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隆·馬斯克和比爾·蓋茲,為什麼互相看不順眼?

伊隆·馬斯克和比爾·蓋茲,為什麼互相看不順眼?

馬斯克和比爾·蓋茲,兩人近來一直不對盤。從對待新冠疫情的態度、對電動卡車的看法,再到圍繞人工智慧的糾葛,亦或是對彼此的評價,兩個人頻繁隔空互嗆。比如,馬斯克說,「他無聊透頂」,「他對電動卡車一竅不通」;比爾·蓋茲說,「他只是一個工程師」,「不要被馬斯克的錯誤言論誤導」。到底什麼仇什麼怨,讓兩位科技圈大咖頻繁互嗆?其實研究一下不難發現,兩位大咖思考問題的角度完全不同。出現摩擦,實則是一種必然。

馬斯克似乎一直站在銀河系的角度思考問題。

他對走出地球充滿了執念。在採訪中,他說太陽會慢慢膨脹,然後吞噬地球,人類必須建立星際文明。

馬斯克給出的時間表是:到2050 年,將100 萬人透過SpaceX 研發的星際飛船送往火星,目標宏大。他預測,第一艘能夠載人的星際飛船(Starship)將於3 年後面世。

17 歲時,馬斯克讀了一本書叫《銀河系便車指南》,從那時起,他就覺得自己的使命是拯救人類。31 歲時,馬斯克創立SpaceX,這是他計劃拯救人類的第一步。

美國德州,馬斯克展示的星際飛船原型

2015 年的時候,44 歲的馬斯克邁出了拯救人類計劃的第二步——與其他矽谷科技大亨共同創立非營利組織OpenAI,目的是防止人工智慧在地球上將人類毀滅。

也是從這一年開始,馬斯克與比爾·蓋茲產生了交集,也埋下了日後打嘴砲的種子。

比爾·蓋茲13 歲時就是「駭客」了。39 歲成了世界首富之後,轉而開始關心人類命運。與馬斯克不同的是,他更關心怎麼讓人類在地球上生活得更好。

馬斯克的思路更偏向於透過改造人類自身來解決問題,比如創立腦機連接埠公司Neuralink,幫助人類和機器結合,成為「半機械人」,進而與AI 融合,避免被AI 玩弄。最後,再乘坐星際飛船離開地球。

比爾·蓋茲更願意從人類外部、地球本身尋找解決方案。比如他資助科研組織阻止全球變暖,資助疫苗研發,從事教育相關的慈善活動。看得出來,比爾·蓋茲對地球的感情還是更深刻的。

2015 年,兩個人在亞洲博鰲論壇上,第一次同框現身。

談及人工智慧,他們都覺得人類最終不會是人工智慧的對手,發展人工智慧是必要的,但不能過於著急。氣氛是和睦的,但也是短暫的。

最近的一次的「瓜葛」便源自人工智慧平台OpenAI,馬斯克覺得微軟讓他創建的平台違背了初衷。

馬斯克的宏偉計劃被「阻礙」了

起初,馬斯克與合夥人創立OpenAI 並沒有想著讓其盈利。

「我們的目標是,朝著最大化人類福祉的方向,推動人工智慧的發展,不求經濟回報。」OpenAI 團隊在一篇宣布10 億美元計劃的文章中聲明,「既然我們的科研不受經濟上的束縛,我們能更好地專注在對人類有利的方面。我們認為人工智慧應該是人類意志的延伸,本著自由主義的精神,它應盡可能廣泛地被運用起來。」

2019 年,因為特斯拉在AI 研究上的不斷投入,OpenAI 受到很大爭議,被認為是馬斯克的人才「後花園」。馬斯克便退出了管理團隊,但仍是其出資人。

就在馬斯克退出後不久,微軟向OpenAI 投資10 億美元,這筆投資讓微軟成了獨家雲端服務供應商,日後OpenAI 的AI 能力必須透過微軟的雲端平台Azure 對外輸出。這引來一部分爭議,人們覺得OpenAI 或許不再中立。

OpenAI、微軟將馬斯克與比爾·蓋茲又牽扯到了一起今年6 月,OpenAI 發布了一個名為GPT-3 的AI 語言模型,堪稱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重大科研突破,被稱為暴力美學的勝利。9 月22 日,微軟宣布獲得GPT-3 獨家授權,未來微軟可以獲得修改原始碼的權利。這引來馬斯克極大不滿,「這與開放是相悖的。OpenAI 本質上已經被微軟控制了。」馬斯克覺得OpenAI 淪為了微軟的牟利工具。

要知道,馬斯克當初將OpenAI 視為拯救人類的「良方」。儘管比爾·蓋茲可能並沒有直接參與到OpenAI 的專案決策中,但考慮到近來兩位大咖屢有隔空互嗆的事情發生,馬斯克此番發聲,也並沒有為合作夥伴微軟,以及曾經的掌舵者比爾·蓋茲留什麼情面。

蓋茲的「氣候焦慮」

馬斯克與比爾·蓋茲的主要摩擦還發生在另外一個領域:能源。

2017 年,有人問比爾·蓋茲,如果和馬斯克一起創業,他們會做什麼?他說,兩個人可能會在清潔能源領域做一些事情。他覺得在乘用車是最有希望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領域,推廣電動車是個不錯的解決方案。順便誇讚了特斯拉在引領電動車發展方面做出的表率作用。

但轉頭,2020 年初,比爾·蓋茲買了保時捷的電動車Taycan Turbo。Taycan Turbo 的起售價為149.8 萬元,Model S 起售價75.69 萬。蓋茲說,特斯拉有點貴。

馬斯克立即發了條動態,「我和蓋茲聊過了,他無聊透頂。」

蓋茲沒有立即回應,但他在之後的一次採訪中評論了特斯拉的電動卡車業務:沒有前途。

「對於重型、長途運輸車,我們需要其他方案。儘管目前市場上有幾個電動半掛車的生產計劃,例如特斯拉Semi 和戴姆勒的Freightliner eCascadia,卻相去甚遠。」

特斯拉尚未量產的電動卡車Semi

馬斯克大力推動的電池技術,並不完全是他覺得「正確」的方向。蓋茲之所以如此糾結於能源的效率,很大程度上源自於他的「氣候焦慮」。

有科學家告訴比爾·蓋茲,為了避免氣候持續變暖而導致地球環境惡化,全球必須在2050 年之前將溫室氣體的排放削減百分之八十,這需要人們研發出新的低成本的清潔能源。

這項挑戰極大,大到可以稱之為「能源奇蹟」。於是,比爾·蓋茲十幾年來一直致力於清潔能源的投資、宣傳。「接下來如果有大量年輕人參與,我覺得會取得突破性進展,這將拯救我們的地球,在2050 年前免於災難。」

而2050 年的時間點,馬斯克的目標是帶領人類離開地球。他和比爾蓋茲的目標完全相悖。

或許馬斯克發展的越起勁兒,比爾蓋茲越焦慮。

蓋茲眼中的馬斯克

兩人世界觀的差異也體現在對待新冠疫情的態度上。

5 月7 號,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對新冠恐慌是愚蠢的」。馬斯克還決定不為自己或孩子接種疫苗,「我沒有患新冠肺炎的危險,我的孩子也沒有。」

比爾·蓋茲是美國少數在疫情之初,就不斷號召美國民眾引起重視的企業家。對於馬斯克的言論,他曾評價道,「馬斯克在電動車和火箭研發上做得很好,但不要對自己不了解的領域瞎評論。希望民眾不要被他的錯誤言論誤導。」

從人文關懷上來說,圍繞疫情的這一系列交鋒,馬斯克「敗北」。

曾經有人問比爾·蓋茲,馬斯克是新的賈伯斯嗎?他說,「馬斯克是個動手能力強的工程師,而賈伯斯在設計、挑選人才和行銷方面是個天才。」

接著又說,「過去,像我和賈伯斯這樣的人,有幸參與到數位工具的開發建設中,讓訊息共享和全球合作變得更好。」

言下之意,「中二」的馬斯克只能排在他們後面。

巴菲特和比爾·蓋茲等大咖,都是馬斯克的嘲諷對象

馬斯克對此應該不太同意。作為一個常年活躍在網路上嗆各路大咖的、擁有3000 萬粉絲的部落客,相信距離回嗆不遠了。

馬斯克被譽為「將世界甩在身後的人」,比爾·蓋茲也是一名商業天才。如果說正值壯年的馬斯克是一個冒險家,那麼退休之後的比爾·蓋茲更多扮演著一位慈善家的角色。兩個人在創造人類未來的路徑選擇方面,走在了不同岔路上。

針鋒相對的隔空互嗆,或許是兩種選擇之間必然會發生的摩擦。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