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David Gibson從暴雪離職,發推表示:“……這是我留在暴雪的最後一天。不幸的是,你們永遠看不到我們在過去兩年裡做了些什麼了——這就是遊戲開發。但至少我們還有《鬥陣特攻》:)”。顯然,這已經是在“明示”有一個大家不會知道的遊戲胎死腹中了。

根據David Gibson的領英頁面,我們可以看到這位動畫師於2017年7月開始加入了暴雪的一個神秘未公佈計畫,為其工作至今已近兩年。關於這個計畫的實際內容,因為涉及到保密協議,David沒有過多透露。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但頑皮狗動畫師Jonathan Cooper在推特上問他,“為啥你的計畫被取消了,但我沒在Kotaku上看到相關消息?(遊戲媒體Kotaku以爆料業內秘辛聞名)”時,知名“舅舅”、Kotaku編輯Jason Schreier卻突然出現在這條推特下面回覆:嗯……還不是時候。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Jason還在Resetera論壇上留言,稱《暗黑破壞神4》和《鬥陣特攻2》(不是最終名稱,只是代指)都還活得好好的,本次被砍掉的計畫與這兩個IP的新作沒有關係。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但畢竟這個計畫確實消失了。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新上任的暴雪總裁J.Allen Brack在五月份曾表示“暴雪目前正在開發的計畫比公司歷史上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當然,現在少了一個。

對於暴雪而言,將自有IP拓展為不同的遊戲類型(比如《爐石傳說》之於《魔獸世界》)是目前最主要的開發戰略,Jason透露的《鬥陣特攻2》就是這個戰略的產物之一。

大量開發的背後,就是隨時隨地的犧牲。根據暴雪執行製作人Allen Adham在去年嘉年華期間接受採訪的說法,“大概有50%的暴雪遊戲都在發行之前被取消了”,這種策略是因為“我們只發行真正令人驚嘆的遊戲”。這些“死去”計畫的素材也不會浪費,而是作為遺產來幫助其他遊戲的開發。

Allen Adham還提到,暴雪曾為動視的其他工作室演示過這種“孵化流程”,包括Infinity Ward、Treyarch和Sledgehammer(均為《決勝時刻》的開發組)都被暴雪“上過課”。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從今年的情況來看,動視確實學得不錯——Jason上個月曾爆料原定明年、由大錘組(Sledgehammer)主導的《決勝時刻》新作取消,開發中的內容交由Treyarch接盤。

當然,這些動視暴雪下的“大棋”,影響到玩家已經是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的事情。最先受到調整的,還是廠商內部第一線的人員。

十幾個小時前,文章開頭提到的動畫師David Gibson和朋友們用過了最後一頓午飯,然後離開了暴雪,就像其他被裁撤計畫的員工一樣。

前鬥陣特攻高級動畫師爆料:暴雪又砍掉了一個開發兩年的遊戲,動視大概也在“有樣學樣”

 

  本文授權轉載遊研社原文連結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