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迪士尼與盜版網站之間的戰爭

Netflix、迪士尼與盜版網站之間的戰爭

朱利斯(Julius)是一個狂熱的Netflix(Netflix)影片網站等觀眾。無論是老電影、動漫,還是《后翼棄兵》(The Queen 's Gambit)這樣的熱門影片,這位來自馬尼拉(不願透露姓名)的28歲銀行家,一刻都離不開自己的筆記型電腦,但他不為任何內容付費。

一旦有電視劇開始在Netflix平台的前10名榜單上成為熱門,他就會在一個未經授權的串流媒體網站上看到它,或者從檔案共享APP上下載非法拷貝。「它總是在某個地方可以被找到。」他說,「如果我每月能存下幾百比索的話,我就付費購買。」

在亞洲,朱利斯和數百萬計像他一樣的人,已成為Netflix、迪士尼+以及中國的串流媒體巨頭騰訊和愛奇藝的頭疼之處,這些公司正在該地區展開激烈的訂戶競爭。從越南到菲律賓,有成千上萬的非法網站,正在播放最新的熱門節目和電影(內容是從合法服務中剽竊來的),以迎合觀眾的需求,而其他營運商則出售廉價的硬體,允許使用者連結盜版內容。據業內人士說,關閉它們就像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因為政府不把盜竊列為優先事項,這讓關閉它們變得更加困難。

2019年使用盜版串流媒體網站的受訪者比例報告 「以前,盜版被視為一種討厭並麻煩的事,是做生意的一種代價。」 香港反盜版聯盟(Coalition Against piracy in Hong Kong)主席尼爾·甘恩(Neil Gane)表示,該聯盟包括外國和本地的行業成員。「現在,盜版內容正與合法服務直接競爭。盜版已經演變了——它是國際性的、複雜的,是串流媒體服務商面臨的首要挑戰。」

據資料統計網路公司Statisa.com統計,到2022年,全球的電視和電影供應商將損失近520億美元的收入。在中國和俄羅斯等大型市場,這仍然是一個令人生畏的問題,這兩個國家長期以來,一直在進行遏制數位盜版的鬥爭。但是,在人口是美國兩倍多的亞洲地區,需求的不斷增長敲響了警鐘。在過去的兩年裡,印度尼西亞、越南和其他一些國家被列入美國貿易代表的「惡名市場」(notorious markets)名單,這是一份年度彙編的,最嚴重的知識產權濫用和造假者名單。

甚至在新冠疫情之前,盜版行業就已經佔了上風。在亞洲影片產業協會(AVIA)發起的一項調查中,在六個亞洲國家中,有五個國家的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2019年造訪了非法串流媒體網站。最高比例的是菲律賓,有66%的人承認有過這種行為。在印尼,62%造訪這些網站的使用者表示,他們已經取消了付費服務的訂閱。據追蹤盜版的公司Muso TNT Ltd.稱,去年3月由於新冠疫情等封鎖開始後,全球盜版網站的造訪量增加了三分之一;根據該組織的一項調查,印度的盜版電影數量上升了63%。

諮詢公司Media Partners Asia的資料顯示,到2020年年底,亞洲只有6.5%的家庭擁有Netflix或迪士尼公司的串流媒體服務。因此,在盜版進一步根深蒂固之前,要狠狠打擊盜版,可能是解決盜版問題在該地區長期增長的關鍵。「現在仍處於初期階段。」 該諮詢公司的負責人維瓦克·庫托(Vivek Couto)表示,「行業需要政府來製定政策,將這種行為定為犯罪,並打擊盜版營運商。」

Netflix、迪士尼與盜版網站之間的戰爭

目前,越南的觀眾只要一看到Netflix的《璀璨帝國》( Bling Empire ),和迪士尼的《旺達與幻視》(WandaVision)等熱門劇集推出了,就可以在盜版網站上觀看了。一個受歡迎的盜版網站,甚至使用Netflix獨特的紅色字體作為自己的標識。消費者還可以使用非法的串流媒體應用程式和設備(可以在當地的電子市場上買到),來觀看優質內容。

在去年12月的大馬尼拉電影節(Metro Manila Film Festival)上,環球影業(Globe Studios)當地製片公司的工作人員,希望能在盜版追上他們之前,為他們的影片《腦殘粉絲》( Fan Girl )爭取幾天的銷售機會。該工作室製作的電影由Netflix購買,在線上電影節期間,觀眾每次下載收費250比索(約161元台幣)。但到了第二天,盜版網站就開始放映這部浪漫喜劇了,有些只收費10比索(約6.5元台幣)一次。我們盯著電腦,每小時有10個連結彈出——把電影送出去。「我們本來應該放鬆一下,享受票房的成功。」環球電信公司(Globe Telecom Inc.)旗下工作室的負責人夸克·赫納雷斯(Quark Henares)說,「然而,我們卻一直在追蹤盜版網站,卻無法關閉它們。」

赫納雷斯說,環球影業在電影節上損失了數百萬比索的收入。他說,盜版使得在菲律賓製作有利可圖的內容變得不可能。

Netflix、迪士尼與盜版網站之間的戰爭

亞洲的盜版網站經常有非法線上賭博的連結,甘恩(Gane)說,他的反盜版組織是阿維亞集團(AVIA)的一部分。提供免費娛樂,可以讓盜版者將顧客吸引到賭博網站,並從其他有問題的廣告中獲得收入。據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稱,一些提供盜版電影的網站與有組織犯罪集團有聯繫,這些組織利用盜版電影所得資助嚴重犯罪活動並從事洗錢活動。

為了阻止非法傳播,串流媒體服務商採用了浮水印等技術,這些技術要嘛是可見的,以阻止盜版,要嘛是不可見的。數位指紋技術可以幫助YouTube等廣播平台,辨識內容是否受版權保護。但是最流行的對付盜版影片的武器是封鎖網站,但這需要政府的合作。據阿維亞稱,在大多數亞洲國家,只有在對其營運商提起刑事訴訟的情況下,網站才會被執法部門關閉。但即使在透過法律允許法院或政府機構屏蔽違法網站的國家,這一過程通常也很緩慢。

在印尼,該協會每10天就會向政府發送一份名單,列出由其自動軟體辨識的50個非法網站,以便迅速封鎖。AVIA表示,自2019年年中以來,已經關閉了3000多家非法網站。但該組織去年發起的一項後續調查顯示,雖然造訪非法網站的印尼人下降了55%,但此前造訪盜版網站的人中只有16%會繼續訂閱付費服務。「這就是一場打地鼠遊戲,」印尼電影委員會主席昌德·帕維茲·塞爾維亞(Chand Parwez Servia)表示。「問題是它們變化得更快。我們需要的是對營運商的執法和法庭訴訟。」

印尼通信和訊息技術部長沒有回復記者的評論。菲律賓智慧財產局(Intellectual Property Office of The Philippines)總幹事魯維爾·巴爾巴(Rowel Barba)說,該機構在今年2月舉行的國會委員會聽證會上,建議制定快速屏蔽網站的規定。巴爾巴說,該機構目前既沒有執行機制,也沒有關閉網站的法律權力。

然而,問題的核心是觀眾的態度,他們中的許多人認為,下載盜版電影並沒有錯。「許多使用者認為,既然他們為上網付費,網路上的一切都應該是免費的。」 環球電信(Globe Telecom)首席可持續發展官瑪麗亞·約蘭達·克里斯安托(Maria Yolanda Crisanto)表示。「改變這種心態是緩慢的。」

▶ YT頻道兩萬訂閱活動,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