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CEO在官網公開自己ID嗆「駭客抓不住我」後被竊個資13次,史上最讓引火自焚的9則平面廣告

這CEO在官網公開自己ID嗆「駭客抓不住我」後被竊個資13次,史上最讓引火自焚的9則平面廣告

廣告宣傳是促進產品銷量增長的重要因素,但歷史有爭議的的廣告還真不少,有的被消費者指責涉嫌種族歧視,或製造女性身體焦慮,有的甚至被認為鼓勵男性犯罪。到底是消費者太「吹毛求疵」還是品牌方跟不上社會發展?

在通常情況下,一條廣告的誕生需要經歷數次討論:廣告設計者要形成自己的想法,然後要獲得品牌負責人或者高層的認可,廣告在製作過程中也要經歷數次修改,在最終成品推向市場之前還要經歷數次效果檢驗。

但即使有這麼完善的檢查程序,還是會有一些糟糕的廣告流向市場,並帶來長久的負面回饋。

今天,我將在這篇文章中向大家介紹9個「史上最糟糕的廣告」。特別說明的是,在這裡介紹的僅僅是平面廣告,還沒有包括電視廣告。

1.妮維雅(NIVEA)

妮維雅在中東地區投放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乍眼一看,這個廣告好像沒什麼不對。但是當我告訴你,妮維雅的這個廣告是在中東地區市場投放的時候,親愛的讀者可能會察覺到其中的問題。

在這個廣告裡,一位女子穿著白色的長袍坐在床邊,廣告上赫然寫著「白色是純潔的」。在有色人種的市場裡投放這樣的廣告,無異於引火燒身。

實際情況也是如此。廣告一經發出,就被當地的右翼勢力當成了箭靶,後者指責妮維雅涉嫌種族歧視。隨後,社群網站上掀起了反對妮維雅的運動,大量的網友湧入妮維雅的Facebook主頁,譴責它推行種族主義,是「當代的希特勒」。

兩天後,妮維雅迫於壓力刪掉了這條廣告,並在Facebook上刊登道歉信:「我們誠摯地向諸位道歉,我們發現這一廣告誤導了消費者,現在廣告已經撤回。」

道歉本來是一件好事,但這句「我們發現這一廣告誤導了消費者」,語氣中又透出一絲被逼無奈,顯得誠意不足。

總而言之,妮維雅的這份廣告和後期的處理絕對是一個負面教材。

2.布魯明黛(Bloomingdales)

布魯明黛(Bloomingdales)是美國的著名連鎖百貨商店,在國際上也享有一定的聲譽。

布魯明黛的廣告引起消費者的討伐。圖片來源:Medium 

然而在2015年,布魯明黛標新立異地打出了涉嫌「約會非禮」的廣告,令人大跌眼鏡。

在廣告中,一位女性看著遠處,而一位男性表情複雜地盯著她,似乎在等待什麼。廣告詞寫道:「趁你的好朋友不注意時,增強她甜蛋酒的效力」,其中「好朋友」三個字還被加粗。

不少網友認為這是在變相鼓勵迷姦,因此清一色地討伐布魯明黛。

很快,這個廣告就被撤下來了,這場風波也就慢慢結束了。但布魯明黛只向公眾道了歉,卻從未解釋過這樣的廣告為什麼能夠通過公司的審核。

3.諾頓(LifeLock)

諾頓旗下的LifeLock是美國一家資訊安全技術公司。2006年,他們推出了一個驚人的廣告,來證明自己在資訊安全保護方面有絕對優勢。

在官方網頁上,他們把自家CEO托德·戴維斯(Todd Davis)的社會安全號碼(註:類似身份證的概念)放在首頁,想要傳遞這樣的訊息:我們敢把老闆的社會安全號碼放出來,因為我們會保護好他的個人訊息,所以他一點都不怕。他們還配上了這樣的廣告語:「讓駭客們對你的個人資訊束手無策。

面對這樣的挑釁,駭客們蠢蠢欲動起來。他們將盜取戴維斯的個人資訊視為一種趣味挑戰。

諾頓的廣告圖。圖片來源:Medium

後來,這位CEO的個人資訊被不同的駭客盜取了13次。他們用盜取來的個人資訊在世界各地借債。

這位CEO不僅背負巨額的債務,還讓自己的公司貽笑大方,丟人現眼。消費者們看到這些新聞,對諾頓的個人資訊保護能力更加不信任了。

儘管諾頓想辦法升級保護系統,但自家CEO的個資仍是一次又一次被盜取。

根據鳳凰城“新時報”(Phoenix NewTimes)報導,戴維斯大張旗鼓宣傳自己社會安全號碼的結果,害他個人資料遭到盜用次數達13次。2007年6月曾有歹徒假冒他的身份成功申請到500美元貸款,直到放款機構收不到款項,打電話給戴維斯的妻子催討,他才知道自己也成了詐騙受害者。

最後,諾頓還因為「投放欺詐性廣告」被聯邦貿易委員會罰了1200萬美元的罰款。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糟糕的廣告,但與其他糟糕的廣告相比,諾頓公司的經歷似乎更讓人同情,而非批評。

4.杜邦(DuPont)

9則史上最糟糕的則平面廣告

杜邦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杜邦是美國一家化工企業,生產隔熱膜、聚合物、樹脂、添加劑等產品。在1953年,他們為自家的保鮮袋投放了上面這則廣告。

在這張廣告圖裡可以看到,有三個嬰兒被包裹在保鮮袋裡。不知道杜邦的高層怎麼看待這則廣告,但消費者們一致認為——這個廣告讓人感到窒息和恐懼。

可以放水果,放鮮肉,放零食,他們為什麼偏偏要放嬰兒進去呢?這是想說明什麼呢?難道是想警告家長「不要讓小孩子接觸杜邦的保鮮袋」嗎?

值得慶幸的是,杜邦現在已經不再生產保鮮袋了,這則失敗的廣告也就慢慢掩埋在歷史中了。

5.銳跑(Reebok)

銳步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銳跑的這個廣告本來只是在德國市場投放,但它還是經由社群網路迅速傳播,最後遭到了全世界消費者的唾罵。在網路上,氣憤的消費者自發開始抵制銳跑的廣告。

只因為廣告語上寫著:「可以欺騙自己的女朋友,但是不要在健身上撒謊。

鼓勵人們運動是好事,但這樣的廣告詞顯然過了火,一家品牌不應該對消費者提供這種建議。

銳跑的發言人對CES(哥倫比亞廣播台)說:「我們對這則冒犯性的廣告表示歉意,對它的出現感到失望。」

是的,所有人都對這則廣告很失望,可問題是當初高層為什麼要批准它?

6.海尼根(Heineken)

海尼根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在妮維雅出包一年後,海尼根在平面廣告和電視廣告中嘗試了一個類似的活動。

在海尼根的這則廣告中,它寫到「有時候,輕(亮)就是更好」。其中的「Light」似是雙關語,一方面指的是成分更加輕薄,比如糖分更少;另一方面Light也有色彩更亮的意思。

在被網友指責這則廣告暗含種族歧視的成分後,海尼根套用了教科書裡的道歉範本:「我們這一次做得不夠好,我們正在認真研究消費者的回饋,希望在未來有更好地表現。 」

Twitter 上充斥著來自饒舌錢斯的評論內容。有種族歧視色彩的廣告一個接一個刺激著大眾,以至於有網友評價說,有時候這些品牌好像故意在打種族主義的擦邊球,製造輿論轟動,吸引網友幫牠們免費傳播。

7.世界自然基金會(WWF)

世界自然基金會(巴西分部)的這則廣告,用911事件來表現「災難」和「破壞」這兩個主題。在廣告界,很少有如此敏感又不合時宜的主題了。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廣告,從911視角展現「災難」主題。圖片來源:Medium

WTF?WWF?我知道想要強調海嘯造成的悲劇和破壞,但拿911出來是最糟糕的做法。

這則廣告的廣告商是來自巴西的DDB。在輿論發酵之後,連廣告商自己都承認「這種廣告不應該放出來」。當然,他們用了一種非常古老的藉口,稱這個廣告是新員工做成的,而這名員工「缺乏經驗」。事實上,我相信連實習生都知道,拿這種國家級的災難當廣告是非常不妥當的行為。

世界自然基金會美國分部馬上和這件事撇清關係,公開表示他們絕不會用911事件當廣告。

然而在這件事上,一損俱損,世界自然基金會從此有了這個污點。直到11年後的今天,這張廣告圖還在網路上流傳。

8.多芬(Dove)

多芬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2017年,多芬推出了這樣一則廣告,圖片中一名黑人女子經過換裝之後變成了白人,在圖片中間還擺著兩瓶多芬的沐浴露。

這則廣告比前面的妮維雅和海尼根更加直接地顯示出了種族主義。其實早在2011年,主打美白產品的多芬就犯過一次類似的錯誤,可是它們非但沒能從錯誤中學習,還重蹈覆轍,又推出了這樣一則廣告。

雖然多芬兩次都道了歉,但這種行為在政治正確越來越嚴格的現代社會裡,變得愈發不可忍受。

網路是有記憶的,這樣的圖片會一直一直流傳下去。

9.健康品牌Protein World

2015年,健康品牌Protein World 在倫敦發表了這樣一張海報,上面是一個身材姣好的女性的照片。有調查顯示,61%的女性看完這張照片後表示「很羞恥」,因為她們沒有這樣的身材。

Protein World的廣告。圖片來源:Medium

由此,女權主義者開始討伐Protein World,認為它製造了女性對自己身材的焦慮。不過和前面案例不同的是,Protein World的CEO對這個廣告絲毫沒有表示出歉意,反而公開抨擊了女權主義者在雞蛋裡面挑骨頭。CEO阿爾瓊·塞斯(Arjun Seth)說自己的公司從來沒有鼓勵女性去為了保持好身材而節食。

這樣的強硬態度終究還是沒有保住這則廣告。在英國,7萬人簽署請願書,要求把這則廣告從倫敦地鐵裡撤下來。3週之後,當時的倫敦市長禁了這則廣告。

總結

從上述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當廣告與消費者的價值觀產生衝突時,就會被消費者反對甚至抨擊。這樣的價值觀,包括了種族平等、男女平等、社會倫理、愛護幼小等等。

此外,隨著社會的發展,一些社會價值也在悄悄發生變化:一百年前用種族主義當廣告可能不會有大的問題,放到今天就會被群起而攻之;幾十年前在廣告裡展現女性的完美身材可能會促進產品銷量,放到今天卻會被認為是在製造「身材焦慮」。

在這個時代,這樣的廣告災難永遠不會被忘記,這樣的文章將會不斷出現來羞辱這些品牌。希望我們能夠看到這些種族主義、性別歧視或攻擊性的廣告能夠消失,但是直覺告訴我,還是會有新的跑出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