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亞貧民窟裡的電競導師

肯亞貧民窟裡的電競導師

「野獸」Brian Diang'a 生長在肯亞的基貝拉貧民窟(Kibera),他依靠自己的努力成為一名《真人快打》職業選手。如今,雖然他在網路上有了些名氣,但仍然堅持在貧民窟中生活。

現在,「野獸」每天主要做兩件事,一是參與各種遊戲賽事,這可以讓他維持收入和影響力;二是用自己的方式向基貝拉的孩子推廣網路和遊戲。他認為,遊戲可以幫助孩子們走出貧民窟、走向更廣闊的世界。

Brian Diang'a 至今仍然生活在貧民窟

從玩遊戲到成為職業選手

一切要從基貝拉講起。

在成為一名職業選手以前,Brian Diang'a 和我們一樣,只是個「普通」的遊戲玩家。只不過,在他長大的地方,一個叫基貝拉的貧民窟裡,遊戲可一點也不「普通」。

基貝拉位於首都奈洛比西南,佔地約2.5平方千米,只有奈洛比市總面積的不到1%,卻容納了全市四分之一的人口,上百萬人居住在這裡的棚戶區內。這裡的空氣中沒有什麼遊戲的味道。想要玩遊戲,需要坐40分鐘車跑到奈洛比。

Brian Diang'a 表示,在他生活的貧民窟裡,別說遊戲,上網都非常困難。「充滿暴力犯罪、建設十分落後,街上到處都是持刀持槍的暴徒。我所在的街道更是相當危險,人們時刻面臨死亡威脅。」

Brian Diang'a 曾有好幾次被捲入到暴力事件中,有幾次還受了傷。還有一次,他甚至被子彈擊中——沒人能忍受這樣的生活,他也一樣。他告訴我:「我拒絕每天提心吊膽,面對暴力和毒品的威脅。」

「野獸」想在遊戲中逃避基貝拉的現實,但他並沒有玩遊戲的條件。

「我家裡很窮,」他對我說,「我沒有自己的電視或遊戲機。想擁有一台自己的設備實在是太困難了。」為了能實現目標,他努力攢錢。「我開始做一些髒活累活,把本來該找給媽媽的零錢存起來,只為了能去奈洛比的遊戲廳裡玩上一會兒。」

基貝拉的基礎建設很差,想玩遊戲非常困難

家人也並不支持他的想法。「家人們缺席了我的遊戲人生,因為我們家真的……非常窮。父親很早就過世,母親一個人養育我和我的5個兄弟。」

在肯亞,也沒那麼多家長認可遊戲的價值——Brian Diang'a 的媽媽不喜歡遊戲,認為遊戲對孩子不會有任何幫助。安全問題也是媽媽不讓他去遊戲廳的重要原因。「她害怕我會碰到暴徒或沾染毒品。」

Brian Diang'a 當然聽不進去,他當時唯一在想的就是攢足夠的錢去奈洛比多玩一會兒。遊戲世界裡不會有基貝拉的喧鬧和各種麻煩。

拿著自己打工攢的錢,Brian Diang'a 走進奈洛比的遊戲廳。這裡的遊戲廳並不那麼現代,卻也沒有多破舊——你可以在這裡玩到各種主機和電腦遊戲,只不過沒有舒適的電競椅。

他最終愛上了熱血而刺激的格鬥遊戲——比如《真人快打》和《鐵拳》。只是玩了一段時間、開始進行網路對戰時,他發現這裡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輕鬆快樂——他完全打不贏網上的對手。

屢屢失敗的滋味並不好受。這很正常,畢竟網線另一端的對手們來自世界各地,擁有比他更豐富的經驗——尤其是像《真人快打》這種格鬥遊戲,一個人閉門修煉的效果肯定會大打折扣。

「我並不打算就這樣挨打。」他開始在網上學習遊戲技巧,反覆練習。模仿歐美頂尖選手的影片,從技巧到套路,長時間的練習讓他的實力逐漸上升。2014年,他開始參加肯亞的電子競技大賽,而且開始獲得獎金。從此,「野獸」的名號逐漸為人們知曉。

這一切並不容易。「對我來說,最大的障礙是經濟問題。因為沒有設備,想要練習就變得異常困難。在我正式成為電競選手時,甚至都還沒有一台屬於自己的遊戲機。」在這之後,他又攢了一年的錢,才成功實現了這個目標。

除了帶來了收入以外,還有另一點讓「野獸」對遊戲充滿感激之情。「如果沒有遊戲,我恐怕早就誤入歧途。」Brian Diang'a 在年輕時認識的朋友大多沾染了毒品,或是參與了各種犯罪。「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都沒能健康地活到今天。旅途充滿了艱辛和困難,但是憑藉毅力,我終於走過來了。」

讓孩子們也玩上遊戲

時至今日,Brian Diang'a 已經參加電競比賽7年。

今天的基貝拉和當年比有了不少變化。貧民窟終於通網了,儘管不是人人都能用得上,還是有一些青少年具備了接觸網路和電腦的條件,他們也逐漸玩起了遊戲。Brian Diang'a 正在用自己的經驗和知識幫助他們融入電競的文化氛圍,他成了這些學生們的「電競導師」。「我很熟悉國內外的電競業界,自己也有參賽經驗。」

大多數時間,Brian Diang'a 在他朋友經營的遊戲室裡指導自己的學生們,帶他們在這裡玩遊戲。同時,他也在試著幫助更多的當地孩子玩上遊戲。「我在這裡放著自己的PS4和遊戲盤,歡迎當地孩子們來這裡體驗。最多時一天能來50多個,他們能把這裡的遊戲玩個遍。」聽起來這有點像過去的遊戲出租房,內容上很豐富,但形式上很簡樸——不過這就夠了。至少有了這樣一個地方,孩子們有機會玩遊戲。Brian Diang'a 對這一切很自豪。

作為職業選手,Brian Diang'a 很喜歡格鬥遊戲。他的本職遊戲是《真人快打》,除此之外,他也經常玩《鐵拳》。

他會不會向孩子們推薦這些他自己喜歡的遊戲,比如《鐵拳》?他說不會。「如果我讓他們玩《鐵拳》,那就像是在把我自己強加給他們。」Brian Diang'a 給他們多樣化的遊戲選擇,先讓孩子們自由遊玩,再根據興趣分組,向他們教授自己從遊戲中學到的東西。

他尤其看好一名年輕玩家 Adam。Adam 進步很快,現在是《鐵拳》和《真人快打》玩家。不過由於疫情的原因,Adam 不得不離開奈洛比回到家鄉蒙巴薩。「我期待著他成功的那一天。」Brian Diang'a 的話語中充滿信心。

Brian Diang'a 喜歡玩《真人快打》之外的格鬥遊戲,但他給孩子們的選擇更多

目前,這些活動的場地似乎還僅限於「野獸」朋友的遊戲室。Brian Diang'a目前最大的夢想是擁有一家自己的遊戲廳,可以更自由地展開各種活動,讓電子競技在基貝拉為更多青少年所熟知。

一位貧民窟出身的電競選手開辦的遊戲廳,這聽起來不錯,只是這個計畫離實現還有一些距離。他期待將來能和贊助商一起合作,讓自己的第一家遊戲廳能順利開張。

在貧民窟連接世界

Brian Diang'a 向孩子們展示了遊戲的可能性,引導著想要在電競裡出人頭地的青少年們,但遊戲並不是外部世界的一切。

基貝拉的教育資源極其貧乏,大多數時候依靠慈善組織運作。這裡的大多數孩子沒有辦法接觸到電視或網路,瞭解外部世界的管道少之又少。為了讓孩子們知道外面究竟在發生什麼,Brian Diang'a 和他的朋友們收集了各種主題的圖書,用這些書籍填滿了貧民窟各所學校的圖書館。基貝拉的現狀需要得到改變,Brian Diang'a 希望透過教育改善困擾著當地居民的暴力、毒品以及各種犯罪。

「如果孩子們可以讀到更多的書,他們就能遠離錯誤資訊,避免走上犯罪道路。雖然我自己小時候就喜歡閱讀,但我沒有機會接受適當的教育。我不希望他們和我一樣。」

幫助孩子們,也是補償自己

2020年,疫情爆發後,基貝拉的許多家庭失去了工作,無法養家餬口。為了幫助這些家庭,Brian Diang'a 和一位朋友發起援助項目,為當地80多個家庭提供食物,計畫從2020年一直提供到2022年,直至整個計畫資金耗盡。但實際上,去年之內他們就為此花掉了1000多美元,兩人幾乎破產。

他並不感到後悔。「這就是生活!」他說,「小的時候,我曾和媽媽一起住在街上,沒有錢買食物,兩個人只能一起挨餓。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挨餓的滋味。」

Brian Diang'a 認為那是一段「完美的時光」。「儘管我們用光了所有的錢,不得不停止計畫,但是我很懷念這段日子。如果有機會再籌到資金,我會立刻重啟這項援助。」

肯亞的遊戲和未來

如今,非洲的遊戲產業規模已經超過10億美元,並且還在繼續穩步增長。

其中,肯亞的電競產業發展迅速。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在投身於其中,成為職業電競選手。自2019年以來,肯亞已經誕生了超過20名來自貧民窟的優勝選手。孩子們的家長看到新聞中逐漸多起來的遊戲相關消息,瞭解到電競選手的收入情況後,也開始認可孩子們在遊戲上花費的時間和經歷。

在這樣一個充滿機會的時代,Brian Diang'a 沒有到奈洛比或是機會更多的城市,去更廣闊的舞台追逐夢想。他選擇把自己的夢想紮根於故鄉,貧民窟基貝拉,試圖用自己的努力幫助更多的孩子。

Brian Diang'a 會繼續在基貝拉活用自己的經驗,指導更多想要成為職業玩家的青少年。「這些貧民窟出身的年輕人需要我,我會盡我所能。」

他也希望繼續發揮網路的優勢,透過網路讓自己的想法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除了吸引贊助商來幫他完成夢想,建立起自己的第一家遊戲廳外,他還想試試遊戲直播。

他的 YouTube 頻道才剛起步,不過已經像模像樣地開始直播了。「我想成為像 PewDiePie 那樣的遊戲主播,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幫助年輕人實現夢想。」 Brian Diang'a 說,「不光是基貝拉的孩子們,我想幫助全世界的孩子。」

如果只看照片,Brian Diang'a 總是一副神采飛揚的模樣。他喜歡在Instagram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日常,一切看起來都熱烈而充滿希望——他的電腦、遊戲機,他身處的電競比賽,或是和孩子們一起玩的場面。

但在這些熱鬧背後,有些時候,他可能也想獨處一會。他還有一張照片,在照片裡,他登上了家鄉附近的一處小山坡,盤腿坐著,望向基貝拉的小鎮。Brian Diang'a 說,這是最適合一個人待著的地方。

肯亞貧民窟裡的電競導師

「這裡真的適合看風景。」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