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是如何在短短兩個半小時內將病毒傳染給52人的?

據外媒報導,研究人員幾週前提出理論,僅僅是說話就足以噴出攜帶病毒的飛沫,這些飛沫可以傳播新型冠狀病毒。越來越多的模型表明,在咳嗽或打噴嚏後,以及在說話時,飛沫是如何在空氣中傳播的,而最近的一個模型,實際上測量了一個人在大聲說話時可以噴出的病毒量。

同樣的研究表明,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裡,空氣的流通可能會促進COVID-19氣膠傳播的擴散,並可能增加該區域內其他人的感染風險。更多的研究證明,病毒可以在某些表面上存活數小時到數天,所以當一個人說話、打噴嚏或咳嗽時,周圍的一切都可能被含有傳染性病毒顆粒的飛沫污染。

所有這些研究證明的是,無論是否有封鎖措施,都要保持社群距離,而尤其是在你必須要進入到你會與其他人接觸的地方時,口罩的使用是最重要的。另外,建議大家儘量勤洗手,尤其是在接觸到別人接觸過的物體或表面後,更要注意洗手。

但是,早在3月初至3月中旬,當時還沒有這些數據,也不知道COVID-19有多容易被感染。一項新研究顯示,一名無症狀的合唱團成員參加了兩個半小時的課程,卻讓61名同事中的52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兩人最終死於COVID-19併發症。

一個人是如何在短短兩個半小時內將新冠病毒傳染給52人的?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在其網站上發表了這項全新的研究,研究人員分析了位於華盛頓州斯卡吉特縣的合唱團的感染情況。該研究報告解釋了事情的經過。

該合唱團的一名成員在3月7日左右開始出現了類似感冒的症狀。三天後,這位成員參加了合唱團持續兩個半小時的練習。有幾位成員早早地來到了現場,將椅子擺放在六排,每排20張椅子,間隔6-10英吋。由於122人的隊伍中只有61人參加了練習,所以期間有些人和其他人分開坐著練習了40分鐘。

然後,他們分成兩組,分別進行50分鐘的練習。每組都搬到一個小一點的房間,留在更大房間的那組的人把座位搬到旁邊。小房間裡的人坐在旁邊的長椅上。他們有15分鐘的休息時間,然後在原來的座位上重新集合,進行最後一次45分鐘的聯合練習。練習結束後,每個成員都把自己的椅子放回自己的座位上,然後圍著椅架轉了一圈。沒有人報告與會者之間的身體接觸。

參加者在練習後的1至12天內開始出現症狀。53名患者中,有3人住院,2人在發病後約兩週後死亡。研究報告指出,其中19人被列為疑似病例,但沒有尋求檢測以確認病情。值得注意的是,川普政府直到3月13日才宣佈美國因新冠病毒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這項研究總結表示:

「超級傳播者事件的可能性凸顯了物理距離的重要性,包括避免大型群體聚集,以控制COVID-19的傳播。加強社區意識可以鼓勵有症狀的人和患病者的接觸者進行隔離或自我隔離,以防止持續傳播......

這次爆發的COVID-19的復發率很高,這表明SARS-CoV-2可能在某些場合,包括集體歌唱活動中具有很強的傳播性。這突顯了在這次疫情中,保持身體距離的重要性,包括保持人與人之間至少6英呎的距離,避免集體聚會和人群密集的地方,在公共場合戴上佈口罩等。

說話就足以讓飛沫在空氣中傳播,更不用說唱歌了。接觸到物體的表面,也被認為是一個危險因素。

參加合唱練習的人有多次近距離接觸進行的飛沫傳播機會,而唱歌的行為本身也可能導致SARS-CoV-2傳播。說話時的氣膠傳播與發聲的響度有關,某些人釋放的顆粒物比同齡人多一級,被稱為超級發射器,也被推測為事件的促成因素。成員們進行了長時間的接觸,在坐在離對方6-10英吋的地方唱歌,可能會造成氣膠傳播。」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