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行動處理器半壁江山的 ARM 說要賣為何蘋果卻不想碰?NIVDIA 如果接手又有何不同

佔領行動處理器半壁江山的 ARM 說要賣為何蘋果卻不想碰?NIVDIA 如果接手又有何不同

買下ARM 不符合蘋果併購的一貫作風,但吞掉價值數百億的ARM,NVIDIA有望推出一套更先進、更靈活的晶片方案,從行業的參與者,變為主導者。

CPU 產業最近來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過去一個月裡,大新聞一條接著一條:6 月底,蘋果宣布將在Mac 上棄用Intel處理器,轉而基於ARM 架構自主研發晶片。兩週後,NVIDIA股價漲至歷史最高點,市值首次超越Intel。

7 月24 日,Intel又宣布推遲自家7 奈米製程晶片的開發進度,計劃要到2022 年末才能發售。此消息導致Intel股價受到重挫,一夜之間下跌了17%。

更大的新聞正在醞釀之中。

為改善過去幾個季度每況愈下的財務狀況,軟銀正尋求出售旗下ARM 公司。最理想的買家似乎是剛剛all in ARM 的蘋果,但NVIDIA對這門併購更感興趣,正與軟銀密切接觸。雙方如果達成交易,最終的價格可能高達數百億美元,成為科技界最大的併購案之一。

越來越主流的ARM

創立於90 年代,ARM 成立的初衷是做「結構簡單、功耗低、價格便宜」的晶片。

它的前身Acorn 公司在80 年代想要開發生產一款相對便宜的電腦硬體,無奈市面上的CPU 太貴。當時他們的第一反應是在Intel晶片的基礎上進行一些縮減定制,但當他們向Intel索要286 晶片的設計資料時,遭到了後者的拒絕。

所以只好開始自己設計處理器,並最終做出了設想中「簡單、節能、便宜」的ARM 晶片。這種晶片設計思考方式非常適合行動設備,受到市場極大歡迎。行動設備的晶片需求非常多樣,ARM 透過「設計方案授權」的方式,將晶片設計方案開放給全世界的晶片製造商。這種靈活的特性使ARM 在行動設備領域得到了極大普及。

到2010 年,ARM 已經成為行動設備最主流的選擇。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整個行動晶片市場開始變得越來越大。巨大的出貨量攤薄了開發成本,ARM 整個產業鏈的技術也迅速升級。2011 年,智慧型手機市場剛剛起步之時,晶片代工廠台積電的主流製程還是45nm,落後於當時Intel Sandy Bridge 的32nm。當年第一代小米手機上搭載的高通MSM8260,就因為45nm 的落後製程而被詬病發熱嚴重。

之後,依托巨大的市場,台積電接連突破了28nm、16nm、10nm、7nm 工藝,目前已經開始進行3nm 甚至2nm 的研發,Intel的7nm 卻至今難產。至少在製程工藝上,ARM 陣營完成了對X86 的彎道超車。

2016 年,軟銀收購ARM 時候,它已經是英國最大的科技上市公司了。

2016 年,軟銀收購ARM 並將其私有化

ARM 晶片的設計、工藝,產品實力高速發展,最後的問題只剩下一個:它能否在PC、伺服器上取代Intel?取代X86?

其實早在2012 年,微軟就在嘗試,讓Windows 運行在ARM 處理器上。只是微軟對上下游的控制還不夠,既不能強迫PC 生產商拋棄Intel,也很難號召開發者針對ARM 版Windows 進行開發。ARM 版Windows 一路跌跌撞撞,ARM 能否驅動電腦的問題也就一直沒有答案。

直到今年,蘋果宣布Mac 要切換到ARM 架構的自主研發晶片,才算給這個問題寫下了答案:蘋果認為ARM 晶片能在電腦上取代Intel。從此以後,蘋果旗下一切的智能設備,從電腦、手機、平板,到手錶、耳機、機上盒,將全部由ARM 晶片驅動。

ARM 的未來正變得越來越廣闊。從高通、台積電,到三星、蘋果、微軟,它獲得了整條產業鏈的支持和認可。

軟銀退出

對軟銀來說,賣掉ARM 並不是一個輕鬆的決定。

2016 年,軟銀旗下的願景基金斥資320 億美元收購ARM。自那時起,整個半導體晶片行業發展迅速,與ARM 商業模式類似的幾家晶片公司,包括Synopsys 和Cadence,市值都實現了數倍的增長。NVIDIA的市值更是翻了8 倍。整個行業正在迅速崛起,此時賣掉ARM,意味著軟銀要放棄未來的巨大發展空間。

但軟銀沒有太多選擇。2019 財年,軟銀集團營業虧損125 億美元,交出了創立39 年以來最差的一份財報。願景基金的投資虧損預期更是高達167 億美元,即使相比整個基金1000 億的規模,也已經虧損嚴重。

在願景基金重金投入過的公司裡,Uber 股價的接連走低,WeWork 估值大幅跳水,甚至有數十家公司面臨破產窘境。特別是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發酵,使願景基金投資過的多家O2O 公司的業務舉步維艱,軟銀的財務狀況雪上加霜。

拋售優質資產,平衡損失,成了軟銀不得不做的選擇。截止7 月,今年軟銀已經出售了價值137 億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且還在持續拋售變現。獲得的現金大多被拿來回購自家公司股票以穩住股價。出售ARM 也成了計劃的一部分,軟銀的主營業務並不在半導體、電腦硬體領域,將ARM 賣給一個有業務相關性的公司,或許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價值。

孫正義就投資WeWork 導致的損失鞠躬道歉

據彭博社報導,軟銀與蘋果進行了接觸,溝通蘋果收購ARM 的可能。作為全世界現金儲備最多的巨頭,蘋果不缺錢。同時,蘋果在自主研發ARM 晶片領域持續加碼,很需要底層晶片設計技術的加持。

不過蘋果對收購ARM 並不感興趣。與軟銀初步溝通之後,蘋果沒有對ARM 報價。

一方面蘋果很少進行大筆的併購,一直保持著業務線精簡、集中。蘋果收購一家公司,大部分時候會完全砍掉它原有的業務,僅僅將技術、產品整合進自己的軟硬體業務中。收購ARM 這樣一個主營業務規模高達十億美元,價值數百億的公司,並不符合蘋果投資併購的原則。

另一方面,ARM 設計晶片,授權給其他晶片廠商的運作方式,也與蘋果有著根本的衝突。收購ARM,蘋果將把控很多競爭對手的晶片命脈,比如三星、高通、Google……這樣做不免有壟斷之嫌,很容易引起監管機構的注意。

所以蘋果大概率不會收購ARM,儘管它對ARM 的技術充滿興趣。但蘋果仍有可能以其他形式參與到這場交易。2017 年,東芝出售旗下記憶體業務時,蘋果就加入了一個財團,以主導者的身份參與收購,最終獲得了優質、穩定的記憶體產品供應。

NVIDIA的野心

目前對ARM 最感興趣的買家是NVIDIA。

據彭博社消息,NVIDIA已經就潛在的收購事宜和ARM 進行了密切接觸,在一眾潛在買家中脫穎而出,是目前最有力的競爭者。

作為一個顯示卡設計製造商,NVIDIA最主要產品並非ARM 晶片,但ARM 卻代表了未來的發展方向,和更廣闊的應用領域。

2008 年,NVIDIA第一次發布了ARM 架構的Tegra 系列晶片,試圖將它用於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之後幾年裡,微軟、惠普生產的多款平板電腦,以及小米手機3,都採用了Tegra 系列晶片,但並沒有獲得很理想的效果。後來,NVIDIA又將Tegra X1 晶片用在了自家的Shield 遊戲機和Nintendo Switch 上,這兩款機器的性能也都並不突出。

但近幾年,隨著ARM 晶片製程工藝和性能的提升,這條路正在變得越來越寬。目前X86 主導的遊戲機和伺服器領域,ARM 都有取而代之的可能。而遊戲和雲端運算,恰好是NVIDIA的核心業務領域。

遊戲和雲端運算是NVIDIA的核心業務

收購ARM,NVIDIA將可以利用ARM 的技術,造出高性能、廉價的CPU。結合自身的GPU、圖形算繪技術,它將有能力推出一套更先進、更靈活的晶片方案,定義下一代遊戲機的核心硬體。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AI、神經網路演算法,也需要強大的GPU 算力支持。在伺服器、雲端運算領域,有很大的GPU 算力需求。這原本也是NVIDIA擅長的領域,但目前NVIDIA只能提供自己的GPU 產品,未來如果它能夠借ARM 的技術,打造一套完整的解決方案,將極大拓展它在伺服器領域的業務空間。它將從行業的參與者,變為主導者。

過去5 年,乘著GPU 算力需求的提升,NVIDIA高速成長,收入增加一倍多,市值膨脹了16 倍。7 月10 日,NVIDIA股價漲至歷史高點,市值首次超越Intel,成為市值最高的半導體公司。但日益壯大的NVIDIA也正在靠近GPU 業務的天花板。今年2 月,NVIDIA公佈2020 財年財報,收入和利潤不增反降。它需要更強勢的技術,驅動更寬的業務線,才能保持高速增長的勢頭,紮根在晶片領域的最深處。

對自身市值也只有2500 億美元的NVIDIA來說,併購價值數百億的ARM 是高收益、高風險並存的一波操作。過去幾年,被軟銀收購之後的ARM 採用激進策略,幾乎不計成本地迅速擴大了自身的業務範圍。戰線拉的太長,看似一片廣闊的前景背後,發展路線不夠明確的問題也逐漸凸顯。這樣的ARM,練了一身內功,卻沒有招式可用。它的技術需要與NVIDIA的產品進行更深刻的結合。問題的關鍵在於NVIDIA能否消化ARM 的技術,做出規模更大、更複雜的產品。

不過正因為NVIDIA和ARM 有深刻的業務相關性,這樣的交易就越可能引發反壟斷機構的監管審查。針對目前傳聞的收購事宜,ARM 和NVIDIA的發言人都拒絕進行評價。據知情人士透露,如果收購交易無法達成,軟銀也在考慮讓ARM 再次上市融資的可能。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