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實驗室用遊戲幫農民防治豬瘟

遊戲能幫助科學家做什麼?答案很多:訓練人們少吃甜食、尋找蛋白質結構,甚至可以改善核武器相關的戰爭決策。但是在看到《獸醫尖端科學》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之前,我未曾想過,遊戲還能幫助遏制豬瘟。

非洲豬瘟近兩年來已經演變成為世界級的嚴重問題。這種只影響豬的傳染病在諸多歐亞國家爆發,導致了大規模的豬肉減產——由於非洲豬瘟,光中國今年就減產近2億頭豬。

美國雖然尚未爆發非洲豬瘟,但身為重要的豬肉產出國,頗具危機意識。去年,美國農業部向佛蒙特大學撥款740萬美元,用於動物疾病研究。而在佛蒙特大學內部,此項研究的關鍵部分就是建立一個遊戲實驗室,全稱是「UVM Social-Ecological Gaming and Simulation Laboratory」(佛蒙特社會生態遊戲和模擬實驗室)。

大學實驗室用用遊戲幫農民防治豬瘟

很大程度上,這是迫不得已之舉。

人類至今未能研製出能治癒非洲豬瘟的藥物和能防範非洲豬瘟的疫苗,目前各國政府只能採取「及時報告並撲殺」的措施,簡單粗暴地把病豬全部殺光。在這一過程中,最重要的環節並非政府或者防疫部門,而是實際養著這些豬的農民。

「我們已經認識到人類的決定對於防止豬瘟蔓延至關重要」,加州大學研究員加布里埃拉說,「最終能否控制這些疾病,取決於生產系統中決定是否遵守生物安全規定的人。」

一方面,農民的教育程度不高,很難判斷自家的豬到底得沒得瘟疫;另一方面,即使發現了症狀,為了規避經濟損失,農民也傾向於不向報告防疫部門,而是自己偷偷把病豬丟掉。

為了研究農民的行為在動物瘟疫爆發中的具體作用,佛蒙特大學的研究人員設計了一系列電子遊戲。這些遊戲基本是都是模擬經營類型,玩家在遊戲中扮演養豬的農民,需要在一系列風險場景下為自己的養豬場進行決策。

遊戲的畫面 

遊戲中,玩家的養豬場會有一定幾率爆發豬瘟,玩家可以採取措施,向政府報告防疫部門撲殺可能得了瘟疫的豬,這部分豬就會被損失掉,只能拿回一些補償金;當然,玩家也可以選擇不向政府報告,如果沒有爆發豬瘟,最終就可以拿到更多的金錢——但是如果爆發了豬瘟,就只能顆粒無收。

玩家的收入 

除了對農民的向政府報告與否進行預測,研究人員還想知道農民到底是如何看待動物瘟疫的來源,又是如何進行自己的預防的。在他們設計的遊戲中,玩家可以選擇多種途徑來避免自家的豬得到豬瘟,例如經常幫豬洗澡,打掃乾淨豬舍等等——實際上這些措施對於防止非洲豬瘟都沒什麼作用,絕大部分時候這種瘟疫完全來源於外部傳染。

大學實驗室用用遊戲幫農民防治豬瘟

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進行試驗的玩家其實和農民沒什麼太大 分別,他們對於如何防治瘟疫都沒有什麼科學的認識,因此研究者認為玩家在遊戲裡採取的防治措施能夠一定程度上反映農民們的行為。

目前的遊戲結果確實給了研究者不小的啟發。他們發現,在豬瘟風險只有5%的情況下,很多玩家都選擇最大化收益而不是採取措施規避豬瘟;然而當風險率不用具體數字呈現,而是模糊的「低風險」時,80%的玩家選擇了遵守生物安全規範。這可能說明在向農民宣傳豬瘟的危害時,用模糊其詞的形容詞比告訴他們清晰的數字要更加有效。

研究人員們正在計畫開發更多的遊戲,以期有一天研究成果能夠幫助農民們徹底擺脫豬瘟的危險。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