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改名Meta又怎樣?全球網友吐槽元宇宙到祖克伯手上也會變成「祖宙」

Facebook改名Meta又怎樣?全球網友吐槽元宇宙到祖克伯手上也會變成「祖宙」

 

一夜之間,Facebook 改名了。

Facebook 正式更名為 Meta 圖源/ Facebook

在 Facebook 一年一度的 Connect 大會上,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正式宣佈把公司名稱改為「Meta」,以抓住元宇宙( Meta verse)帶來的新增長機會。

當祖克伯興致勃勃地準備開啟一段全新的旅程,迎接他和 Meta 的卻是大量的嘲諷和唱衰。

國內,有網友說,祖克伯的元宇宙不是元宇宙,而是「祖宙」。這雖然是個玩笑話,但剛剛誕生的Meta公司,的確面臨了不少先前遺留下來的詛咒。

所有網友都來吐槽,Meta 被玩壞了

經歷了2018年隱私洩露事件後,Facebook 被接二連三指控侵犯隱私、煽動分裂、破壞民主、損害年輕使用者心理健康等等,受到各國政府更為嚴厲的監管。祖克伯本人也成了國會聽證會的常客。

而伴隨著 TikTok 等年輕人喜愛的 App 興起,Facebook 正在失去年輕使用者,社群網路地位逐漸下降。

這個Web 2.0時代的王者想用一次更名,提前進入元宇宙時代。

但要擺脫醜聞,重新煥發生機,Facebook 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改名也許僅僅是起點。

元宇宙( Meta verse)是今年網路領域大熱的關鍵詞,也是祖克伯一直沉迷的領域。

祖克伯把元宇宙比喻成一個使用者「置身其中」而不僅僅是「觀看使用」的網路。從這個意義上說,也可以說元宇宙是下一代網路,是可沉浸的網路,甚至是終極網路。

網友調侃祖克伯的想法不切實際 圖源/Twitter

此前,祖克伯表示,要用五年左右時間將 Facebook 打造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Facebook 要押注未來,此次更名便是最明確的訊號。看似「捷足先登」,卻獲得了來自媒體和社群網站的各類嘲諷。

喜劇人 Mike Druker 認為,Facebook 是在蹭「元宇宙」的熱度,他想讓自己成為這個大熱趨勢的代名詞。「Meta 不再代表有趣和炫酷了,祖克伯給 Meta 帶來了一種災難性的侮辱。」

值得注意的是,Meta 在不同的語言里都有不同的含義。據彭博梳理,在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中,Meta 意味著「目標」;希伯來語里,Meta 意味著「死亡」。日語里,Meta - Meta 意味著「沒救了」。

而在 Facebook 的第四大市場巴西,Meta 這個詞甚至具有性暗示。

網友調侃祖克伯和 Meta 圖源/Twitter

即使在美國本土,很多人也並不買帳。很快,更多人加入了這場吐槽。

科技媒體吐槽,之前業內都把美國科技大公司都簡寫成 FAANG,現在他們變成了一種熱帶水果——MANGA(芒果)。

連鎖速食集團Wendy's宣佈,要學習 Facebook 精神,把名字改作「Meat(肉)」。

推特「本推」則好心提醒——幸好,lol,我們還叫 Twitter。

這一季正好流行「無限符號」∞紋身,所有帶著紋身的人都成了免費廣告。「不知道他們作何感受。」

網友調侃 Meta 符號 圖源/Twitter

除了各種調侃,更值得關注的是能影響 Facebook,哦不,是 Meta 公司命運的人群的態度。

諸多政客、科技評論人一致認為,Facebook 的改名是在欲蓋彌彰。

「這就像中央情報局把‘嚴刑逼供(torture)’改成‘高級審問(enhanced interrogation)’,有差別嗎?"一位紐約參議員表示。

政客們譴責 Facebook 的惡行 圖源/Twitter

也有國會議員認為,現在的 Meta 意味著一種致命癌症——用監視干涉人權,侵犯個人隱私,鼓勵專制集權。

大學教授Blumenthal直接表示,「我們不會如 Facebook 所願,叫它這個高大上的名字。不管怎麼改,這家公司都是侵犯隱私,助長仇恨和種族歧視行為的代名詞。」

網友們用漫畫諷刺祖克伯透過改名逃避責任,一場自嗨而已。Meta 的符號被改成眼鏡、緊身褲、皮筋,植入了各種背景,成了一個 meme 符號。

Facebook改名Meta又怎樣?全球網友吐槽元宇宙到祖克伯手上也會變成「祖宙」

網友惡搞圖 圖源/Twitter

這些評論真正揭示了祖克伯當下面臨的監管危機,以及公司業務危機。

甩掉Facebook,祖克伯的詛咒

對於一家成立16年,擁有數萬名員工的跨國公司來說,改名很昂貴。

但對現在的祖克伯來說,Facebook 改名越早提上日程,越有利。究其原因,自從2018年被曝出洩漏大量使用者私人訊息的醜聞後,同名社群網路一直深陷法律和道德泥潭。

漫畫諷刺 Facebook 改名 圖源/Twitter

此前不久,Facebook 前僱員弗朗西絲·豪根向《華爾街日報》曝光了數千頁的 Facebook 內部文件,指控該公司以「利益至上」為原則,存在煽動分裂、破壞民主、損害年輕使用者心理健康等一系列罔顧公眾利益的行為。在這些內部發言中,Facebook 員工們對公司商業道德和自身工作價值的質疑越來越多。隨後,美國國會就這些文件舉行了聽證會。

就在最近,當地時間20日,美國哥倫比亞特區總檢察長拉辛正式起訴 Facebook 創辦人祖克伯,稱其需要在2018年劍橋分析公司的醜聞中承擔個人責任。同一天,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宣佈,因 Facebook 未能提供所需的更新訊息,該機構將對 Facebook 處以近700萬美元的罰款。

外媒報導稱,CMA 的罰款出台之際,以 Facebook 為首的網路科技公司正面臨著越來越多層面的監管和審查壓力。今年春天,CMA 和歐盟最高競爭監管機構對 Facebook 的分類廣告服務 Marketplace 及其線上約會服務展開了正式的反壟斷調查。近年來,美國國會也一直在討論監管 Facebook 或分拆其企業集團的可能性。

佛羅里達大學行銷學教授理查德·盧茨稱,儘管有很多先例,但徹底改變一個品牌的名稱也並不常見。當一家公司這樣做時,通常是希望或迫切需要與不想要的關聯保持距離。

他介紹道,比如,與安然破產醜聞有牽連的安達信諮詢公司更名為埃森哲,瓦盧傑航空公司1996年發生空難後改名為「穿越航空」。

相比之下,2015年 Google 更名為 Alphabet,引起的是更正面的關注。

當時,Google 把旗下搜尋、YouTube、其它網路子公司與研發投資部門分離開來。2017年,Alphabet 又宣佈成立了一家名為 XXVI 的新控股公司,納入包括自動駕駛 Waymo、智慧家居公司 Nest 等業務,加深了在搜尋之外,人工智慧領域的護城河。

Google 的更名無論在內部管理效率還是外部資本市場上都得到了積極的反饋。 

除了政府監管的愈加嚴格,此前 Facebook 第三季財報也暴露出公司在移動網路時代面臨的多重隱憂。

一方面,蘋果公司iOS政策的調整讓 Facebook 必須重構並優化客戶定位系統。蘋果隱私政策的調整,也讓大部分廣告主,紛紛將預算轉投蘋果商店等領域。

另一方面,Facebook 日活躍使用者數為19.3億,環比增長為1%,創近兩年來新低。

增長減速背後,其核心使用者已經不再年輕,Facebook 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也逐漸下降。TikTok、Snapchat 等後起之秀正在追趕其市佔率,而 Facebook 旗下產品發力多年後,在短視訊、直播等方向依舊沒有太大的突破。

元宇宙似乎是一劑特效藥,但短期內卻很難生效。除了搭建團隊、委以重任,提出概念,Facebook 也遠遠沒有規劃好藍圖。

財報的分析師電話會議上,祖克伯不得不承認,短期內,元宇宙無法實現一個有財務回報的未來。

祖克伯發佈 Meta 圖源/視覺中國

「元宇宙真正對於公司的業績產生貢獻,可能還要以十年左右的眼光來看待。」祖克伯回答分析師的提問稱,儘管元宇宙可能是他們期待的未來最終的社群形態,但是,關於元宇宙的投入,未來1至3年都是打基礎,不可能在短期內實現盈利。

要真正在元宇宙的星辰大海中有所作為,Meta 還差得遠。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