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還沒找Twitter 麻煩,Facebook 員工先拿自己老闆開刀了

川普還沒找Twitter 麻煩,Facebook 員工先拿自己老闆開刀了

祖克伯的既往立場都是「應該讓公眾自行決定要相信什麼」,但這次,他的員工們認為這是一種不作為。

幾十名因疫情還在家辦公的Facebook 員工,正在進行一場「虛擬」罷工。不過他們不是為自己的權益抗爭,而是祖克伯在仇恨言論審核上的「沉默」。

過去一周裡,美國總統川普在社群媒體上屢次發布不當言論,比如當地時間5月29日發布的「當搶劫開始時,就該開槍了。」(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 )公眾認為這條推文暗指,向反歧視遊行中的示威者「開槍」。Twitter很快將這條備受爭議的推文標記為「美化暴力的內容」,並加以警告提示。

川普同時也將這段文字發佈在了Facebook 上,但Facebook 並沒有進行任何干預。Facebook CEO 祖克伯曾公開表示,Facebook 不會對政治人物的言論加上「事實核查」的標籤,或是作屏蔽或刪除處理。

據《紐約時報》報導,Facebook 內部有不少員工就此事提出辭職,向高管施壓,要求祖克伯對總統的涉暴言論採取更強硬的立場。「美國總統鼓吹對黑人示威者施暴的仇恨言論,不值得用言論自由為之辯護。」一名員工在公司留言板上寫道。十幾名前員工和在職人員將這次抗議視為「Facebook 成立15 年來,祖克伯領導力受到最嚴重挑戰的一次動盪。」

因為員工的罷工抗議,Facebook計劃在當地週四舉行的內部會議被提前到了周二,祖克伯表示,不干預這類言論是個「艱難的決定」,但這個決定他下得「非常堅定」。

反歧視抗議被引爆了

5 月26 日,一段在社群網路上廣泛傳播開來的影像,點燃了人們的憤怒。視頻裡,明尼蘇達州的黑人嫌犯George Floyd 被一名白人警察戴上手銬,制服倒地,頸部被這名警察用膝蓋緊緊壓住。在被壓制的近9 分鐘內,Floyd 重複呼喊,求饒,即便有路人勸告,警察仍不鬆懈。送醫不久後,Floyd 不治身亡。

人們用Floyd 臨死前的呼救「我沒法呼吸了」作為抗議的標語事態變得越來越嚴重。一開始,人們只是舉著寫有「種族正義」的旗子遊行示威。慢慢地,在美國多地已升級為暴力抗議,並引發警民之間的激烈衝突。警察局被包圍、襲擊,警方動用催淚彈和橡皮子彈,無辜的商家也遭人打砸。白宮也成了暴亂者的縱火目標,當地時間5 月29 日,白宮門外作保護用的金屬路障被搬開,川普還因此躲進白宮地下掩藏室近一個小時。

當地31 日晚間,全美已有超過20 個州、約40 個城市宣布宵禁,以應對仍在升級的抗議示威活動。這也是自1968 年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遇刺以來,美國首次有如此多的地方政府在社會騷亂之下同時發布宵禁令。

據《華盛頓郵報》統計,截至31 日,已有至少5 人在與抗議有關的暴力活動中喪生,全美20 多個城市已有至少2564 人因打砸搶被捕。

仇恨的戰火蔓延到了社群媒體。人們用#BlackLivesMatter標籤發言,聲張種族正義。在急劇升級的騷亂中,川普29日在Twitter上稱這時候上街大搞破壞的人為「暴徒」,並稱「無論遇到任何困難,我們都能控制局面,但是,當搶劫開始時,就該開槍了。」

即便川普事後澄清這句話並非煽動暴力,而是譴責暴力。但人們顯然不是這麼理解的。這句話的典故出自1967 年邁阿密警察局局長Walter Headley。他在提出這一說法時宣稱,「在騷亂中解決搶劫者和縱火者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當場射殺他們」。

互聯網一片嘩然。針對這條推文,流行歌手Taylor Swift 表態:「等11 月(總統選舉月),我們會投票換掉你。」

Twitter「針對」總統

在社群媒體這個觀點衝突加劇的戰場,Twitter 把「刀」架到了總統頭上。

5 月26 日晚,川普發推文稱,通訊投票可能造成「嚴重欺詐」,導致「大選被操縱」。Twitter 在此帖下方打下藍色驚嘆號,提醒使用者「請核查有關郵寄選票的事實」。

Twitter對川普同樣言論的處理 

Facebook 對川普同樣言論的處理

川普隨後連續發布推文反擊,指責Twitter「干涉2020 年11 月大選」,「扼殺言論自由,我,作為美國總統,絕對不許允許這種事發生。」他隨後還簽署了行政令,威脅要解除社群媒體受保護的美國《通信規範法案》第230 條。

這則法案的關鍵內容是說不能因使用者在社群媒體上寫的內容而追究社群媒體的責任。也就是說,社群媒體只是個內容載體,不承擔連帶責任。否則,社群媒體為了自保就必須審查使用者言論,從而損害言論自由。

川普稱,美國司法部長將「立即」開始製定法律給國會稍後投票。美國共和黨參議員Marco Rubio 認為社群媒體為特定發文添加「事實核查」標籤時,就相當於主動扮演了「出版者」的角色。他表示,如果Twitter 現在決定像出版商一樣扮演編輯角色,就不應再被排除在法律責任之外。

對此,Twitter 發言人在回覆媒體的一份聲明中表示,總統的這條推文「包含有關投票程序的潛在誤導性訊息,所以我們才會做出標記,以提供有關郵寄選票的更多參考訊息。」

沉默的祖克伯

川普29 日的爭議推文也原封不動地發在了Facebook 上,但Facebook 並沒有對總統的涉及煽動暴力的言論進行任何標記。

祖克伯的既往立場都是「應該讓公眾自行決定要相信什麼」。但這次,Facebook 的員工們認為這是一種不作為。

自從入駐白宮以來,川普的執政風格被形容為「推特治國」。他在Twitter 上有八千萬粉絲,每日發的推文經常高達幾十條,上台以來總計發了5.2 萬條

「我知道,很多人對我們保留總統的發文很不高興,但我們的立場是應該盡可能多地允許表達,」祖克伯表示,「我非常不同意總統的講話方式……但在以往,只有當那些身居要職的人的言論被公開審查時,才能對他們的言論進行問責。」他還提到,「這些發文與那些涉及暴力的發文不同,前者是關於使用『國家武力』的發文。」

據媒體報導稱,上週五Facebook 內部會議的民調結果顯示,1000 多名Facebook 員工對祖克伯的選擇投了反對票。

「這種軟弱的領導力,歷史會評判的。仇恨言論永遠不應該與自由言論相提並論,」一名員工寫道,「總統簡直是在煽動國民警衛隊向公民開槍。也許當我們陷入種族戰爭時,政策就會改變。」

許多員工在Twitter 上引用了南非人權鬥士戴斯蒙·屠圖(Desmond Mpilo Tutu)的原話,「如果你在不公正的情況下保持中立,你就選擇了壓迫者的一方。」正如Facebook 工程師Lauren Tan 所說,「沉默即同謀」。

The Verge 記者Casey Newton 認為,這些員工選擇在Twitter上討論他們的不滿是非常有效的,因為Twitter上都是記者,所以這些發文肯定會引發媒體的關注。另外,Twitter 上對Facebook 的情緒普遍是敵對的,因此當前員工對公司的批評透過轉發會得到大量傳播。

另外,祖克伯承諾向致力於種族正義的團體捐贈1000 萬美元。但這一舉動,還是沒能平息內部的抗議活動。

那麼,祖克伯為何「沉默」?Newton認為,對祖克伯和他的政策制定團隊而言,川普的言論是一個是否觸犯法律的問題,而對於那些抗議的員工來說,這樣的言論卻是個是否越過道德底線的問題。

這個議題本質的偏差,顯然最終只能留下「情緒的飛揚」。這是個互聯網和社群網路帶來的普遍問題,至今無解。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