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將投資55億設立3DIC材料研發中心,但為什麼是跑去日本設廠?

台積電將投資55億設立3DIC材料研發中心,但為什麼是跑去日本設廠?

台積電於董事會決議,將核准於日本投資設立100%持股的子公司,實收資本額不超過日幣186億元(約合55.8億新台幣),用以擴展台積電的3DIC材料研究,但並未說明該子公司的落腳處與詳細時程規劃。不過根據先前《日經新聞》的報導,此次研發中心的落腳處,很可能就是有日本第一大科學城的茨城縣筑波市。

為何會是以研發中心落腳?

相較於先前外傳的先進封測廠,這次台積電先以研發中心落腳日本,看在分析師的眼裡,認為這樣的佈局是相對合理。

在日本晶圓代工下單量不多的前提下,以成本角度分析,沒理由赴日另外設立一座先進封測廠;過去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被問及赴海外設廠一事時,總表示是基於客戶需求且生產成本符合之下的考量。

過去被問及赴海外設廠一事時,劉德音總表示是基於客戶需求且生產成本符合之下的考量。圖片來源:簡永昌攝影

就以目前日本半導體較具知名的企業來看,包括信越化學、勝高(SUMCO)、東京威力科創、瑞薩等來看,其中有不少是台積電的供應商;此外,日本半導體產業雖然在先進製程上的競賽無法與台、韓、美等三國相比,但是從去(2020)年爆發的日韓貿易戰仍可以看出,日本手握的關鍵,是半導體材料方面的絕對優勢。這依然是日本半導體吸引人之處。

根據研究機構富士經濟(Fuji Keizai)的統計,自2019-2024年間,光阻劑(Photoresist)的市場將成長60%、將達到2500億日圓(約合750億新台幣)的規模,其中有8成由日本市場掌握,而信越化學更搶下近3成的市佔率。也正因為以「職人」精神發展半導體周邊材料、設備等領域,日本才能在2020年發動日韓貿易時,透過箝制半導體材料的出口,讓韓國在生產半導體、OLED等面板上面臨困難。

先進製程的兩大罩門:仰賴進口的設備與材料

知識力專家社群創辦人曲建仲也多次在電視節目上表示,台積電雖然目前先進製程獨步全球,但是其中的兩大隱憂包括先進設備、特用化學品主要都仰賴歐美日等國的進口,我國產業在相關產品的供應上仍相對不足,因此他也建議要積極發展半導體設備、材料的國產化,就算是從中低階的產品開始做起也不晚。

劉佩真指出,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的供應鏈中,半導體設備及半導體材料的自給率仍偏低。圖片來源:劉佩真提供而台經院研究員劉佩真就表示,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的供應鏈中,半導體設備及半導體材料的自給率仍不高,其中半導體設備台灣全球市佔率僅6%,需仰賴美、日、荷蘭進口,而電子氣體、高純度化學試劑、光阻材料、拋光墊、拋光液體等全球市佔率均低於2%,自給率在個位數的區間,仰賴日本進口,台日科技的合作長遠來看仍是一條重要的路,因此赴日設廠與日本合作也未嘗不是另一種解決台灣在半導體設備、材料技術缺乏的方式。

茨城縣是個怎樣的地方?

這個位於東京都東北方、車程約45分鐘的茨城縣,縣內有個筑波市,日本政府在此打造了一個筑波科學城,為全日本的科研中心,定位有些類似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是同時擁有研究機構及筑波大學的科學園區,佔地面積與筑波市幾乎相當,目前,有多達300家的研究機關和企業進駐,研究者多達2萬名以上,在此處打造研發中心對台積電來說,將擁有地理位置跟資源優勢。

這一年間兩次大動作的宣布赴海外投資,看在劉佩真的眼裡,她認為台積電不但成為了地緣策略家的必爭之地,美、日兩國也皆期望藉由台積電在先進製程或高階封測的技術優勢,來架構當地半導體供應鏈的競爭力,希望能成為美、日制衡中國發展策略的重要一環。

而台積電也要在此時繼續透過先進製程的優勢,來換取與美、日大廠的合作關係,藉此鞏固它在晶圓代工龍頭的地位。

▶ 訂閱頻道+留言,送你萬元「OVO K1 智慧投影機」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