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大喝酒時,你的大腦發生了哪些變化?

喝酒真的能緩解壓力嗎?對於一些人來說,確實是這樣的。但是,如果一個人長期依賴酒精來緩解壓力,則會適得其反,最終變得更加焦慮。

當疫情在美國各地開始流行時,酒精飲料的銷量也開始飆升。據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援引的數據顯示,啤酒和葡萄酒的銷量分別提升了32%和47%。烈性酒和雞尾酒混合飲料的銷量增長更快。面對可能會長期「宅在家裡」的限制,許多美國人似乎想把家裡的酒櫃裝滿酒。

這並不奇怪,艱難時期需要的是烈性飲料,電影中窮困潦倒的英雄橋段都是這麼演的。撇開好萊塢的電影不談,認為酒精能幫助人「放鬆」的想法在美國和歐洲都很普遍。

「人們普遍認為酒精可以減輕壓力,」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心理學和精神病學教授、酒精研究員麥可·塞耶特博士(Michael Sayette, PhD)說。他說,根據臨床醫生的調查,普通消費者和許多醫生都相信這一點。他還說,酒精能「鎮靜神經」的觀念由來已久,在他的一些文章中,塞耶特(Sayette)引用了希臘詩人阿爾凱奧斯(Alcaeus)的話「我們絕不能讓我們的靈魂屈服……最好的防禦方法就是調酒,然後把酒喝個精光。」

這些古老而頑固的信念背後是有一些道理的。「酒精是麻醉劑,」意思就是它能減輕疼痛,耶魯大學醫學院壓力中心的創始主任瑞吉特·辛哈(Rajita Sinha)博士說,「從生理上講,酒精對身體的壓力感受有很大的影響。她解釋說,在某些情況下,酒精會減弱大腦和身體對壓力事件的反應。

2011年發表在《酒精中毒》(Alcoholism)雜誌上的一項研究發現,緊接一項公開演講任務之後,壓力荷爾蒙皮質醇的血液水平往往會飆升。但是,如果參與研究的人在完成演講任務後立即喝下相當於兩杯酒的量時,他們的皮質醇反應就被抑制了。《變態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2009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將人們的血液酒精含量(BAC)提高到0.08%的水平可以降低他們對電擊的「驚嚇反射」。

還有證據表明,酒精可以增強某些神經化學物質的作用,其效果類似於安定或阿普唑侖等降低焦慮的藥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迷幻與意識研究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Psychedelic and Consciousness Research)的博士後研究員馬努基·道斯(Manoj Doss)說:「酒精和苯二氮平類藥物有類似的作用,它們都能調節GABA-A受體。」他解釋說,GABA是大腦中主要的「抑制性」神經遞質,也就是說它會降低大腦活動。酒精可以促進GABA的活動,這可能部分解釋了為什麼在緊張的一天結束後,小酌一杯可以平息焦慮。

雖然這些研究結果支持了酒精可以減輕壓力的觀點,但背後的原因還有很多。塞耶特(Sayette)說:「50年來的實驗室研究表明,酒精減輕壓力的機理比人們想像的要復雜得多。我們發現,這不是一種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方法。我們還在嘗試回答一些問題,比如在什麼情況下,對什麼人來說,酒精能緩解壓力。」

根據2011年《酒精成癮行為神經生物學》(Behavioral Neurobiology of Alcohol Addiction)上的一篇綜述,大量飲酒實際上會導致血液中的皮質醇水平上升,而不是下降。此外,大量飲酒會導致心率和血壓升高。構成「重度飲酒」的酒精量因人而異。但是塞耶特(Sayette)說,長期飲酒者經常依賴喝酒來緩解壓力,他們對酒精的反應可能與少量飲酒者或不經常飲酒者不同。

塞耶特(Sayette)說:「如果你習慣透過喝很多酒來減輕壓力,那麼你大腦的化學物質就會發生改變。而大腦正常的非酒精狀態開始改變,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讓人變得更加焦慮。這種新的焦慮會進一步刺激人飲酒,所以壓力和酒精會產生雪球效應。」

耶魯大學的辛哈贊同這些觀點,他說,當一個人習慣了透過飲酒來消除壓力,那當他們不能喝酒時,就可能會感到焦慮或不安。他們可能需要越來越多的酒來達到以前的鎮定效果。「很少有數據表明酒精的抗壓力作用是持續的,」她說。

對於那些在緊張的一天後,只喝一杯雞尾酒、啤酒、或葡萄酒的人呢?塞耶特(Sayette)說,無論是益處還是壞處,這種量的酒精的藥理作用可能是微乎其微的。他解釋說:「多年來,大多數研究都是關於醉酒或接近醉酒的酒精量,而一兩杯酒的酒精含量低於醉酒的酒精水平。」上述一些研究表明,在這種水準下,酒精可能有助於降低一些焦慮或壓力的指標,但益處是微乎其微的。

酒精對抗壓力的魅力可能很大程度上源於人們飲酒時的態度和行為。塞耶特(Sayette)說:「如果你相信酒精會讓你感到放鬆,那麼一旦你打開酒瓶或把那酒放到唇邊時,你可能會開始感到放鬆。」換句話說,這裡面有心理因素在起作用。他還指出,許多人在喝酒時都會處於比較放鬆和平靜的狀態,比如坐在舒適的椅子上,或者聽著音樂。他們不再查看電子郵件,而是和朋友或室友聊天。塞耶特(Sayette)說:「喝酒通常是這些其他放鬆行為的催化劑。」

對一些人來說,少量的酒精可以幫助減輕壓力。但是,如果你一直依賴酒精來緩解壓力,那可能會適得其反,最終酒精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