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貿易戰升溫,日本嚴控這三種關鍵原物料讓韓國晶片廠急找新貨源

據路透社報導,業內人士表示,由於日本和韓國的貿易戰突然升級,韓國晶片製造商和日本化學供應商正忙於規避日本政府實施的出口管制。日本上週表示,將停止向韓國出口三種原物料的優惠待遇,要求出口商每次想要發貨都要獲得許可,這個流程需要大約90天的時間。

該限制適用於日本占市場主導地位的三種材料:用於將電路圖案轉移到半導體晶片上的光阻劑(Resist);在晶片製造過程中用作蝕刻氣體的氟化氫(Eatching Gas);用於智慧型手機顯示螢幕的含氟聚醯亞胺(Fluorine Polyimide)。

韓國半導體與顯示技術協會會長Park Jea-gun表示,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正尋求從台灣或中國等地購買更多此類材料。他補充稱,這包括探查日本以外這些材料可能存在過剩庫存的國家的企業。

SK證券分析師金永佑(Kim Young-woo)表示,各家晶片製造商已向日本以外的供應商經營的工廠或合資企業派出銷售團隊,以獲得日本限製出口材料的存貨。

三星公司表示,它正在評估一系列措施,以將日本的限制措施的影響降到最低。據三星的發言人稱,公司的副董事長李在鎔週日前往東京。該發言人拒絕提供公司正在採取哪些措施方面的進一步細節。

SK海力士拒絕發表評論。

儘管目前尚不清楚日本方面究竟會在多大程度上放緩出口審批進程,或者是否會轉向實施禁令,但韓國晶片製造商擔心,這種局面可能演變成一場全面危機。

韓國一家晶片製造商的消息人士表示:「這些材料,我們無法迅速地在其他地方找到,也買不到。」由於此事的敏感性,該消息人士拒絕透露姓名。「即使我們在日本以外找到替代品,我們也必須對其進行測試,以確保品質足夠好,能夠生產出高產量的晶片。」

對其中兩種材料來說,儲備並不是可行的選擇。氟化氫是劇毒的,而光阻劑則會迅速變壞。

韓國晶片製造商的大部分材料都依賴於日本,不過它們也從中國進口了一些氟化氫。專家們說,對於其中的一些材料,它們最多備了4個月的庫存。

供應商的努力

這場糾紛源於日本政府對韓國政府對其法院去年10月做出的一項裁決不作為感到失望,該裁決要求日本金屬公司新日鐵賠償被強迫勞動的勞工。這兩個鄰國有著一段痛苦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10年至1945年日本在朝鮮半島的殖民統治時期。期間,日本企業在當地強迫使用勞動力,強徵慰安婦。

日本方面稱,強迫勞動問題已經在1965年兩國恢復外交關係時得到了完全解決。

雙方的爭端也沒有緩和的跡象。上週,日本威脅要將韓國從最低貿易限制國家「白名單」上除名,該舉可能會導致更廣泛的適用於武器生產的材料受到出口限制。

JSR Corp發言人表示,在日本供應商中,JSR認為它可以從其比利時工廠供應部分光阻劑。

東京公司Tokyo Ohka Kogyo發言人表示,公司在韓國有一家工廠,可以「暫時」向韓國客戶供應光阻劑。但該工廠必須要從日本採購一些材料來生產光阻劑,因此一旦目前的庫存用完,出口限制將會減緩供應。

Stella Chemifa在韓國有一家合資工廠,可以向韓國客戶供應氟化氫,但該公司拒絕就這家合資工廠能滿足多少客戶的需求發表評論。據該公司估計,它目前控制著70%的高純氟化氫市場。

據日本媒體報導,日本生產的含氟聚醯亞胺約占世界總產量的90%。根據一份政府報告,該國還占據全球大約90%的光阻劑產量。韓國工業數據顯示,今年前五個月,韓國從日本進口了1.44億美元的光阻劑、氟化氫和含氟聚醯亞胺。

日本對光阻劑的出口限制只適用於那些基於一種被稱為極紫外光刻或EUV光刻的先進技術生產晶片時使用的光阻劑。但分析人士說,這可能會阻礙三星利用這項技術追趕競爭對手台積電的努力。

韓國計畫投資本國工業,自行開發上述材料,但短期內,除了日本的供應以外,還無法輕易找到替代品。

野村證券(Nomura)分析師Shigeki Ozaki表示:「對於這些高科技材料,你需要積累選擇原物料、將它們適當組合、控制溫度等方面的知識。」

「大多數技術訣竅都隱藏在黑盒子裡。」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