機器人產業或許能帶來一些值得參考的東西,比如:在重金押注機器人專案之前,需要通盤考慮哪些問題?

1.長遠而可靠的戰略規劃。

對於機器人這類技術創新型公司來說,在製造、人力、物力等成本上的支出動輒就上千萬,並且短期內很難獲得合理的產出。

因此,機器人公司往往需要持續性大規模投入來保駕護航。比如1994年以來波士頓動力從DARPA獲得的國防資金,數額就超過1.5億美元。

然而有大量資金還不夠,要完成設計到商業化的整體轉化,還需要堅定的領導力、完善的基礎設施、優秀的產品和市場戰略,以及近乎完美的執行過程。對於初創公司來說,錢之外的東西反而是最難的。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2.「廣積糧,築高牆」的技術研發

那麼,如果財大氣粗如軟銀,糾集起一批頂尖的經理人和工程師,架設在成熟的產業鏈基礎之上,成功的可能性高嗎?從波士頓動力被接盤後兩年的表現來看,似乎也是存疑的。

原因或許在於,機器人只是一個物理載體,背後依賴大量技術研發和實踐,傳統技術如 IT、網路、電信等,新興技術如大數據、新材料、人工智慧等。單一領域的明顯優勢也未必能帶來廣泛的影響力和實用價值。

從新機器人團隊前所未有地重視機器學習演算法的比重,不難看出Google正在重新思考技術與硬體之間的關係。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3.工程師文化與商業回報的平衡

Google機器人專案之所以曲折連連,與工程師文化在內部的強勢不無關係。

創始人賴利·佩吉一直強調要僱傭有工程經驗的人才,並且常常以「改變世界」的技術信仰鼓勵員工。相比其他職位,技術人員在公司總是更受重視。

之前就發生過三千多名員工與上百名學者集體上書,抵制Google與五角大樓合作的事情,結果是數十名員工離職,CEO決定取消合約。

誠然,科技公司秉承「技術至上」理念是天然正義,但這也使Google的產品很容易就脫離真實的應用需求,體現在機器人專案上,就是毫無使用者體驗可言。

儘管Google高層曾經試圖透過聘請更懂商業的職業經理人、內部推行以商業化為考量標準的「牙刷測試」、與開源機器人基金會(OSRF)合作等等方式,來平衡技術發展與商業回報之間的關係,但都遭到了來自工程師們的阻力。

在這樣的反作用力之下,Google的機器人性能越強大,反而距離大眾越遙遠,被市場所拋棄也就不足為奇了。

早先波士頓動力的機器人影片流出之後,很快就遭到了來自普通民眾和媒體層面的種種質疑,比如是否會搶走人類的工作?會不會有恐怖襲擊的危險?Google自身也不得不緊急公關,與這些不接地氣的機器人劃清界限。

顯然,Google也意識到了這一問題,並且試圖在新的機器人專案中將技術創新與市場需求緊密黏合。比如最新推出的拋投機器人 TossingBot,就清晰地聚焦於倉儲這樣的特定場景任務。

屢敗屢戰的谷歌機器人計畫,都交了哪些學費?

根據工研院IEK的研究報告預估,預計至2021年,全球智慧型機器人的市場規模將增長至336億美元。

Google、亞馬遜、微軟、騰訊以及許多初創公司都紛紛投入到了機器人領域。但依據當前市場情況來看,能夠進入市場的商業化機器人少之又少。從這個角度看,在如何將機器人從實驗室帶入真實世界的話題上,沒有人比Google踩過的雷、交過的學費還多了,它可能是有希望最先突圍的那一個。

重新出發的Google機器人計畫能挑戰成功嗎?結果或許依然成謎,但它的一舉一動,絕對值得其他機器人公司借鑑並從中受益。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