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集團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下課!德國時間7月22日,福斯集團召開集團監事會會議,宣佈9月1日集團CEO赫伯特·迪斯將正式離職,保時捷CEO奧利弗·布魯姆將正式擔任集團新CEO。此外,奧利弗·布魯姆將繼續擔任保時捷CEO一職。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集團宣佈迪斯離職

迪斯帶領福斯轉型電動車、走過「柴油門」為什麼還要下台

2015年,迪斯加入福斯。當時,福斯正處於水深火熱的「柴油門」中,彼時的迪斯於福斯而言是一劑猛藥,大刀闊斧地縮減成本,幫助福斯轉危為安,並成功成為集團CEO。

但也正是因為迪斯在控制成本上太猛了,不止一次的裁員言論也讓迪斯成了工會眼中的「毒藥」,去年年底,福斯監事會更是直接成立調節委員會討論他的去留問題,雖然當時底迪斯暫時保住了集團CEO的職位,但其管理權則被大幅度削弱,不再擔任福斯汽車品牌的負責人,而被指派負責福斯的軟體業務

但是,最新消息顯示,福斯集團軟體部門的研發進程嚴重落後於計畫,已經導致多個子品牌如奧迪、保時捷的電動汽車延期發佈,福斯此時正處於智慧化轉型的關鍵,先前迪斯已經多次強調軟體的重要性,同時也在規劃新的戰略。或許就是因為這點,成為福斯宣佈了迪斯離職的關鍵。

這一突發的決定勢必會影響集團內部眾多計畫的執行,福斯的電動化改革是否會順利進行呢?

提前3年離任,集團對迪斯表示感謝

迪斯離職,距離當初集團與他簽訂的合約時間還剩3年,福斯集團的迪斯時代畫上了句號。

福斯集團監事會主席Hans Dieter Pötsch代表整個董事會對赫伯特·迪斯表示感謝:「在赫伯特·迪斯擔任福斯乘用車品牌CEO和集團CEO期間對推動公司轉型起到了關鍵作用。迪斯先生在集團轉型方面發揮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他不僅帶領公司度過極其動盪的時期,而且還實施了全新的戰略。」

從監事會的角度來看,赫伯特·迪斯提出了許多創新的產品理念,重新設計了產品組合,並確立了以電動車為發展重點的戰略,在會議上,監事會還決定,集團首席財務長Arno Antlitz將兼任首席運營長一職,從而協助新CEO奧利弗·布魯姆進行日常運營。

奧利弗·布魯姆於1994年加入福斯汽車集團,之後一直擔任奧迪、西雅特、福斯汽車和保時捷等品牌的高層職位。他自2015年起擔任保時捷CEO一職,自2018年起擔任集團管理委員會成員。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保時捷CEO奧利弗·布魯姆

福斯集團表示,從財務、技術和文化的角度來看,保時捷連續七年取得了巨大成功。就在2021年,保時捷剛剛創造了年銷量30萬輛的歷史最好成績,同比增長11%;雖然受到缺芯潮的影響,仍然沒有阻擋保時捷銷量和利潤的雙豐收,成為福斯汽車集團最賺錢的品牌之一,也許監事會正是看到了布魯姆在保時捷的出色成績。

監事會主席Hans Dieter Pötsch表示,從監事會的角度來看,他現在是領導集團並進一步提高其客戶關注度以及品牌和產品定位的合適人選

福斯電動車銷量、利潤穩步提升

2015年,迪斯出任福斯品牌CEO以來,福斯推出了包括ID.系列在內的多款電動車,隨之電動車銷量在不斷提升。2019年,福斯的電動汽車銷量突破10萬台,2020年突破42萬台,2021年突破76萬台,可以說在迪斯的領導下,福斯的電動化轉型還是頗具成果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集團電動汽車銷量(2013~2021年)

電動車銷量的提升也帶動了淨利潤。公開資料顯示,福斯集團2015年淨虧損為17.56億美元(約合台幣526億元),而自迪斯上任後實行了多個裁減成本的舉措以及推出多款新車型後,福斯集團接下來幾年的淨利潤不斷擴大,2016年淨利潤轉正,並在2017突破120億美元(約合台幣3兆元),2021更是突破了175億美元(約合台幣5.2兆元),為迪斯任期內最高。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集團年報淨利潤情況(2015~2021年)

雖然電動汽車銷量增長了,但集團整體的汽車銷量的增長勢頭卻不同。2015年迪斯剛剛加入福斯集團時,福斯集團在全球的汽車銷量為993萬輛。此後連續4年,集團汽車的銷量不斷增長。2016年銷量破千萬,達到1031萬輛;2017年,福斯集團在全球銷量為1070輛;2018年1083輛;2019年這一數字達到1097萬輛,創歷年新高。

但從2020年開始,福斯集團的汽車銷量下降,全年銷量僅為930萬輛,2021年創下新低,僅為888萬輛。

 

2015年4月,福斯股價達到高點,每股最高單價49.595歐元(約合1500台幣)。但在當年9月爆出柴油門事件後,福斯單股股價跌至20歐元(約和600台幣)左右,此後福斯的股價便呈下行趨勢。

迪斯出任福斯品牌CEO後,福斯的股價略有回升,2016~2020年每股單價徘徊在20~30歐元(約600~900台幣),到2021年,福斯的股價跌破20歐元(約和600台幣),目前最新單價13.18歐元(約400台幣)。

迪斯現年63歲,1958年出生於德國慕尼黑。1996年進入BMW工作。2003年,迪斯出任BMW摩托車的主管,2007年晉陞為BMW集團董事,負責採購和供應商業務。在此期間,他實行緊縮戰略,為BMW節省了數億歐元的費用。有了在BMW削減成本的成功經驗,2015年,迪斯出任福斯汽車品牌CEO,並升至福斯集團CEO。

迪斯與福斯集團的合同時間本應到明年4月,但先前福斯集團董事會已經批准了迪斯的任期延長申請,最新任期是到2025年10月。本次突然被宣佈離職,迪斯的任期提前了3年結束,怎麼看都不像是他本人的意願。

至於未來,福斯集團的戰略是否會發生重大變化,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應該會有變動。

大刀闊斧改革 曾計畫裁員三萬人

回顧在福斯的這7年,迪斯一直衝在福斯集團改革的最前線,自然也因此得罪很多人。

2015年,迪斯在福斯深陷「柴油門」危機時加入團隊,發揮了在寶馬集團工作時的「成本殺手」本色,幫助福斯縮減成本,順利渡過危機。2018年迪斯正式成為集團CEO之後,更是大刀闊斧地展開了改革,甚至一次次地觸及福斯高層的利益紅線。

目前福斯集團監事會由20位成員組成,分別來自屬於波爾舍家族、皮耶希家族、下薩克森州政府、以及勞工委員會,權力極大。並且按照二戰後德國的「共同決定」(Mitbestimmungs)制度,企業員工可以由其選舉產生的代表和僱主、管理層共同決定重要企業決策。雖然監事會不參與企業日常運營,但在很多事務上擁有否決權。目前,在負責批准關鍵戰略決策的福斯集團監事會中,勞工代表佔據了20個席位中的一半。

去年年底,迪斯險些被福斯監事會趕下台,在去年10月的福斯監事會會議上,他將裁員計畫再次擺到了檯面上。迪斯表示,如果福斯的電動化轉型太慢,可能需要裁員3萬人以化解成本危機。而這讓迪斯與福斯工會的關係降到了冰點,當時也傳出了迪斯職位不保的消息。

之後,福斯監事會成立了調節委員會討論迪斯的去留問題。討論結果為迪斯繼續擔任擔任CEO一職,但其管理權則被大幅度削弱,被免去福斯品牌CEO職位,轉而關注集團戰略發展和Cariad軟體部門。

福斯CEO為何「被離職」?帶領福斯走過「柴油門」、電動車銷量成長10倍,但也得罪太多人
▲福斯工會主席指責迪斯

今年年初,迪斯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談到了福斯集團獨特的治理結構,表示這使得他的工作與大多數汽車行業的CEO有決定性話語權不同。

「這很複雜,需要經過更多協調和大量討論,集團結構不允許隨意做出決策。」迪斯說道。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