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是二倍速的遊戲玩家嗎?劇情都按「ESC」跳過、對戰不看過場直接跳結果

現代人的時間是越來越寶貴了。自從人們發現看劇的時候把播放速度調到2倍速,能節省一半的時間,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一直都在浪費人生。而相比於看劇,遊戲可能是更加殺時間的娛樂方式。所以遊戲玩家很早就懂得了加速遊戲來省時間,想出了各自的方式壓縮遊戲時間,完成自己的「二倍速播放」。這是現代玩家的自我修養。

加速功能在手游中很常見了,如果一些手游中缺了2倍速、3倍速的功能,反倒會讓人覺得是功能的缺失。

一些單機遊戲中也是有加速操作的,比如《超級機器人大戰》可以加速播放戰鬥動畫,甚至跳過戰鬥動畫直接看結果(不過,玩超級機器人大戰的目的不就為了看這些機器人的招式嗎?跳過這些動畫還玩它幹嘛?)。一些Galgame裡可以按住Ctrl鍵快進,再比如動作遊戲裡按住加速鍵衝刺,都能為玩家省下一些時間。

而像是《大都會:天際線》《模擬人生》這樣的經營模擬類遊戲,加速幾乎是必備的功能。

現代遊戲玩家的二倍速人生

對於本身不帶加速功能的遊戲,還有人在上個世紀發明出了加速齒輪這種神器,可以大大加快角色的移動、戰鬥速度,雖然它多半情況下是用來作弊的。

不過,加速省時間的方法依然只適用於部分遊戲和部分玩家,更直接的方式是在遊戲過程中選擇「跳過」。

比如我的室友小蔡,他很喜歡玩遊戲,但對遊戲的劇情並沒有很大的興趣,所以他很喜歡在玩遊戲的時候跳劇情。

不論是任務對話還是過場動畫,只要他不感興趣的統統跳過。即使不能跳過,也會反覆的點擊確定鍵讓對話快一點結束。

上週他新入坑了某韓國網遊,一個週末都泡在裡面。這個遊戲的設計讓他很滿意,任務可以一鍵尋路,對話也可以直接跳過,就這樣點點點,砍砍砍,兩天下來他已經趕上別人一週的進度了。但問題是,他完全不知道遊戲講了個啥故事,自己的角色在哪裡,在幹什麼。

事後他摸著後腦勺和我說:「這種遊戲的劇情本來也不重要啦。」

現代遊戲玩家的二倍速人生

有的人會跳過遊戲的教程、開場CG,有的人會跳過遊戲結尾的演職員表。一些遊戲也為了方便玩家特意在這些地方安排了跳過功能。

但也有製作人不喜歡讓玩家跳過的,比如在《南方四賤客:浣熊俠聯盟》中,如果你選擇跳過遊戲的開場動畫,旁白先會說這段很重要,別跳。再次選擇跳過,他會讓你不要打斷他。反覆選擇跳過,他會說你是個混蛋。瘋狂選擇跳過,他最終會妥協,讓遊戲跳過——到結尾畫面,遊戲直接結束……

我的另一個朋友則相反,劇情對話絕對不跳,但對戰鬥部分卻沒有很大的興趣,玩遊戲總是用最簡單難度,即使是開放世界遊戲,支線任務也基本不做,就是想盡快把劇情接上。

也許有人覺得跳過劇情或者戰鬥不好,但就像文藝片一樣,有的人喜歡,但有的人就是看不進去。說到底跳過與否是個人興趣和選擇的問題,並無對錯之分。

明明心裡不喜歡看文藝片,還痛苦的去電影院睡覺,這樣的形式主義問題更大。

我們無法控制時間,但是可以控制自己玩遊戲的方式。

按照自己的需求來調整遊戲的速度,是現代玩家掌控時間的一種方式。

 

2

遊戲玩家幻想過,等自己有了時間,把買的遊戲都玩一遍。

看看你的Steam裡那些從來沒安裝過的遊戲,就知道幻想最終還是幻想。

遊戲太多,還是得根據價值取捨。

遊戲的價值不是獨立存在的,而是經常要與時間一起參考。

就像很多人用看劇的速度倍數來評價劇的好壞。玩家也會下意識根據遊戲的價值與耗時比例,對遊戲進行篩選。

類似吃雞、Moba這種沒有長故事線,隨時可以開始,玩幾局就可以結束的遊戲,成為大眾的新寵。移動遊戲因為可利用碎片時間,也更容易被接受。

你也是二倍速的遊戲玩家嗎?劇情都按「ESC」跳過、對戰不看過場直接跳結果

輝哥是我大學同學,本來從前很喜歡玩主機和PC遊戲,但他上次和我一起玩遊戲還是去年初的事情。

後來他結了婚,生活美滿。他把更多的時間拿出來陪家人,料理家務,平時沒有時間玩大型遊戲,也沒有那個心情。偶爾玩遊戲也是單純的放鬆一下,不想思考更多的事。

他的遊戲時間基本集中在每天上下班的地鐵上。每天背著個Swtich或PSV,來回能玩一個多小時。雖然這樣並不是盡興,但他卻很滿足了。

「多虧我家住的遠,已經通關了好幾個遊戲啦。」

最近他又自豪的和我說,自己通關了上一代的《德軍總部》。

我問他為什麼想起來填這個坑,他說自己好不容易騰出了一整個週末,準備好好的玩兩天遊戲。

因為這個遊戲流程短,就選了,通了關之後感覺很充實。

過去我們選遊戲都希望流程長一點。現在要在遊戲時間前面打一個問號?流程長是不錯,但我有時間去玩嗎?

現實中的遊戲玩家,是無比糾結的。早上興沖沖的打開遊戲,再抬頭時發現已經天黑,那種突然被空虛包圍的心境,讓你懷疑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一個朋友曾和我說,他每次玩長劇情的遊戲時都有一種壓力,因為知道一玩一天就過去了。

所以他每次都想把時間再利用得充分一些,於是就左邊擺著手機,右邊擺著ipad。一邊玩遊戲,一邊刷手機,一邊看劇。

雖然總是玩著玩著就忘了手機,也完全不知道劇裡演了什麼,但他就是覺得這樣才能讓內心安穩一些。

對時間的緊迫感在改變我們的遊戲習慣,也在改變遊戲本身。

 

現代遊戲玩家的二倍速人生

 

3

有人說看看現在的玩家多麼浮躁,都沒法平心靜氣的玩一款遊戲。

問題是,不是所有的遊戲都值得我們的時間。

前面說到的小蔡也不是從來不看劇情的,他只是跳過自己不喜歡的部分。

有一次,我偶然看到他玩《巫師3:狂獵》的時候居然沒有跳劇情,甚至沒有讓對話快進。看到我驚訝的表情,他倒是一本正經的說:「這不是很正常嗎?跳了我就不知道後面講啥了,而且遊戲用心做的配音不聽完也可惜了。」

對於另一些玩家來說,浮躁與否並不重要,能玩遊戲本身已經是一種奢侈了。

我表弟不久前剛找了一份新工作,外企,工資高,前景也不錯。之前他是個很貪玩的人,每個月都會通關幾個遊戲,市面上的大作基本上一個不落。

但他告訴我,上班之後他已經一個多月沒有碰遊戲了。

他說新工作壓力不小,現在回到家累得根本不想玩遊戲,拋去吃飯、做家務和其他雜事,剩下的一兩個小時,還得找時間鍛鍊身體,學習專業知識,瀏覽下新聞跟進時代脈搏。

我說,時間就像是雙下巴,擠一擠總是有的。就算每天玩半個小時,1個月也能通關一兩個遊戲吧。

但他不喜歡這樣割裂是體驗,沒有整段的時間,寧可不玩。

他說今年只準備玩一款遊戲,就是小島秀夫的《死亡擱淺》,到時候他會請幾天假把自己關在家裡集中攻關。

「其他的等以後有時間了再說吧。

他並不是不想玩遊戲,只是他意識到相比於手頭的遊戲,可能還有更重要、更值得投入時間的東西,那個東西也許是一本書、一部電影,也可能是工作、家庭和生活的點點滴滴。

加速遊戲到了極限,就是不玩遊戲。

 

4

有人曾問我,玩遊戲是不是在浪費時間?

我反問他,遊戲對你來說是什麼?

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是否虛度取決於你如何定義它。

生命如此寶貴,有人覺得看書看劇是浪費時間,有人覺得逛街是浪費時間,還有人覺得多睡一小時覺都是浪費時間。

玩遊戲是個耗費時間的事,為了家人我們壓縮了遊戲的時間,為了生活我們改變了遊戲的方式,為了工作我們遏制了玩遊戲的慾望。

我們覺得遊戲好像在離自己遠去,曾經的夢想和熱情在現實的重壓下變了形。

但其實,這時的我們才真的明白遊戲對自己是多麼重要。

沒有任何事可以動搖生活、家庭、工作的地位,每個人都明白。但我們依然在給遊戲做著無謂的加減法,試圖給它騰出一個空間。

加速遊戲不是準備拋棄遊戲,而是在試圖讓它留下來。

雖然俗話說,走得太快就錯過了沿途的風景。

但科學告訴我們,之所以能欣賞到風景,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以每秒29.7公里的速度,和世界做著同步的公轉運動。

時間匆匆,從沒有為任何人放慢腳步。

身處在一個不斷加速的世界中,我們二倍速的奔跑,只不過是希望讓這個世界在眼前停留得久一些。

 

 

使用 Facebook 留言

windless
2.  windless (發表於 2019年9月10日 11:16)
你曾經覺得遊戲變了,變浮躁了,變快餐了。
然後你反省自己,認為是自己心態變了、老了。
直到你再次遇到讓你玩下去就變回孩子的遊戲,你才發現:
是的,遊戲變了。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