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眼鏡宣佈將終止個人消費者服務,正式淡出你的生活圈

賴利·佩吉和謝爾蓋‧布林在數天前宣佈離開 Google 和Alphabet管理層並將大權交給桑德爾‧皮查伊,而後者的首個重要舉措之一似乎是放棄 Google 眼鏡的非企業用戶,因為這群自2013年以來花費1500美元購買設備的個人用戶將無法接入 Google 服務。

Google 日前透過官網確認迎來了「最終版本」 。

他們在版本說明中寫道:

這一版本更新移除了在2020年2月25日之後透過 Google 眼鏡使用你的 Google 帳戶的需求和能力。它同時移除了 Google 眼鏡與後端服務的連接。這一版本更新現在已經可用並且應該安裝,以便你可以繼續使用設備而不會遭遇問題。這一版本更新僅適用於Glass Explorer Edition設備。它不影響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設備。

在推出時,Google 眼鏡的核心功能包括 Google 搜尋、Gmail 和現已淘汰的 Google +,並且提供了適用於 YouTube 和 Hangouts 的各種應用。開發者同時為這款設備創建了各種各樣的應用程式,允許用戶執行諸如共享影片,創建待辦事項列表等操作。

設備依然可以透過韌體更新繼續使用(但這會令 MyGlass 應用不可用),但終止核心 Google 服務的支援表明,對 Google 而言,Google 眼鏡的消費者市場已經消亡。目前,這家公司已經將Google眼鏡推向企業用戶,放棄了一開始設定的消費者市場。

Google眼鏡從興到衰,哪裡出了錯?

自從 2012 年發佈以來,Google Glass 就被認為是一款殺手級的產品。從技術宅到公司主管,從廚師到時尚達人無不趨之若鶩。它為一個新的可穿戴設備類別定下了行業標準。

當年,《時代》週刊稱它為「年度最佳發明」。《Vogue》雜誌為它寫了一篇12頁的文章。Google Glass 出現在各大新聞中,世界各國的領導人都在試用它,英國的查理斯王儲也戴了一副。還有主持人 Oprah、歌手 Beyoncé、演員 Jennifer Lawrence 和 Bill Murray 都在使用。

Google眼鏡的推手是她,最後讓Google眼鏡退場的還是她
▲英國查理斯王儲佩戴Google Glass

在 2012 年的紐約時裝周,設計師 Diane Von Furstenberg 還特意炫耀了一下她的紅色 Google Glass,並讓模特戴著顏色不同眼鏡走秀。後來,在一段精心製作的影片中,von Furstenberg 戴著一副全新設計的 Google Glass,對 Google 設計師 Isabelle Olsson 說:「我們向世界展示了 Google Glass。」

Google眼鏡的推手是她,最後讓Google眼鏡退場的還是她

紐約客》發表了一篇長達 5000 字的文章來介紹佩戴這款新設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其作者是一位所謂的 Google Glass 測試者,即 Google Glass Explorer。在這篇文章中,Gary Shteyngart 生動地講述了他在 6 趟火車上向人們即興介紹這款產品的場景。一位商人曾問他,「這就是那款眼鏡嗎?」另一個大學生說,「用起來實在太過癮了,你真幸運。」

在2013年,為了宣傳這款設備,Google 聯合創辦人布林甚至罕見地走上 TED 講台。但隨著他的退出,Google 對這種裝置的熱情似乎已流失了不少。

當然,目前 AR 的主要市場是企業領域,但如果因此就斷言不適合消費者市場似乎有點過頭,尤其是如果你是花費了1500美元並在這數年間一直作為 Google 測試的對象。在2013年,Google 眼鏡僅接受邀請購買,而且 Google 甚至要求這些用戶撰文解釋為何你要購買這款設備。

但除了多年來一直被人鄙視惡搞之外,你最終的「獎勵」只是官方的放棄,而且是透過一紙毫無感情的版本更新說明。 Google 甚至設立了期限:韌體更新僅在2022年2月25日之前可用。

AR 行業正在不斷發展,消費者市場不乏智能眼鏡的選擇,但對於早期那些熱情擁抱 Google 眼鏡的消費者(或 Google 所說的「探索者」)來說,Google 的做法有點像是無情的背叛。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