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在中國,搭上「芯片報國」的議題,各地都有想要用這方式來騙錢的人。但是其實組建芯片要找人、找技術授權、找政府,關係層層嵌套,難度極大,為什麼還有人想要挑戰這種騙局?原因是芯片業務需要土地、建廠、買機器,每個環節都牽涉上億的巨額資金。投機者一旦得手,回報極具誘惑。

而故事講得大、牽扯金額高的武漢弘芯,正是這麼一個大膽的計畫。

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開的芯片公司

曹山,弘芯最早的做局者。2017年,曹山就試圖組建半導體項目。當時,為了找到有意願合作的地方政府,曹山平日里就在各個省會城市中流竄,包括廣州、合肥、成都、南京等地,但多數情況都是碰壁。

沒有人知道曹山過去的背景,「曹山」甚至不是此人真名,其真名為鮑恩保,曹山是他借用了老家司機的名字。「犯過的事兒太多,所以在外面都用化名。」一位熟悉曹山的人向媒體透露。

曹山滿嘴大話,頗有江湖氣。為了包裝自己,曹山身上常揣多張名片,身份包括「台積電副總」、「宏碁駐美國紐約第一任副總」等等。然而謊言常被拆穿,因為「台積電副總沒有叫曹山的」、「宏碁在紐約根本沒有公司」。

但行走多地,曹山練就出一副長袖善舞的交際能力,組建弘芯前夕,曹山遇到了另外一個關鍵人物,龍偉。

龍偉,弘芯背後的隱秘操盤手,精通會計業務以及政府事務。在龍偉的穿針引線下,弘芯敲開了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的大門。

為了把控住公司實權,龍偉找來了關係親近的李雪艷擔任弘芯董事,李雪豔的從業經歷和芯片毫不沾邊,她賣過燒酒、開過飯店、還倒賣過中藥。龍、李二人還將多位親信安插進弘芯任關鍵崗位,諸如董事會監事李月茹,有內部人士稱,其此前是負責照料李雪艷日常起居的「貼身保姆」。

李雪艷至學校參加講座照片

一個荒誕的初始團隊形成了:有「背景」的龍偉擔任董事長,「江湖混子」曹山為董事,「芯片小白」李雪艷為董事兼總經理,三人均無半導體從業經驗。而這樣一個千億級半導體項目的創始團隊,學歷竟以大專居多,曹山本人更是只有小學文憑。

出乎意料的是,在龍、曹、李三人的操作下,弘芯迅速起勢:2017年11月12日,曹山成立了一家名為「北京光量藍圖」的公司,4天后,光量藍圖作為持股90%的大股東,與武漢東西湖區政府共同成立了弘芯。

隱患自此就埋下了:看起來,武漢東西湖區政府承擔的風險很小,它作為10%的小股東此時僅注入了2億元啟動資金,在動輒投資百億的芯片項目中只是小數目;可問題在於,持股90%,龍、曹、李一方的光量藍圖雖然當時擺出了要承擔重任的姿態,承諾要投18億元,但其實一直沒有實際繳納這筆錢。

2017-2018年,曹山、李雪艷成立的北京光量藍圖,實繳資本為0。數據來自天眼查

不過,這並不妨礙短短一年內,弘芯迅速成為武漢市的明星項目。2018年起,弘芯連續兩年入列為湖北省重大專項的項目。對外,弘芯都介紹自己是一個投資額200億美元/1300億人民幣的項目。

來自東西湖區政府的糧草彈藥也快速跟進。武漢市發改委發布的文件顯示,2019年1月,僅僅成立一年的弘芯已完成65億元的投資;到了2019年3月份,弘芯一個月內就拿到超過15億的投資。這些投資均來自武漢東西湖區政府。

地方政府的不理性投資為弘芯背書

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弘芯能拿到這些資金?畢竟,弘芯團隊初期在技術、運營上的種種錯漏,令業內人大跌眼鏡。

對於晶圓廠來說,初期的技術路線幾乎是定生死的一環。曹山最早為弘芯制定的技術方向是,生產90微米到7奈米製程的芯片,他還定下一個大煉鋼鐵般的目標:「成為僅次於台積電和三星的晶圓廠。」但只要略懂半導體發展規律的人都清楚,沒有一個晶圓廠可以同時生產跨越13個世代的芯片。

按照半導體行業規律,芯片製造理應從入門級的65nm、40nm逐步向難度更大的14nm遞進發展,但弘芯一上來就宣稱專攻10nm、甚至7nm芯片。

有弘芯員工曾問曹山:「為何還沒學會走,就要飛?」曹山答:「做65nm芯片,項目只值80億,做14nm 能值1200億,油水就多了。」

武漢東西湖區政府單位為什麼頻頻投入、如此急於上馬芯片製造項目?

一位上海半導體領域資深投資人表示:「地方政府很難理性,你看到大家都在搞(芯片),我為什麼不能搞?總不能說你搞就可以,我搞就是過熱。」

蔣爸怎麼上當?

不過要撐起弘芯版圖,三人勢必會露出馬腳,為了假戲真做,龍、曹、李三人迫切需要一個實打實的技術團隊。

讓人驚訝的是,他們居然做到了。

2019年,曹山再次發揮人脈,他找到一家名為「上海精泰」的公司,該公司與台積電等芯片大廠合作密切,擅長倒買倒賣二手設備,在圈子里相當「吃得開」。

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曹山讓上海精泰充當掮客,雙方簽下價值千萬的合同:精泰需要從台灣等地幫弘芯湊齊100名資深技術人員,級別越高,弘芯支付的佣金更多。當時弘芯開出的佣金條件是,「如果能挖到蔣尚義,就給100萬,找到副(廠長級別)的就給50萬。」

金錢驅動下,上海精泰通過層層關係,輾轉聯繫到當時正好結束中芯國際任期、鬱鬱不得志的蔣尚義。

弘芯團隊深諳包裝之道。在弘芯內部,關於創始團隊背景的傳言一直存在:龍偉是「某高幹的孫子」,李雪艷是「某領導的妹妹」,兩人還常上演欲說還休的戲碼,若有人提起他們的神秘身份,都會被二人當面否認,並推脫是團隊其他人傳出的謠言。

一面半推半就,另一面,龍、曹等人又刻意營造身份光環。曹山等人前往台灣等地尋求技術團隊入駐時,常常搬出政府高層的旗號行騙,號稱弘芯項目「大陸願意投資1000億」。為了假戲真做,增加說服力,龍偉還會帶技術團隊進出一些他號稱「有背景才可以去的酒店」。

2018年,有中國政府高層曾經前往武漢視察,李雪艷故作神秘地告訴員工,該高層將會秘密到訪弘芯工廠,鼓勵大家「好好做中國的芯片」。但有細心的員工後來發現,該高層其實並未到訪弘芯,李雪艷所說皆為假話。

而在蔣尚義接到邀約時,弘芯主動放出的、拿到千億投資的新聞已經鋪天蓋地,加之接近完工的一期工程,2019年夏,「蔣爸」決定入局。

在蔣尚義的背書下,大量工程師慕名而來,弘芯也不惜用工資翻倍的方式留住人才。工程師團隊中,「300萬、500萬(年薪)的一大堆」,高峰期,弘芯員工數一度膨脹到400人以上。

正因為蔣尚義和隨之而來的技術團隊,武漢弘芯才有可能買到光刻機。而靠此前的外行團隊,這是無法達成的。有員工記得,董事長李雪艷曾給苦於無法解決光刻機的團隊支招:「請ASML來中國吃飯,給他們送禮、送中國的字畫」。

荷蘭光刻機製造商ASML來調研時曾給弘芯的工程團隊很高的評價——ASML當時誇弘芯是他們「在中國大陸看到的最好的團隊」。

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雖然此時這個局看起來光鮮,而且雖然是騙子起家,現在已經有了實際的團隊,連光刻機都到手了,技術人才也到位,似乎有成功的希望。可惜,對於心懷鬼胎的做局者來說,芯片終究只是用來騙錢的幌子。後來也一一突顯出問題,謊言一個個被揭穿。

不過,作為一個半導體公司,弘芯是失敗的,但是作為一個世紀大騙局,整個計畫卻是成功的。事實上,雖然大家都看出了這擺明是一個騙局,但創始三人組最終依然全身而退。

曹山早在2019年5月,退出武漢弘芯董事名單,而去年十一月,武漢政府宣布正式全面接手武漢弘芯計畫,弘芯高層李雪豔等人也退出,至於另一位龍偉,在媒體上則沒有查到相關訊息,因此估計也是平安下車。所有人該拿到手的錢也到手了,名聲也有,對他們而言無疑是最成功的計畫。

騙子的故事還在繼續

雖然騙出了這種世紀大騙局,網友這才發現,雖然「三騙頭」中的李雪豔經常露臉,但是其實在公開報導中,沒人能查到龍偉以及始作俑者「曹山」的照片。所以,真正的騙子高手,都懂得不要暴露真面目的重要性。

而根據中國網友在知乎上的爆料,曹山離開武漢弘芯的前後1個月左右,在這個期間,又有一個叫曹山的人設立了珠海逸芯、泉芯集成、雲芯國際、天芯矽片等好多類似企業,這似乎太巧了?

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根據網友的爆料,武漢弘芯和濟南泉芯的「芯騙」操盤手詐騙犯曹山,實際真人是安徽典創電子法人也是黑名單失信人員鮑恩保。他有曹山和鮑恩保兩個完全不同的身份證,最早在廬江縣叫紅星電子是賣VCD解碼器的,後來以投資電子廠和影城到處詐騙。

也有網友將這個「鮑恩保」在典創電子時期的照片秀了出來。而另外有在濟南泉芯見過「曹山」的人表示,確認兩者是同一人。

武漢弘芯,騙子、會計師、飯店老闆娘三個外行人設局連蔣爸都上當,創始三人組後來怎麼了?

 

使用 Facebook 留言

發表回應

謹慎發言,尊重彼此。按此展開留言規則